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莫斯科警察遭受野蛮攻击俄罗斯种族摩擦再次升温

一起短暂却野蛮的袭击事件,令人震惊视频让俄罗斯首都当地的莫斯科人和民工之间的关系再次紧张起来。事件发生在2013年7月27日,一个市场外面,一队便衣警察以强奸15岁少女的罪名逮捕了达吉斯坦裔的穆罕默德•穆罕默多夫(Magomed Magomedov)。逮捕期间,群众聚集在把穆罕默多夫制伏的便衣警察身边抗议,至少有一男一女,之后发现是违法者的亲戚——开始推挤群众并且大声喧嚷。在警察试图扣留违法者之时,女人开始对便衣出手攻击。混乱之中,男子逃脱了压制并且攻击了便衣警察。一时间,夫妻二人对便衣拳打脚踢,其余警察徒劳地试图阻止这场殴打。

尘埃落定后,警官安东•库德里亚绍夫(Anton Kudriashov)茫然地坐在路上,紧护受伤的额头。肇事者默罕默德•拉苏洛夫(Magomed Rasulov),大概是在贿赂了一些警察后逃离了现场。

俄国经常经历俄罗斯人和少数民族之间的可怕的暴力事件。虽然种族在犯罪中的扮演的角色和文化的摩擦毫无特别,俄罗斯人民从不同的政治角度争抢着为库德里亚绍夫受伤的头骨是怎样代表他们对莫斯科警力感到悲哀做出解释。反政府的反对党成员抱怨莫斯科警察只有对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的能力,争辩腐败的保护圈向不同的强势力量提供了免死金牌。支持政府的强硬派,随反政府国家主义者,指责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若非明指,便是暗示自由主义示威者)造就了就算在必要时警察也不使用武器的环境,因为害怕被上告和解雇。

LiveJournal(在线日记,在俄国是个网络社交平台)用户哈德•印古什(Hard Ingush),一位来自俄罗斯北高加索特种部队的匿名警官对莫斯科警察的表现表示不满,批评他们没有在拉苏洛夫做出反抗的第一时间里施展出压倒性的力量,并且鼓励各地警察忽视一个毫无同情心的机构。

Не нужно миндальничать. Да, прокуратура не нашей стороне. Да, им проще нас выставить виноватыми. Но превышение полномочий – это лучше, чем проломленный череп у коллеги.

无需伤感。是,检察机关不在我们这边。他们可以轻易的把我们踢开。但是滥用权力比同事的颅骨破裂要好。

跟随着公众对库德里亚绍夫的袭击的抗议,执法部门在6月29日星期一对几家分布在莫斯科的市场发动大型突击,并且在数小时里逮捕了拉苏洛夫。支持科姆林的部落客玛丽娜•尤登尼奇(Marina Yudenich)欢迎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展现,但是担忧过于瞩目北高加索袭警事件会让人忽略更广泛的问题,那就是所谓俄罗斯反对派向政府持有的暴力态度。尤登尼奇上传了一段视频来证明她的看法。视频讲述一名年轻男子在这个月在训马场广场上支持纳瓦林的集会中踢打警察的胸膛。「你怎么看?」她对视频中的男人提出疑问,「他是达吉斯坦人吗?车军人?其他一些山上的孩子?还是说他是个普通的莫斯科赶时髦儿的小伙子,所以这行为就被允许?」

Anton Kudriashov lies in the road after being attacked, 27 July 2013, screenshot from YouTube.

莫斯科反对派的发言代表成员和2012年5月的“Bolotnoe Delo”调查嫌疑人,玛利亚•巴洛诺法(Maria Baronova),同样积极地把在库德里亚绍夫袭击事件中警察的表现联系到更广泛的莫斯科执法趋势。只不过巴洛诺法使用了相反的手法,指出警察在上周末时的无能为力和对示威者使用的暴力之间的反差。她认为这证明了比起法律和秩序的守护人,俄国警察更适用为政治武器。在大型突袭前一天,巴洛诺法向弗拉基米尔•马金(Vladimir Markin)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她质问这位遭人憎恨的「联邦调查小组媒体部部长」,库德里亚绍夫的案件是否应受和她以“Bolotnoe Delo”嫌疑人的身份承受过的来自警察的威胁。(在某种程度上,巴洛诺法需要收回她说的话,因为警察在给拉苏洛夫添加罪名后成功地追捕到了他。所以他现在要面临无期徒刑。)

瓦列里•费多托夫(Valery Fedotov),近期脱离统一俄罗斯党加入俄国公民纲领党的政客,认为拉苏洛夫的捕获是一件政治胜利,足以抵消对阿列克谢•纳法尼(Alexey Navalny)的错判。在LiveJournal上写道

Если бы Магомеда Расулова, напавшего на полицейского около Матвеевского рынка в Москве, никогда не существовало, его бы надо было придумать. И больше всего в этом должны были бы быть заинтересованы в штабе Сергея Собянина.

如果在Matveevsky市场外袭警的默罕默德•拉苏洛夫从来没有存在过,他也会被编造出来。这个事件最会引起谢尔盖•索比亚宁(Sergey Sobyanin)竞选活动的兴趣。

对于很多人来说,拉苏洛夫对库德里亚绍夫的袭击再次证明俄国的民工问题持续加重。警察的三脚猫功夫和罪犯的野蛮是否真的是「种族争论」中人们关心的重点值得怀疑。在7月27日俄罗斯远东行驶的一班火车上发生的袭警事件就没有在俄国网络上引发类似的躁动。那一起事件中的当事人有5个土匪,2、3个人质。两位警察的性命受到威胁,而在场的37名军人束手无策。记者阿尔卡季•巴博齐安可(Arkady Babchenko)在脸谱上写下对这样不平等的关注愠怒的看法

по национальности все, конечно же, русские. Но это все-равно произошло из-за того, что к в нашу великую культурную прекрасную добрую Россию дикие обезьяны с гор спустились, правда?

五个乱民的种族自然都是俄国人。但是事情还是因为那些野猴(贬低北高加索人的俚语)下山来到了我们伟大的、文明的、天才的、美好的俄罗斯,对吧?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