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官方施压 民间创立的乡间图书馆被迫关闭

Citizen-run libraries forced to shut down. Chinese social media image via China Digital Times.

民营图书馆被迫关闭。图片来自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中国社会媒体引用。

在中国,乡村地区的教育资源远不如富足的都会中心多,这是普为人知的问题。许多组织之所以成立,也是为了改善乡村地区的设备,确保学生们在学习上不会落后太多。 

不过,对于任何民间自发性的创意发想,中国官方并不欢迎。最近某个名为「立人乡间图书馆」(China Rural Library, CRL)的独立图书馆计划,就因为政治方面的压力被迫中止。 

CRL于2014年9月18日在新浪微博网站宣布终止图书馆计划,并且发表一封公开信,说明他们遭遇到的压力。这封信在中国社群媒体间立刻广为流传,之后遭到官方审查。独立新闻网站中国数字时代在Google+上公布了这封信的副本。 

信中透露,文化部、教育部以及公安局自今年六月起开始对CRL的图书馆计划施加压力。有几次,官方还突袭检查,没收了图书馆里讨论宗教的书籍,这当中有社会学经典,马克思.韦伯所著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除此之外,网络上招募志愿者的平台以及网络纪念品商店也被迫关闭。到九月时,中国境内有19家图书馆被迫关闭。CRL强调「所有被关闭的分馆,没有任何一间是因为人力缺乏、资金不足和运营不善而造成的。」 

CRL成立于2007年,藉由提供书籍免费让民众阅读,以「培养乡间青少年成为健康、正常的现代公民」。过去七年来,他们和地方学校和公营图书馆合作,在中国11个省份成立了22家图书馆。这项计划全都是倚赖募款和义工的支持。 

CRL创办人李英强,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系研究所,在看到中国乡村教育质量的不足之后,便希望透过公立图书馆促使识字率以及教育质量提升。

有人推测,触怒官方的理由可能是外国捐款和李英强的基督信仰。但李英强澄清他们组织只从一个德国基金会拿了一万五千欧元的捐款,且该基金会是一位旅居在外的中国人创建的,除此之外,其他捐款都是来自国内民众以及组织的捐赠。2013年,李英强辞去CRL的行政长一职,2014年底也辞去了主任一职。 

由于CRL是个不与政治和宗教牵扯的慈善团体,所以当他们设立于全国各地的图书馆被迫关闭时,引起许多网友的关注。针对他们被迫关闭一事,一位前CRL的志工在问答网站「知乎」上提供了一项解释

立人的一个问题就是步子走得太快了。原本意义上来说无论是立人乡村图书馆还是大朋友计划还是燃灯者计划还是乡村女生计划都没错,但是在图书馆本身根基并不稳的情况下搞了一个立人大学这本身在我看来就是很作死的行为。立大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右这个字暴露无疑。

因为教育是官方对西方推崇的普世价值,如「公民权」等,进行意识形态对抗的领域之一,所以只要中国共产党没办法直接掌控,任何教育上的创新都会遭到禁止。

微博使用者@空空追梦,之前曾是CRL的支持者。他认为图书馆会关闭管理问题大于政治压迫:

出了这么大的事。一个本是消极自由的象征的图书馆成了出头鸟,管理层不去反思,自省。一味的用要对NGO动手,是因为“公民”,为了维持愚民政策等大而无当,没有根据的言辞推脱责任、躲避指责,这才是最令我伤心的地方。所以作为知名立人之友,在这个关头,我要泼冷水,敲丧钟,煽风点火。

另一位著名的微博使用者@社工迷思,则认为问题根源于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的关系:

多家立人图书馆被关一事让人反思和质疑当下“社会组织大发展”的泡沫形式,行政干预公益是当前ngo面临的巨大挑战,它直接影响着公益慈善和社会组织发展是否正常及健康。

研究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台湾教授罗世宏在他部落格上写道

在当下的中国大陆,从事民间公益活动已经变成为危险事业,任何自主的民间公益活动,哪怕再怎么远离政治,都随时可能引来当局的粗暴镇压。立人乡村图书馆被关闭的不幸事件,不仅对中国大陆的总体社会发展状况发出了令人不安的讯号,也将使更多人对渐进改革失去最后一丝希望。

校对:Amel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