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古巴破冰 欢庆的日子到来

Cuba y Estados Unidos restablecieron sus relaciones diplomáticas el pasado 17 de diciembre (Tomado del blog Letra Nueva)

古巴和美国在去年12月17日重新恢复外交关系。(影像取自部落格「新信」[Letra Nueva blog],经作者同意使用)

2014年12月17日,古巴和美国总统同时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许多古巴人立刻上网分享著名歌曲「临近的快乐之日」(El día feliz que está llegando)中的歌词。回顾1974年,身兼歌手和写歌人的古巴人希尔维欧.罗德里奎兹(Silvio Rodriguez)曾经写道:「晴天近了,迷人的一天近了。野鸟会飞来,对着你开心的叽啾叫着。属于兔子的时代也将来临。」当时古巴和美国已经冷战超过10年。

希尔维欧说的「兔子的时代」,在两国政治上对立时,不知道为何,让许多古巴人产生共鸣。当时,因为政治以及经济因素,有将近两百万的古巴人到世界各地讨生活。

自从1959年改革以来,古巴的历史就是一部移民史。同时担任记者的哈瓦那大学(University of Havana)教授,她在私人部落格「倾盆大雨」(El aguacero)中提到:「我最好的朋友要离开古巴了。」在这之后,她的朋友告诉她说:「离开古巴的人都死了。」

移民风气,造成古巴部落格弥漫着失落感,类似议题在网络上一再被提及。一位部落客说:「时间分秒过去,我渐渐感到不平衡。我不断和朋友失去联系,我的生活还是一样感受不到尊重,人们也一个一个搬走了。」

时间回到2014年12月17号,那一天,古巴民众心情振奋,和美国的距离感觉不再遥远。因为这意味着「今天之后,一切都将不同。」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开心。当两国破冰的消息传出后,很多媒体指出,许多住在美国东南角城市迈阿密的古巴人感到很失望,古巴国内的反对派领袖,也担心破冰之后,古巴国民的人权会受到影响。对于政策转向,网络上的讨论还不只这些。

在美国白宫展开计划实现「和古巴人交好,并给予他们应有的权利」的目标之前,古巴人心中就已经准备迎接改变氛围。卡洛斯•曼纽尔•阿法瑞兹(Carlos Manual Álvarez)是一位古巴记者,他不久前才发表如下意见:

这件事情不只会直接改变国家的经济、文化,社会现实面,连我们的语言,我们惯用的文字,甚至是民族认同的概念,也都会被迫改变。

Memes publicados en las redes sociales que apuntan a la transformación del discurso oficial cubano (Tomado del blog Negra cubana tenía que ser)

社群网站上爆红的图片,藉涂改古巴政府宣传广告牌,表达讽刺。(本影像取自部落格「黑色古巴」[Negra Cubana],经作者同意使用)注1

改变,的确伴随着未知数。这点可以从社群网络上,某些令人莞尔的爆红贴文中就可以窥知一二,还有些贴文,则是透过提问,表现出对未来的茫然。「如果你一生中,一直把某个人当成敌人,但是忽然间,他却说我们不再是敌人了,你怎么办?」撒柏迪尔•霸提斯塔(Sabdiel Batista)问道

阿法瑞兹这样说道:

我们还是会继续维持我们的独立性,既然美国人来了,我们也无法避免,外来人士就会变得更复杂,也更有趣。这也是我们民族必须面对的考验,那我们是不是做好准备面对考验了?

面对古巴即将改变的生活型态,拉菲尔•冈萨雷兹(Rafael González)补充说道:

古巴人民会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我们不是旁观者,而是必须承受后果的人。同时,我们也是享受改变的一群人,这一刻,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提到「古巴人民」,这其中包含了住在国外的古巴人。时代不同,古巴政府不能再像过往一样把他们视作叛徒,而是要积极的接纳他们,毕竟他们从国外寄回来的钱,是全国第二大收入来源。

阿尔伯托•曼纽尔•帕切寇(Alberto Manuel Pacheco),是一位古巴人,住在阿根廷柯尔多瓦省的上格拉西亚市(Alta Gracia)。他在网络上,提到了古巴政府必须更放宽心胸。「我们也想看到古巴变成一块繁荣的乐土,接纳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古巴人。」他还说道:

Sé que puedo sonar ingenuo pero al menos este (…) cubano se cansó de leer sobre escorias, castristas, gusanos, disidentes y de ofensas mutuas. De ahora en adelante solo serán cubanos. No importa si son extrema derecha o izquierda o si son anarquistas, todos tenemos nuestro papel y nuestro lugar por derecho natural en eso que llamamos nación. Será muy duro lograrlo pero con el primer paso se hace más cercano el futuro, añade.

我知道这样说很天真,但是古巴人已经厌烦了。翻开报纸,都是关于社会败类、卡斯特罗的信徒、懦夫、反对者互相攻击的事件。从现在起,我们都属于古巴人。不管你是极右派还是极左派,甚至是无政府论者,我们生来就在我们称之为国家的地方,有属于我们的角色和安身之处。我明白这太过理想,不容易实现,但是只要第一步跨出去,美好的未来就离我们更近一点。

两国政府对话展现出诚意,奠定了基础,所以「我们可以像邻居一样的和平相处,两国人民也会互相尊重,互相欣赏,这样的相处,比起计较两国之间显著的差异,更有意义。朋友们,欢庆的日子到来了。」歌手希尔维欧,在他的部落格做出这样的结论

注1.这是古巴政府的广告文宣,涂改前,原意是「帝国主义者同胞们,我们一点也不怕你们」,被改过后,意思变成「支持林肯的弟兄们,我们一点也不责怪你们」。由于林肯是解放黑奴的总统,因此原来是向美国挑衅的文字,变成与美国示好,间接讽刺古巴政府见风转舵。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