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网络费所费不赀 俄政府欲征税再添其重

Russians could soon find themselves paying a tax to access their favorite online content streams. Images mixed by Tetyana Lokot.

俄国人不久后必须为上网课税。图片:Tetyana Lokot.

历史告诉我们,施加违反人民意愿的新税制,别奢望民众会给好脸色。当匈牙利政府日前试图对国人征收网络税时,成千上万的匈牙利人纷纷走上街头,起而抗议,向执政党总部丢掷旧型计算机零件泄愤。

你可能以为,其他国家必能从匈牙利推行网络税失败的例子得到警惕,但这可不包括俄国政府。克里姆林宫当局目前正研思如何制定俄国版的网络税制,让所有在网络上购买受版权保护之内容商品的俄罗斯网民付费。

匈牙利政府打算根据用户浏览的网络内容量,以gigabyte 为基准课税;俄罗斯方面,则由俄国版权持有者联盟发想出一套更为全面的方法,确保所有曾在网络上访问内容受版权保护之物的网民自动缴税,不管网民有无消费此物。

这项税制将如何运作?

这套名为「全球许可(global licensing)」、由俄国版权持有者联盟(RUC)于去年十月提出的方案,将网络上各式各样的音档、影片档或是文本文件全归属为集体受版权保护的智慧财产物,同时建议因特网服务供货商,将课税额附加在物品的费用里。尽管这项方案还未进入起草立法阶段,却已受到某个「赶时髦」的网站大力吹捧。

俄国政府一直对推行网络税的提议兴致勃勃,指派了数名部长级官员合作研议如何推动。不过俄国国会负责信息政策的议员列文(Leonid Levin)表示,自己并不赞成推行网络税的构想。 

RUC 主席费多托夫(Sergey Fedotov)告诉俄罗斯消息报(Известия),网络税将针对所有具备上网功能的载具每个月征收二十五卢布(零点三五美元)。

Стоимость лицензии для одного подключения к интернету, будь то мобильный телефон или проводной интернет, составит 25 рублей в месяц, то есть 300 рублей в год. По имеющимся статистическим данным, это около пяти процентов от средних расходов каждого абонента на интернет.

这是针对每一种上网联机方式–无论是行动手机或宽带网络–征收通行许可税,费用约为每个月二十五卢布或为每年三百卢布。根据我们的数据统计,这只占每名俄罗斯网民为使用网络所支付总费用的百分之五。

二十五卢布或许只是笔不足挂齿的小数目,但在俄国约有一亿三千万名网民,这笔小数目将通过庞大的网民人数累积成可观的数额,并对因特网供应者形成负担。网民并非直接支付网络税,而是依据他们选择的因特网供应者,透过自动接受供应者提出的许可协议,从中被课征网络税或是更高的费用。

什么会被课税

根据俄国文化部的说法,「全球许可(global licensing)」是种独特的许可授权工具,授权包含音轨、录音和影音的内容及文字作品。由媒体和娱乐公司所生产、放在网络上供免费使用或由广告商赞助的资源,不纳入网络税征收的讨论范围。反之,该税涵盖的是通常你预期使用者会为其付费的电影或音乐专辑,RUC建议被放上网络提供分享的电影片段也应纳入课税范围。就以上叙述看来,俄国新的网络税制似乎意在打击网络盗版,为版权持有者增加收入,巩固现存的俄国反盗版法令

随后俄国文化部进一步升级网络税的构想,提倡应为网络智能财产创建注册制度,以便官方追踪网络上针对智能财产的消费行为。文化部同时提出,因特网服务供货商有义务在网络上安装深口袋侦测(DPI)装置,探查网民在俄国当地网站上(Ru为结尾的网站、称RuNet)消费了哪些东西。文化部官方解释,深口袋侦测技术将确保通行许可税收公平的分配到版权所有者手中。

RBK新闻社报导,深口袋侦测技术文化部已委由俄国当地技术科技公司Systematic研发,Systematic声称,其所研发的技术将可辨识出高达百分之九十未加密的网络传输行为,但无法对加密的连结 (如采用超文本传输安全协议、以https开头的网站)或种子文件数据的传输进行分析。

有鉴于多数使用者为透过种子文件、采用超文本传输安全协议的网站、虚拟专用网或是洋葱略览器等诸如此类等可进行匿名连结的工具,获取盗版物,俄国电讯传输专家对这项由全球许可理念拥护者建议开发且费用高昂新科技的实际效力,抱持怀疑态度。

RuNet的反应

欲在俄国推行网络税的点子,遭受来自网络工业代表、电通传输提供业商、RuNet使用者甚至是某些政府官员的猛烈抨击。行动网络供货商MTS,Megafon Vimpelcom也大声反对全球许可制的理念,并加入经济发展部和和电信传输部对此的批评声浪。

数家信息科技公司包括 Mail.Ru Yandex VKontakte的代表,也于去年十二月一日向俄国总统普亭发表一封公开信,信中他们坚决表示,新制度将伤害智慧财产作者、版权持有者、网民、俄国网络工业及电讯产业。这些公司也对政府研议使用DPI科技追踪网民网络行动一事表达关切,声称这是一种破坏网络常规的监控手段。强迫因特网服务供货商安装深口袋侦测技术,只会加剧已存在于俄国的监控和审查制度,例如SORM (System for Operative Investigative Activities)和用来阻挡进入出现在RuNet黑名单网站的IP过滤技术。

RuNet网民也在俄国公民倡议网上发起网络请愿,表达对网络税的担忧,他们利用请愿收集签名对抗他们称之为:要所有网民自动为反盗版缴纳小费的行为。始于十二月六日的请愿活动要求政府官员打消推行网络税的念头,另行思考保护网络智能财产且不会损害公民权利的替代方案。

Большинству пользователей придётся платить за контент, который они не потребляют. Такие налоговые отчисления будут производиться не в интересах всего населения и даже не в интересах всех российских пользователей интернета, но в интересах ограниченной группы лиц. Кроме этого, не будет никакой гарантии того, что правообладатели действительно станут получать какие-либо отчисления с этого налога.

多数使用者恐将为他们并未消费的智慧财产物付税,这项税制并非为了全体公民的利益、也非为了RuNet使用者的利益所制定,而只是让特定的群体受益。此外,当中也没有任何版权拥有者将确实从税制收到任何版税的保证。

截至十二月十五日,请愿书已募集到一百一十四万笔签名,超过进入国会相关部门接受讨论需募集到一百万笔签名的门坎。

假使网络税真的立法,全球许可制将使所有RuNet的网民毫无选择,只能乖乖掏钱缴税,因为这笔费用将纳入他们的网络使用费账单里。目前俄国版权持有者联盟的提议在俄国文化部仍处于讨论阶段,但他们希望藉由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让相关草案能在2014年底前出炉。一名部中官员宣称相关讨论可能耗费一至两年的时间,尽管这使得网络税看起来还是很遥远的事,但俄国近来针对因特网之立法的轨迹却隐约暗示着:网络税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

译者:mogywu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