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当十三亿人民沦为环境难民时

北京霾害影响百姓。图片Kevin Dooley摄,CC授权使用。

北京霾害影响百姓。图片Kevin Dooley摄,CC授权使用。

本文由香港资深环保工作者朱汉强所写,2015年1月24日於「香港独立媒体网」刊出,以内容合作伙伴形式转载全球之声。

北京持续受毒霾威胁,去年初写了不如迁都的评论。一年过去,除却「APEC蓝」的人为震荡疗法外,「帝都」的空气依旧病恹恹。与其担心京城百姓都变成生态难民要逃之夭夭,倒不如面对现实,认清中国13亿人民,几乎都是环境难民。

环境败坏 国人迫离家园

这样说似乎有点夸张,但刚获得「2014年中国十大社会推动者」的内地环保先锋冯永锋,早就提出全民皆「环境难民」的说法。他直指「中国到今天几乎没有对环境难民的拯救丶鉴定和救护措施,几乎全靠个人承受解决。」

「承受」二字,在中国也太沉重。在城市人口早超越农村人口的今天,都市人的基本生存条件不过是一口气丶一口水丶一口饭丶一步路。然而,中国还有哪个城市,可以让你安心吸到清新空气丶喝上乾净的水丶确定没添加过甚麽的鸡蛋奶粉和食油?更别说堵堵堵的公路和围城的垃圾。

传统理解中的难民,背後多是天灾丶战争丶宗教丶种族等,关键词是「流离失所」。环境难民则蒙难於自然环境的败坏,被迫离开家园。举两个例子,在上世纪80年代切尔诺贝尔核灾难後,核电站30公里范围内数十万人被迫疏散。全球气候变化导致的水位持续上升,则令南太平岛国图瓦卢宣布「投降」,寻求比邻的澳纽庇护。

污染南来 港空气质素爆表

回到中国,来自方方面面的环境威胁,不会一下子要你的命,却像癌细胞般在城市乡镇山川四处扩散,逐渐吞噬老百姓的健康与生活质素。你断不能把河山看成有癌患的身体内脏,切除了事。有钱人或拿个外国护照,买个政治保险,但绝大部分留下来者,未必有逃的警觉,也不一定有逃的本事。尽管政治寓言《黄祸》式难民潮汹涌全球的机率不高,但能否对症下药却是严峻挑战。

即使没有大批环境难民杀过来,也不代表我们便安枕无忧。每年秋冬,本港空气质素指标频频爆表,在在说明污染无疆界,甚至可以近在咫尺。珠三角这个世界工厂,说穿了是个世界厨房,赚取花绿绿的钞票之馀,也遗下坏的臭的毒物,污染水源丶土壤和空气。

南中国有大大块的重金属农田,多少收成运送来港?每日供港的猪牛羊喂的是甚麽饲料丶打过甚麽长肉的针?至於食水,香港人不过自私地用密封管道截取东江较乾净的水源,才能减少安全风险,但有谁担保2046之後……

广建焚化炉 治标不治本

谈到食水,广东省会广州,这几天发生民间自力救济,抗议主要饮用水源差到不成。提着红色废水浇菜的村民告诉内地媒体记者:「这是毒水,早就不能用。」大陆民间组织朋友慨叹:「我今年35,老家喝不到乾净水,在广州只能喝肇庆水。不知道我女儿到她爹这个年纪,能去哪里喝乾净水?!」

同样是几天前,中山北部有垃圾焚化场制造污染,居民围堵,结果地方政府不是管好工厂,却抓走村民。支援者纷纷致电及到场声援,派出所却没人理搭,还要求群众删掉微博的相关信息才考虑放人。

对於垃圾围城,内地的对策是广建焚化炉。这门大生意油水多,可是他们把一枝枝烟囱竖起来後,却不一定做好污染防治,因此激起一波接一波的群众抗争。如果说,受影响的都是走不掉的难民,那大概就是冯永说的「几乎全靠个人承受解决」。然而,这样的抗争只会没完没了。

中国之大丶其结构性的污染劣根,香港未必能够解决。但以中国之大,其污染若无法有效控制,全世界都可能会受牵连。坐以待毙丶见死不救,都说不过去。对内地的污染问题多理解多声援,是应有之义。再说,粤港两地好歹有个高层次的环保联络小组,我们绝对可以透过香港官员,表达关注,要求做好区域污染监督,延缓污染的癌细胞蔓延。

原载於2015年1月24日香港经济日报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