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推特语言解密:推友怎麽看俄丶乌总统?

Images mixed by Tetyana Lokot.

图片由 Tetyana Lokot 制作

本篇文章是一份公民媒体资料分析计画的其中部分。该计画是由回声计画(RuNet Echo)和马里兰科技暨人文学院共同合作。请上总统们的所有贴文一文页面,探索完整的文章系列。

去年10月我们开始搜集推特上的资料,当时我们最感兴趣的内容便是俄乌两国民众对於他们总统的谈论内容。但我们决定把网撒得更广一些,搜集所有包含两国总统姓氏俄文(Путин 和 Порошенко)丶乌克兰文(Путін 和 Порошенко)及英文(Putin 和 Poroshenko)等不同语言写法的推文。最终我们搜集到超过6百万笔的推文,确切来说是 6,342,294 笔推文。

我们取得所需资料後便面临一个问题:该如何判断发那些关於普丁和波洛申科的推文的推友是俄国人或乌克兰人,而不是英国人或韩国人?其实,推文内容和推友的帐号包含了许多特性,而这些可以帮我们找出推友所在的国家和使用的语言。首先,在个人档案里有推友所选的位置;接着,在帐户和介面也有推友自己设定的语言;第三,每一笔推文也有语言指示工具,由使用者键盘设定和推文内容所决定;最後,一些推友在使用他们智慧型手机时,地理标记也会开启,这样一来每笔推文都会具有一组可以配在地图上的经纬值。

当然这些选项并不会百分百准确地告诉你推友的国籍,但是这些也可以告诉我们一些有用的资讯。在本章节里,我们会带各位看看,在资料里的推文的语言使用。而推文的地理标记和其他针对国籍推文的更多讨论,则留待下一次谈。

以下是我们对这多达六百万笔的推文资料所做出的分析结果。

各语言的推文数量。 推文发表日从2014年10月12日至11月30日,共6,342,294 则推文样本。所有的推文包含以下至少一项关键字词:poroshenko, putin, порошенко, путин, путін。

各语言的推文数量。
推文发表日从2014年10月12日至11月30日,共6,342,294 则推文样本。所有的推文包含以下至少一项关键字词:poroshenko, putin, порошенко, путин, путін。

很明显地,在推文中所使用的语言,以俄语占大多数,占了资料库中至少一半的推文。但是这些以俄语发文的推友不只包括俄国人,也包含乌克兰人丶哈萨克人丶摩尔多瓦人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公民。且说俄语的移民遍及各地,从义大利到澳大利亚,他们的推文在我们的资料库中也占了极大部分。

虽然俄语占最多,但是乌克兰人却是时断时续地以俄语和乌语贴文。所以其实以乌语和俄语写成的贴文总数和俄乌两国推特使用者总数,两者并无关连(在2014年俄罗斯的推特使用者超过800万而在6月乌克兰统计约有60万位推特使用者)。

此外我们还知道,俄国人和乌克兰人通常也会以非母语来贴文,例如英语和法语,在乌克兰政治剧变的那段期间这现象尤其明显。这现象和Poell丶Darmoni在2012年突尼西亚革命研究一文中提到的推文变化情形相吻合,人们以英语来推文,藉以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和英语使用者的兴趣。

另一个让我们这次语言分析更显复杂的因素,就在於主题标签(Hashtag)的使用:推友同时使用拉丁字母丶非拉丁字母(译注: 此指西里尔字母)。在卡特理娜.库森诺克(Katerena Kukusenok)针对在乌克兰亲欧盟示威期间发布的数百万笔推文所做的分析中,她发现了「有为数甚多的推文每一笔都同样同时使用了许多语言」,例如:#Євромайдан丶 #Евромайдан丶#Euromaidan(注: 三者依序为乌克兰语丶俄语丶英语的写法,前二者属於西里尔文字系统),这麽做无非是为了增加自己推文曝光的机会。

虽然要解释俄文和乌克兰文为什麽会占据我们语言分析金字塔之顶十分容易,然而要解释一些其他同样占据顶端的语言,却没这麽简单,尤其如果把我们样本分析的结果,拿来和统计更广的「推特最常使用语言」互做比较的话。

每日平均推文语言百分比。 数据来源:Semiocast (以国家列出语言及推文,10%样本,2013年9月) 丶推特。 * 每一个"other"的语言占少於1%

每日平均推文语言百分比。
数据来源:Semiocast (以国家列出语言及推文,10%样本,2013年9月) 丶推特。
* 每一个”other”的语言占少於1%

英语的人气当然是最明显的,因为英语使用者不只来自像是美国丶英国等英语系国家,也来自全世界。此外,一般来说西班牙语在推特上也很普遍,我们采计的样本中也反映出这点。

整体来说,法语则较不普遍,德语甚至更少,不过这两种语言的贴文在我们的样本资料中是相当重要的存在。这可能是因为,对於乌俄两国之间针对乌东冲突的斡旋,法德两国也牵涉其中,所以这两国的媒体和社群网路用户也更加关注波洛申科和普丁的大小事。

使用土耳其语和义大利语的推友似乎也是如此。所有提到乌俄两国总统的土耳其语贴文数量,和德语贴文数量是不相上下的,义大利语贴文总数也差不了多少。这些足可指出,这些国家对於邻国命运的关注是有所提高的。

在我们的样本中,日语写成的推文数量相对稀少,这样的数量值得注意。在所有的推文里,以日语写成的贴文总共占了16%。阿拉伯语丶马来语及葡萄牙语写成的关於俄乌两国总统的贴文,所占比例也少到可被忽略,使用印尼语的推友似乎反而比他们更好奇俄乌间的情势。

虽然总体来说,全世界都好奇乌俄两国元首到底在做什麽,不过来自网友的关注和舆论,数量上却是压倒性地集中在俄语和乌语推特圈里。我们期望在深掘其中的同时,也能在回声计画页面(RuNet)上带给你有关政治讨论的新见解,让你能更仔细去理解,弗拉基米尔.普丁与彼得罗.波洛申科两人对乌俄两国的推友们来说意味着什麽。

译者:Chien-An Wang
校对: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