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科隆嘉年华游行缓和讽刺查理周刊事件

The Charlie Hebdo float as it was originally planned. Image courtesy Kölner Karneval's Facebook page.

原定的查理周刊花车设计图稿。感谢科隆嘉年华脸书专页提供。

无论被德国人称作Karneval、Fastnacht、Fasching或是fünfte Jahreszeit(第五届),每年的科隆嘉年华都能聚集各地的德国民众。有些地区因为大批的参加人潮而在这六天的庆祝期间实施紧急状态,然而有些地区却连一点庆祝氛围都没有。

作为德国最知名的重要节庆之一,今年的科隆嘉年华格外备受争议。为了避免影响「嘉年华自由轻快的本质」,原在一月底被主办单位宣布取消游行的查理周刊花车,竟在玫瑰星期一(嘉年华最高潮日)游行中现身,给了观众们一个惊喜。

科隆嘉年华与嘉年华委员会 #查理周刊

#科隆 #嘉年华委员会预告#查理周刊游行花车最终将会加入#玫瑰星期一游行。

花车上的大型装饰,从原本一位小丑拿着铅笔刺入一位武装激进分子手持枪的弹膛,变成小丑正在为如植物般从地上长出的铅笔浇花,笔上面还写着< span lang=”EN-US”>Narrenfreiheit, 意思为「小丑的特权」。而激进分子的头则躺在小丑的脚边。

一月,嘉年华庆典委员会已在脸书上解释决定不制作原订花车装饰的原因:

Wir möchten, dass alle Besucher, Bürger und Teilnehmer des Kölner Rosenmontagszuges befreit und ohne Sorgen einen fröhlichen Karneval erleben. Einen Persiflagewagen, der die Freiheit und leichte Art des Karnevals einschränkt, möchten wir nicht. Aus diesem Grund haben wir heute entschieden, den Bau des geplanten Charlie-Hebdo-Wagens zu stoppen und den Wagen nicht im Kölner Rosenmontagszug mitfahren zu lassen.

我们希望所有游客、市民、和参与玫瑰星期一游行的人能在没有担忧的情况下,体验嘉年华欢乐自由的气氛。一个会限制嘉年华自由和轻松气氛的恶搞花车不是我们想要的。

最新的花车设计由超过2,400人在嘉年华前透过脸书投票选出。

后来,这场每年都会吸引数十万游客的科隆嘉年华在媒体上兴起了对于其维安问题的广泛讨论。根据嘉年华委员会,尽管危及安全的风险低,但仍猜测特种部队和狙击手会沿着游行路线各处驻扎。游行筹办单位对这项决定在科隆嘉年华脸书专页留言:

Uns ist klar, dass nicht jeder mit dieser Erklärung einverstanden sein wird. Trotzdem hoffen wir, dass viele von euch unsere Beweggründe zumindest respektieren und den Rosenmontagszug dennoch genießen werden. Die Entwürfe, die wir euch heute vorab vorstellen, geben einen kleinen Ausblick darauf, dass wir auch in diesem Jahr politische und gesellschaftskritische Themen ansprechen. Dass wir uns dabei selbst von der Kritik nicht ausnehmen, zeigt euch hoffentlich der Wagenentwurf „Scheißjob” …

我们相信并非所有人都同意我们作这个决定的原因,但我们希望大多数的人都至少尊重我们的动机,并仍能享受这次的玫瑰星期一。今天你们可以抢先看到的花车设计,呈现出一点今年嘉年华所关心的政治和社会的议题。我们希望藉由此作法,能避免因展示「Scheißjob」花车设计可能招致的批评。

Kritische Reflexion des Festkomitees des Kölner Karnevals: Ihr Gegenentwurd "Scheißjob" zum ausgeschiedenen Charlie Hebdo Wagen. via Facebook Seite des Kölner Karnevas

嘉年华委员会的一个关键反思:他们将「Scheißjob」花车作为查理周刊花车的替代品。图片取自科隆嘉年华脸书专页。

很多人对这项公告表示失望,期待游行主办者能对此事件勇敢点。

一位推特用户Tom用这张图片,来描绘科隆居民的失望,图片上的文字以混合德、法文的形式写着:我是科隆人-该留言模仿巴黎查理周刊恐攻后的反恐和伸援言论自由宣言:我是查理。

#查理周刊#我是查理#科隆嘉年华

— Tom (@TsVontom) 30 January 2015

杜塞朵夫的嘉年华游行也展出一座以查理周刊为主题的花车,并于该花车上写道「你们不能扼杀讽刺艺术」:

#查理周刊 杜塞朵夫嘉年华「你们不能扼杀讽刺艺术」

— Pascal Thibaut (@pthibaut) 16 February 2015

讽刺艺术的长久传统

科隆嘉年华原本为基督教节庆,传统上其目的是宣布为期六周四旬节的开始。嘉年华原本在整个德国地区都会庆祝,但随着16世纪的宗教改革的发生,德国宗教改革区的庆祝活动便大幅减少,详情可参考这条德文文章连结

今日的嘉年华节主要在德国南部和莱茵河下游的天主教区庆祝,特别是科隆、杜赛尔多夫、美茵茨、罗特魏尔等地。然而,在传统改革教派城市,像是柏林和汉堡,几乎感觉不到节庆的狂欢声。的确,德国的讽刺杂志Der Postillon就曾开玩笑说应该同意住在嘉年华大本营的难民们到北德寻求庇护。

北德广播电台 N-JOY曾推文讽刺在德国北部的嘉年华情形:

+++赶快++北部嘉年华++公园因人潮过多关闭++跟我们一起散步吧+++< a href=”https://twitter.com/hashtag/Helau?src=hash”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Helau +++ #Alaaf ++赶快

另一方面,在科隆的嘉年华则是这样:

小丑昨天的照片及影片!再看一遍!

在德国嘉年华期间,最重要的日子包括星期四的「女人嘉年华」(Weiberfastnacht)以及在「忏悔星期二」前一天的「玫瑰星期一」。传统上,「女人嘉年华」是在嘉年华系列活动中为最多人共襄盛举的,无论是在家、学校、工作地、公家机关、街上、酒吧和俱乐部。不过,庆祝的重点是在当天颠覆你的日常生活。任何年龄层的人会在庆祝嘉年华的城市穿上化装舞会的衣服。而玫瑰星期一则是庆祝活动系列的高潮,在当天举办大规模嘉年华游行。

呈现对社会和政治的讽刺是德国嘉年华重要的一部分,而其对政治人物的讽刺特别不留情,政治人物常常会发现自己是在游行花车标语上被严厉奚落的对象。下面是几年前<span style=”color: #444444;”>最为人称道的案例

Putins Pressefreiheit. Wagen des Düsseldorfer Rosenmontagszuges 2009. Bild von Twitter Nutzer Paola Farrera. CC BY-NC-ND 2.0

普丁的媒体自由,2009年杜赛尔多夫的玫瑰星期一游行。图片取自Twitter用户Paola Farrera。CC BY-NC-ND 2.0

欧巴马和史诺登,2014年杜赛尔多夫嘉年华:

法国和德国的经济代表法国总统欧兰德和德国总理梅克尔,2014年杜赛尔多夫嘉年华:

2014年的普丁:

仅管有这些犀利的讽刺,很多德国人仍然将嘉年华视为无趣、专制和父权主义的。很多嘉年华协会都由男性掌权,而大部分女性只是穿着短裙一直露齿笑的舞者。一个挑战既有传统的嘉年华协会例子是位在科隆的StunksitzungStunksitzung协会的表演为讽刺批判性的左倾喜剧节目,包含短剧和音乐剧,目的是疏离以管絃樂、传统制服、阶级制度为特色的传统嘉年华印象。


译者:Lisa Jhan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