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菲律宾童工处境艰困,这些照片令人潸然泪下!

child labor sacada

菲律宾滥用童工的情况日益增剧。根据菲律宾国家统计所在2011年的报导指出,国内有550万名童工,而其中有290万的孩童在非常险峻的环境下工作,例如矿坑和农园。此外,此机构补充称,有90万名孩童为了工作必须放弃就学。

这些令人担忧的数据,显示这些菲律宾孩童经历艰困的生活环境,也没有得到关键的社会福利与协助。

菲律宾与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签署儿童权利公约,也签署了其他志在提升孩童福祉的国际文书。另外有一个活动是主张建立为儿童福祉着想的地方政府。但遗憾的是,这些法律与活动并没有成功地减少对儿童的虐待,也无法改善他们现处的贫穷。

就在上个月,菲律宾天主教劳工教育及研究院 (EILER) 发布了一份保守估计的研究,确认菲国童工普遍在国内各处矿坑及农田工作。在乡村地区,有约22.5%的家庭拥有童工,在矿坑附近的城镇则有14%的童工。

菲国童工经常在采及棕梠油的田地工作,担任种植者丶收割者丶拖曳及背负重物的工人。同时,许多童工也在甘蔗园忙着播种丶收割以及打水的工作。

child labor hacienda

child labor plantation

child labor negros

在矿坑工作的孩童常须帮忙打水丶搬运一袋袋岩石丶装载支撑地下隧道的树干丶或是担任矿工的跑腿小弟。这些童工也常是煤矿的「临时工」,当正职员工无法如期上班,他们就要代替这些人。在矿坑工作的女孩则需要帮淘金,或帮矿工煮饭洗衣。

child labor mining

child labor bicol

child labor gold mining

EILER发现,这些童工长期暴露於极端的气候中工作。他们的工时也长,还得在艰困的环境中使用不符标准的工具及装备工作。

在农地工作的童工,则会由卡车把他们从家中载到郊外临时搭建的帐篷,少则数礼拜,多则数月,原因是他们需要长期在农地工作。此外,由於许多农地都使用有害的农业化学物质,所以这些儿童在工作时就会直接暴露於危险中。

另一方面,在矿坑工作的童工身上并没有防护措施,且须使用危险的工具长时间工作。然而,社会的险峻不只如此,非法药物也常被使用在童工身上,只为了让他们能在矿坑中时保持清醒,这也是菲国矿业常见的现象。

Pitang holding a placard which reads: "I am a child laborer". Photo from Facebook page of Jhona Ignilan Stokes

Pitang 拿着一张牌子,牌子上写着:「我是童工。」 照片源取自 Jhona Ignilan Stokes 脸书。

Pitang 是曾在民答那俄岛工作的童工。她在EILER最近举办的公开论坛中分享在农田工作的经验,她说:

我在十岁的时候休学。我已经放弃复学的希望了,所以我跟自己说,也许可以当个歌手。所以我常常在工作时唱歌,让我忘记工作时感到的疼痛与劳累。我已经有四年没上学了,我只有上到小学六年级,之後就得休学去工作。

幸好,有像是EILER的团体致力举办活动,希望能减低在菲国滥用童工的情况。其中的一个活动为 Balik-Eskuwela (意指回归校园),志在帮助童工回到学校就学,而欧盟也是支持 EILER 此专案的夥伴

Child workers return to school. Photo from Facebook page of Balik-eskuwela

童工们回归校园。照片取自 Balik-Eskuwela 粉丝专页。

*所有照片由EILER提供,经许可後使用。
译者:黄莉婷
校对: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