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自身经验诉智能障碍者歧视 芬兰乐团唱进欧洲歌唱大赛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playing at Helsinki Punk Fest Vol 3. 14/1/2011. Photo by Flickr user Tomi Tirkkonen. CC BY-NC-SA 2.0

芬兰乐团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在2011年1月14日於赫尔辛基庞克音乐节 Vol 3.的表演。照片来源:Flickr 使用者 Tomi Tirkkonen。 CC BY-NC-SA 2.0

此篇文章和广播新闻档为 Rae Ellen Bichell 为了专题 The World 所撰写之报导,於2015年3月3日刊登在 PRI.org,基於内容共享协议转载。

系着皮腰带的斗士丶身着似玛丽.安东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夜店装扮的电子歌剧主唱,头戴头巾的金发男子正随着印度巴恩格拉(Bhangra)音乐起舞。他们是角逐代表芬兰出征 2015 年欧洲歌唱大赛的队伍之一。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欧洲歌唱大赛其实跟环球小姐选拔有点像,只不过差异点在於环球小姐选的是各国佳丽,而欧洲歌唱大赛选的是各国所选出的歌曲。」约翰.欧康诺(John O'Connor)如此说。现年60岁的欧康诺,发表过的着作都跟欧洲歌唱大赛有关。

欧洲歌唱大赛每年都能吸引 1.8 亿的观众收看其华丽表演。去年欧洲歌唱大赛的优胜者是孔奇塔.武斯特(Conchita Wurst),其女性化却又留着一脸胡子的装扮引发关注。

2015年2月28日在芬兰的代表权决赛,从一群奇人当中脱颖而出的是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乐团(简称PKN),他们是一群庞克摇滚客。

当其他的参赛者正忙着调整自己的舞台装扮时,PKN 四位中年团员就只是坐在後台。其中一位团员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手则不断拨弄自己的夹克。

「我們都是在智能上有障礙的人。」PKN的貝斯手薩米.赫勒(Sami Helle)說。PNK的四位團員都患有與智能障礙相關的疾病,包括唐氏症候群和威廉氏症候群。

卡里.阿爾托(Kari Aalto)是主唱,也負責填詞,歌詞的靈感大多來自於自身在日常生活中的挫折。托尼.華列塔盧(Toni Välitalo)在口語表達上有障礙,但只要坐在鼓手的位置上,他就會感到很安心。吉他手佩爾帝.古力卡(Pertti Kurikka)是樂團創始人,也是即興演奏好手。

PKN 成員首次見面是在六年前的一場音樂工作坊中,此工作坊是專門設計給有學習障礙的成人。從那時候開始,他們就藉由歌曲來宣洩自己的不滿,大到政治歧視小到剪腳趾甲。主唱阿爾托很明顯地對剪腳趾甲這項每週一次的居家活動感到厭惡。

「我不喜欢⋯⋯喀擦喀擦的声音。」阿尔托一边模仿脚指甲剪的声音,一边说道。

他们的歌曲名称包括了《Mä vihaan maailmaa(我讨厌这个世界)》丶《Puhevika(语言障碍)》及《Päättäjä on pettäjä(政策制定者背叛了我们)》。

PKN 乐团曾在欧洲办过巡回演出,并在去年的时候到美国南方的奥斯汀市宣传《庞克症候群(The Punk Syndrome)》。这部以 PKN 为主角的纪录片曾在2012年获奖,目前还有另一部影片在筹备中。

「我们就跟其他人一样,」赫勒说道,「我们玩音乐丶做我们热爱的事物,然後做我们该做的。」

代表赛当天,在 PKN 乐团前上台表演的是一位流行歌手,其身旁围绕着为数不少的舞者;还有一位以斯巴达克斯为主题的摇滚乐团,其表演舞台布满了火炬的特效。相较下,当 PKN 上台表演《Aina Mun Pitää(总是不得不)》的时候,他们身上没有华丽的表演服,身後也没有伴舞的舞者。

「至少我们有烟雾的效果,还算不错。」赫勒这麽说。赫勒身着他的招牌皮外套,外套背後写着「Whitesnake(白蛇乐团)」,也就是赫勒最爱的乐团名字。其他团员穿的皮外套则以各种补缝片和金属钉装饰。主唱在台上嘶吼了大约一分半钟,内容是跟生活琐事有关,像是打扫,和其他想做但是不能做的事(像是吃糖果)。他们在舞台上的时候,鲜少移动他们的脚步。

不过,最疯狂的事莫过於:PKN 乐团赢得了比赛。虽说由音乐家丶计程车司机和儿童所组成的比赛评委都偏好一个少年团体,他们演唱的歌曲朗朗上口,歌曲内容跟人际关系有关。不过,叩应观众的投票数占总得分的90%,足以左右整个比赛的结果。

大多叩应进来的观众选择将票投给 PKN 乐团,PKN 乐团的胜出让其他参赛者感到措手不及。

「我吓坏了,」约翰.欧康诺说道,「这绝对是我在欧洲歌唱大赛历年比赛以来听过最糟的歌曲。」

但是,就和其他叩应进来投票给PKN乐团的粉丝一样,约翰.欧康诺在听过他们背後的故事之後,也渐渐对PKN这个乐团改观。

「就在 PKN 乐团赢得比赛後,我读了一些有关他们的新闻,突然间觉得一切都变得合理。我知道为什麽这首歌能够引起观众共鸣,」欧康诺解释道,「也知道为什麽他们(PKN)会赢。」

欧康诺接着又说:「如果我们从芬兰在欧洲歌唱大赛的历史来看,就会认为PKN的胜利并不令人感到讶异。」

「芬兰一直以来都走冒险路线,」欧康诺说,「1981年的时候,芬兰代表在欧洲歌唱大赛中演唱雷鬼曲风的歌曲,可说是史无前例。这位歌手长得跟洛.史都华(Rod Steward)很像,头发白丶金交杂,表演也实在是令人感到可怕。」

隔年代表芬兰出赛的歌曲,内容跟核辐射有关,结果抱了鸭蛋。

从芬兰过去50年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历史来看,唯一一次的优胜是由芬兰妖怪乐团(Lordi)在2006年拿下。妖怪乐团是一重金属与重摇滚乐团,身着盔甲怪兽的舞台服装与装扮为该乐团的最大特色。「他们(芬兰)一直以来都喜欢这种灰暗的东西。」欧康诺补充。

有些评论家则认为 PKN 乐团是因为同情票所以才会胜出。然而,欧洲歌唱大赛执行长乔.奥拉.萨恩德(Jon Ola Sand)表示,PKN 乐团跟其他所有参赛者一样,都立足在公平的起点上。他们的的确确是庞克乐手,「而不是只是利用花俏的旋律或是舞蹈之类的来吸引观众的目光。」他说:「他们所表演的曲目是走货真价实的庞克风格;他们只是个人背景和情况有些特殊。」

PNK 乐团欣然接受胜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而他们的黑色皮夹克上还卡着金色纸片。赫勒的声音略带沙哑,和阿尔托一起大喊「我们是冠军!」

五月在维也纳举办的欧洲歌唱大赛准决赛,赫勒说 PKN 乐团将不改其风格出赛。不过,「到时候应该会有更多的烟雾舞台特效。」

译者:Eugenia Lin-Koivuniemi
校对: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