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日本大地震四年后 福岛家庭的生活样貌

"After Tsunami at Haramachi, Minami-soma, Fukushima, Japan." Photo courtesy Flickr user Jun Teramoto.

“日本大海啸过后的原町、南相马市、福岛。照片: Flickr user Jun Teramoto.

3月11日这一天,标示着2011年日本东北大地震与海啸的四周年纪念日,近两万人死于当时的灾难,更有23万人被迫撤离。

齐藤贵义(Takayoshi Saito)是一位日本部落客,他详细地形容这场地震如何影响他小妹一家人的生活。他妹妹一家原先住在福岛第一核电厂附近,但这座核电厂却成为继地震和海啸后,另一波大规模灾害的开端。

以下文章经作者同意后在全球之声刊出

妹妹在东京电力公司的安置计划下盖了新房子  相马市则着手兴建新市役所

位于福岛县的相马市是我的故乡,我最小的妹妹一家住在离福岛第一核电厂非常近的大熊町,她的丈夫当时在东电所属的福岛第一核电厂警备公司任职,这个部门主要负责设备的管理。

四年前,2011年3月11号,福岛第一核电厂的状况失控,没有人有余力再去留心厂区内的设备安全,我的小妹及她丈夫决定带着一岁的女儿彻离大熊町。

我当时人在东京,很不幸地,无法连络上在相马市的双亲和妹妹,无事可做之下只好在推特上打上:「核子动能的隆那里根号航空母舰来了!」

那段时间,我只有一次和住在相马市的双亲通电话,他们更新讯息说道:「 我们家的房子没事,小妹一家已到了福岛县的田村市避难,小妹的岳父则因为义消的缘故,留在大熊町。」

在这次通话后,我仅能透过电视得知,撤离范围已扩大到田村市。

而后,我就无从得知妹妹一家的下落,我担心他们是否能从田村市撤离,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上网,在网络上阅读正反两派的言论,一派过度强调福岛第一核电厂的安全性,另一派则警告这样的情况有多危险。

我还发现第一波抵达相马的纾困物资是棺材,相马女子高级中学,那所我高中时代极欲就读高中,竟变成暂时存放尸体的场所。

一具具被海啸大浪冲上岸的无名尸从海岸被带到这里来,日本自卫队也来到相马执搜救任务。

在此同时,住在埼玉县浦和市(东京北部)的二妹要她的警察男友载她驱车北上,找寻我们最小的妹妹,他们在北茨市的避难所找到小妹一家,随后他们载着小妹一家返回浦和市,而在那同时,我竟只能上网,在危急的时候,我真是个无用的哥哥。

二妹联络上我并表示,她要将在浦和的工作室分给小妹一家住一段时间,目前四个人只能委身在狭小的公寓中。

我虽帮不上甚么忙,但我想他们可能需要现金,于是我从瑞穗银行领了钱。这家银行在当时还短暂离线了一阵子,因为有太多人要捐钱给受灾户。

我带着钱到浦和,把它交给我的妹妹们,浦和那时正执行分区停电,因为要节约来自受损电路网的电能。

当我给她们钱的时候,她说:「我好高兴,大家都没事。」然后就哭了出来。

小妹一家在浦和待了一个月后回到相马,搬进临时屋。

一年后我造访相马,亲眼见到妹妹的临时屋,明显是速成结果的木造房子底部,木头已经开始腐朽。

我买了面包超人玩具给侄女,但忍不住开始同情她们。

四年了,小妹一家因东电的赔偿金而有了不少的积蓄,她们因而在相马建一栋新房子。

在这期间,他们又有一个孩子,现在他们有了两个女儿,小妹的家人告诉我,东电给她们为数不少的赔偿金,而这些赔偿金连小孩都有份,一家四口因而得到足够的赔偿金。

在相马市,新市役所的兴建工程已经开始,新市役所的设计灵感来自日式传统的仓库,叫做藏造(Kura-zukuri)。

旧市役所虽未受海啸破坏,但我好奇他们是否还愿意花额外的预算来修复?我也想看看海滨地区,那个原本有很多民宿的小镇现在已人去楼空,只留下受损的建物。相马曾以养殖海菜闻名,不过现在想重启这项产业,似乎还言之过早。

我妈妈现在住在相马。有一次她在开车的时候听到「川松浦大桥音头」这首歌,她说这首歌让她想起地震前的日子,但这首个的演唱者却已在海啸中罹难了

已经过了四年了呢。

soma horses

相马野马追祭典照片,拍摄于地震后。

后记

上个月,我到相马去告诉父母亲自己即将搬进新大楼,我希望未来能衣锦还乡,我告诉爸妈: 「我没有办法没带任何好消息就回到这里」,他们却说:「这是你的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会再试一次,更努力的尝试,我保证。

关于作者

齐藤贵义是 Sanbo Honbu的负责人,这是日本知名的网站开发公司。他和几家日本杰出的网络公司合作,包含Livedoor。工作室推特搜寻@miraihack

译者:Sophia Chen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