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坦尚尼亚学校不再以英文教学,改斯瓦希里语

School children in Arusha, Tanzania. Photo relea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by Flickr user Colin J. McMechan.

坦尚尼亚阿鲁沙市的学生。照片来源:Flicker 使用者 Colin J. McMechan 经由 Creative Commons提供。

坦尚尼亚已经决定进行历史性的改革,在国内学校不再使用英文教学而改用斯瓦希里语

这项新的教育系统是由坦尚尼亚总统贾卡亚.基奎特於2015年2月13日发起,根据2025年国家愿景计画,国民基本教育也会由7年延伸到11年,学费全免,针对国小生的全国考试也会废除。

这是非洲第一个在学校内不使用外来语,而全面采用非洲语教学的国家。

教育与职业训练部政策组副组长Atetaulwa Ngatara 对於语言转换政策发表他的看法,他说英文一样会是语言教学科目,但是学英文不表示所有其他科目都要使用英语来教学。

来自德国,会讲斯瓦希里语,也是非营利组织SIL国际语言学顾问的 Oliver Stegen,他在 Facebook 发表一篇关於这个政策变动的文章引起许多不同意见的回响。

Nancy Petruzzi Maurer 开玩笑说

以後不会再有「老苏,早安!」

Paul A Kijuu 使用斯瓦希里语回应,他说英文已经让课堂的学生变得像机器人:

Kwa upande wangu, Oliver Stegen mimi naona hii ni hatua nzuri sana. Shida yetu ni kulalamika. Elimu inapaswa itolewe kwa lugha inayoeleweka kwa mtumiaji. Kiingereza hakitusaidii zaidi ya kutufanya maroboti. Wasomi wetu hawafikiri kwa kujitegemea kwa sababu hakuna walichojifunza wanachokielewa.

回 Oliver Stegen,以我来看,这是一个正确的决策。我们只会一直抱怨。教育是要使用可以让学习者能够了解的语言。英文让我们变得像机器人。我们受教育的菁英无法独立思考,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念了些什麽。

Vera Wilhelmsen 回应,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念大学但是每个人都应有良好的基础教育:

我认为要去思考什麽样的基础教育能够让最多人受益。大家都明了,这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进入中等教育,甚至很少有人能够从中毕业。而问题在於, 中等教育的学生与老师都无法具备将斯瓦希里语转成英语的能力。当然,我们要期待这个努力,但是我仍认为这是向前迈进的一步。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念大学但是每个人都应有良好的基础教育。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支持这个新的教育制度。Steve Nicolle 指出这个新政策可能会有的一个影响:

我推断以英语授课的私人学校会因为这个立法而增加学生人数。我们要留意近期政客是否藉机开设以英文教学为主的学校!

Elly Gudo 同意 Steve Nicole 的看法,认为政客将会是这项政策的主要得利者:

我完全赞同Steve Nicole。在坦尚尼亚住这麽久以来,我可以告诉你政客绝对是这项新政策的最大受益者。大部份坦尚尼亚认同世界村概念的中产阶级以上的居民,都会不计代价的让他们的孩子就读英文学校。而到升大学时,一般家庭的孩子就会失利也会造成日後求职居於劣势。二十年之後,整个国家就会高度阶级化。坦尚尼亚在许多层面都需要法国式的大革命。

反对这项政策的 Muddyb Mwanaharakati 使用斯瓦希里语

Oliver Stegen usichekelee. Wametia siasa ndani yake. Watoto zao wanasoma international schools. Sisi akina kajamba nani tutasoma zilezile S.t vichochoroni ili tubaki na Kiingereza chetu cha ya, ya, yes no yes no. Wakati watoto wao wanamwaga ngeli ya maana. Sijaifurahia hatua hii. Kwetu bado sana Oliver hata matangazo na sehemu nyingi ya masuala ya serikali yapo Kiingereza.

Oliver Stegen 的言论不让我觉得好笑。 他们已经把议题政治化。这些人的孩子去国际学校(以英文授课的学校)。而我们,这些贫穷人,只会继续就读破烂和设备老旧的学校,继续使用简单的英文说着:「ya, ya, yes no yes no。」。同时他们的孩子说着流利的英文。我们还差得远呢,大众都知道的,Oliver,许多公告及地方政府的讯息都仍使用英文呢。

Josephat Rugemalira 观察认为新政策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变革得太强烈:

你必须要仔细阅读这项政策的内容:政策说,斯瓦希里语会在所有学习阶层使用,同时英文「也」会在所有学习阶层使用(包含小学程度)。所以我的解读是,这项政策唯一有「新」的地方在於,我们可能可以开始建立以斯瓦希里语为教学语言的中等学校,而且当地政府可将现有的小学转型成为英文学校。

Trending Kenya 也同样有针对这篇文章的回应。Margaret Njeru 解释新的系统并没有将国外的语言或者第二语言排除的意思,而是将这些语言放在适合的学习阶段过程中:

是的,这是大胆且往正确的方向。教育就是发展,而这发展需要藉由人们可以了解的语言进行。全世界没有一个所谓「已发展国家」是使用外国语言,而且许多非洲国家因仍使用前殖民国家的语言已经确定阻碍了发展。如果坦尚尼亚必须定义「自己的」发展途径,选择使用什麽语言将息息相关。但是这不代表要把其他外国(或第二个)语言排除,而是将这些语言摆放在适合学习的过程中。

Kwame Aboagye 这是非洲人使用自己语言的时机了:

这是一个非洲国家使用自己当地语言的时候了,比如契维语,约鲁巴语,斯瓦希里语和曼丁果语。英文既然不是我们一开始原有的语言,是我们该觉醒,骄傲地使用我们既有语言的时候了。

Christina Higgins 提到这个改变的确是重要而值得纪念的,但是也同样带来很巨大的挑战:

这真是好消息。然而,现在的考验是是如何将教材,考试以及其他名词转成斯瓦希里语。除此之外,这个改变的确是值得纪念的。

译者:Bamboo Hsu
校对:Huang Ching-tung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