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灯又熄了!许多国家每天都在经历停电这回事

A birthday party by candlelight in Tanzania. Photo by Pernille Baerendsten,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南坦尚尼亚的Njombe地区举办的生日派对。这个部落没有稳定的电源。摄影: Pernille Baerendsten(经过许可使用)。

本篇报导是由Georgia Popplewell, Ellery Roberts Biddle, 以及全球之声社群协力编撰而成。

停电,对於一个已开发的国家是非常罕见的一件事。当纽约在1965年停了13小时的电时,这便成了好莱坞的电影素材。全球公共广播电台於今日除了报导叶门的空袭丶狮子山因应伊波拉扩散而实施的禁足令丶以及美国的医疗政策之外,还在早晨的新闻广播用30秒的时间播报了阿姆斯特丹停电情形。

阿姆斯特丹停电长达90分钟,具相当程度的破坏性,且造成许多航班须避开此全欧第四大的机场,全球公共广播电台(NPR)对此加以报导自然情有可原。不过,在许多国家停电是家常便饭丶每日必经之事,一点都不「新闻」(英:dog bites man)。不仅如此,除了历经停电之外,可能还伴随着抽水机停止运作丶气温调节系统故障等事。如果你的国家和我们的情形一样,不论你是在乌克兰快被冻死或在孟加拉饱受快被烤焦之苦,你的网路路由器恐怕也无法使用啦!

因应阿姆斯特丹的新闻,全球之声的成员们彼此分享自己国家的供电趣闻(伴随此起彼落的笑声)。其中,参与讨论的成员有一半以上的人在48小时内经历停电。

在讨论时,其中一位居住在埃及明亚的作者刚好历经停电,他的讯息故意写着:「我们正在停电呢!而我现在正坐在黑暗之中,这还真好玩!」。上图 Rising Voices 的负责人 Eddie Avila 所制作的地图,显示出各国关於供电的回覆。以下为更多例子:

A friend in Tanzania presses a garment with a hot coal iron, in lieu of an electric one. Photo by Pernille.

在南坦尚尼亚用木炭加热的熨斗来烫衣服,比插电的更为便宜及可靠。摄影: Pernille Baerendsten

南亚的编辑 Rezwan
地点
:达卡(孟加拉)
人口:1千5百万
最近一次停电:当地时间下午3点(约4.5小时前)
停电频率:每周至少两次
对生活的影响:
「天气太热的时候,待在室内变得难以忍受。」

作者 Nihan Guneli
地点
:伊斯坦堡(土耳其)
人口:超过1千8百万
最近一次停电:昨天
停电频率:几乎每天
对生活的影响:
「没有发电机的话,几乎什麽事都做不了。」

作者 Islam Sayed Abdul Wahab
地点
:明亚(埃及)
人口:4百万
最近一次停电:今天──就是现在!
停电频率:每天2到3小时
对生活的影响:「除了没电,我们也会断水,因为大多的房屋都是靠抽水机把水运输到家内。手机讯号或医院有时也会停电。」

在乌干达金贾提供冷饮的路边摊。这种情形在东非很常见。那里的居民没有稳定的电力及冰箱。摄影: Pernille Baerendsten。

作者 Annie Zaman
地点
:费萨拉巴德(巴基斯坦)
人口:3百万至4百万人
最近一次停电:今天下午5:15
停电频率:一天中有半天都不停地在跟大家玩捉迷藏
对生活的影响
「几乎所有事情都被影响,从水力供应,到相机丶手机无法充电。有些家庭可以负担起UPS或者发电器(燃料或者通常是自然瓦斯),但这又会造成噪音污染。自从我回到巴基斯坦,我觉得我讲话的音量变大了。」

作者 Marie Bohner
地点
:史特拉斯堡(法国)
人口:276,750人
最近一次停电:上一次「大」的停电,是2014年9月曾登上媒体版面的那次,停电范围在史特拉斯堡的某个区域。那次的停电有3分钟且没有造成任何大碍,因为大部分的大楼都有安全系统可供电。我得承认在我印象之中,我几乎没有在史特拉斯堡因为停电觉得很痛苦或不便。
停电频率:几乎不会
对生活的影响:几乎在史特拉斯堡这里没有什麽影响

根据大家所提供的资讯,停电造成的影响大多影响到科技丶工作丶备用电源的花费,以及日常热水的储备与供应。身为作家兼翻译的 Thalia Rahme 住在贝鲁特(黎巴嫩首都)写道:

身为黎巴嫩人,我不记得哪天没停过电。全黎巴嫩人民需要付两次电费。第一次是缴给国家,另一次则是发电器的费用。我们每5安培就算一笔费用。这5安培电的费用有时可以高达100美金。通常只有有钱人才能负担的起10安培以上的电。夏天时,5安培的电仅能提供你开几盏灯及维持冰箱运转以防止食物腐败。冲个热水澡根本是件天方夜谭的事。

想像一下,某夏日半夜里又停电了,且冷气无法启动。更惨的是,等了几小时後,发电器也无法提供你电源。在蚊子丶汗流浃背丶失眠的情境下,这何等的浪漫啊!

这样的情形在贝鲁特每天都会发生,而且还是可预测的。所以我们就会根据将要停电的时段来做把衣服烫好或把澡洗好。像现在是6:15分,正是停电的时间。

这就是我在贝鲁特的日常,断水也是常发生的事。我在外旅行最享受的事就是饭店里的淋浴,因为没有人会在我洗澡时催促我丶吼我说後面还有人要洗,我可以恣意让水流淌过我的厚重鬈发,也无需忧虑突如其来的断水。

全球之声 RuNet 的编辑 Tanya Lokot,叙述90年代在她家乡乌克兰卢甘斯克每日停电的情形:

「轮流供电」是计画型的停电。也就指一个城市不同区块会轮流在不同时间停电,以缓和整个卢甘斯克的电力需求。我们总会先被通知什麽时候会停电,所以停电前就可以先把该完成的事做完,例如: 煮饭丶洗衣服丶写作业……等等。而冷气对我们没有什麽影响,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有冷气。

来自丹麦的作者 Pernille Bærendtsen 在东非担任记者多年,他回忆三兰港的停电情形:

在坦尚尼亚,我整天的行程和在丹麦是完全不同的。我记得下班後,我走在三兰港的街道上,我是多麽地渴望寻找到任何有电的迹象:等一下会不会就能听到发电器启动的声音?店家里的煤油提灯会不会被点燃?或者,等一下会有电吗?停电在坦尚尼亚是件严重的事情,也是社群媒体上最常讨论的议题(因为此和贿赂等事情多多少少有关联)。

来自奈及利亚伊巴丹的全球之声作者 Nwachukwu Egbunike 有一个说法非常适合拿来当做结尾:

老实说,我读到这一篇文章时,我无法克制地大笑。说到奈及利亚的停电,我从出生就习惯啦!一天24小时都没断过电我还觉得奇怪呢。

译者:Cindy Yang
校对:Bamboo Hsu丶Timmy Shen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