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看看大型采矿业对这四座菲律宾美丽岛屿所做的事

Polluted river in Rapu-Rapu Island caused by mining. Photo from Kalikasan People's Network for the Environment,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拉普拉普岛遭受采矿业污染的河川。照片来源自卡里卡山人民环境站点许可证使用。

在菲律宾有七千多座岛屿,也许你熟悉其中几座,像是长滩岛、宿雾、薄荷岛以及巴拉望,这些岛屿都是著名的观光胜地。但你可能还没听说过马林杜克、拉普拉普、马尼卡尼、霍蒙洪岛-这四座近年来因采矿业而遭到破坏岛屿。

菲律宾是个矿产富饶的国家,政府也积极推广采矿业以促进地方经济。直至2014年,政府已准予全国境内999座矿产开采,但环保人士担忧大规模采矿业对生态系统造成破坏性影响,同时社会运动行动者对外国公司在采矿业界的操控和贪腐行径也深感不满。 

关于马林杜克、拉普拉普、马尼卡尼、霍蒙洪岛的故事突显出和采矿业相关的一些社会议题。

拉普拉普是个位于菲律宾群岛东部比科尔区的小岛自治区。十年前开始在拉普拉普采矿时,采矿业受到政府欢迎,视为是负责任企业。但一年后,在矿场附近的氰化物下毒事件造成大量的鱼类死亡,破坏渔夫的生计。

安东尼奥.塔斯(Antonio Casitas)是资深的农民领导人和环保运动行动者,接受非主流新闻网站布拉特拉特(Bulatlat)访谈关于位于澳洲矿业公司拉斐特在岛上开采的影响:

拉普拉普岛曾是如此美丽!就像是天堂一样。我们在那的生活曾是那么朴实-我们靠大自然为生,而我们也小心不去伤害它,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我们赖以维生的资源和生存的方式。但采矿公司来了以后,所有样貌都改变了,大约百分之九十七的拉普拉普岛是被控制在这些环境破坏者手上。一度是天堂的岛屿,现在已成荒岛。

马林杜克岛位于菲律宾群岛中部,1996年时,因马尔寇伯矿业公司的煤渣屏障坍塌而导致有毒矿物散落,至今仍持续遭受毒害(请观看上方影片)。马尔寇伯公司的悲剧是当时政府最惨烈的矿产灾难。电影创作者约瑟夫.以色列.拉班(Joseph Israel Laban)同时也身为岛上居民,在脸书上发文,表示矿业公司已无法让受到灾难影响的小区回复原貌:

历经了18年和4任总统,加拿大巴里金矿业附属普莱瑟.东门公司仍未能清理河川使其恢复原貌。对我来说,这关乎我个人生活。我在离柏克河十分钟路程的地方长大的。每当我造访马林杜克,沿着这河道走时,这景象就会让我想起在菲律宾没有正义可言。对穷人来说没有正义可伸张。对我们马林杜克岛民来说,是我们永难忘这景象。

Open pit mining in Manicani Island. Photo by Kalikasan People's Network for the Environment,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马尼卡尼岛的开放性矿坑洞。照片来源自卡里卡山人民环境站点许可证使用。

2013年的海燕台风(当地人称约兰达)带来的破坏性影响是东部米沙鄢群岛最大的灾难,但也有因采矿活动而造成的环境灾难。在马尼卡尼小岛,居民反对矿场公司复工,因为已经造成岛上自然资源严重破坏。带领反抗活动的是波罗更教区的天主教会,声称:「再也不能对矿业过度开采视而不见,受苦的是这些无辜的人们。」

Open pit mining in Homonhon. Photo by Kalikasan People's Network for the Environment,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霍蒙洪岛的开放性矿坑洞。照片来源自卡里卡山人民环境站点许可证使用。

另一个在东部米沙鄢群岛-霍蒙洪岛-努力的从采矿业遗留的污染物中重建。这座岛上的矿业开采于1983年,已遗留下一连串的环境灾害,激起当地居民强烈反对采矿业的扩张。布拉特拉特新闻团队目击岛上的景象:

入团队眼帘的是壮丽的海滩景色,但当记者们走近群山时,即可见火烧的迹象和枯竭的河川,离每座矿区数十呎之远是松散的土壤,有近十个深的坑洞。

当地的领导人告诉布拉特拉特团队说:「居民会持续抵抗下去,假如我们需要设路障来阻挡他们的开采,我们也会采取行动。」

马林杜克、拉普拉普、马尼卡尼和霍蒙洪岛的环境污染情形,应该会让其他小岛生态系统的领导者们,在开放自家大型矿业开采时再深思熟虑一番。

 

译者:徐培淳
校对:Bamboo Hsu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