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令人念念不忘的委内瑞拉

Caracas

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照片提供:flickr使用者danielito311。创用CC授权 (BY-NC 2.0)。

回忆起当时的秘鲁,我们的生活天天都笼罩在恐怖及畏惧之下。

1993年底我刚从利马的法学院毕业,我所钟爱的秘鲁刚从长达12年的内战中逐渐复苏。这场内战夺走了数万人的性命。

那年圣诞节来临前,我决定开启人生第一趟海外旅程,去探访亲爱的阿姨。

大阿姨在1950年代后期到委内瑞拉,并在加拉加斯结婚,与丈夫及两个儿子定居在那里生活。然而她的一个孩子因为车祸丧生,使得母亲和大阿姨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距离并没有阻挠她们联系彼此。

当我走出迈克蒂亚的西蒙玻利瓦尔国际机场时,我立刻震慑于那完全不同于利马的景象。

加拉加斯是个闪耀的现代城市,充斥着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天桥以及最近才刚重新铺设过的道路。

街上所有的车看起来都闪闪发亮、光彩夺目,就像是刚从工厂生产线产出似的。相较于秘鲁,不受控制的恶性通货膨胀导致当地的亿万富翁消费能力低落,直到近日,人们才逐渐习惯街上出现新车的踪迹。

街道上的路标看起来光亮如新,就像是昨天刚上漆一样。

仅仅是从机场到阿姨家的路途上,我就能察觉到这个城市在各方面的进步。在这趟探险的途中,雨水像是在欢迎我的到来,我很不习惯,因为在利马并不常下雨。

隔天,我展开了城市之旅,而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因为我们这一代的孩子都是看着委内瑞拉的电视连续剧长大,所以我很熟悉当地著名的景点,例如查考市、加拉加斯地铁以及奇金吉拉圣母大教堂。就连当地人说话的节奏对我来说都十分熟悉。

在参观博物馆时,有个男人看着一张西蒙玻利瓦的参战列表。西蒙玻利瓦是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以及玻利维亚等国家的民族解放者,这些战争的确切地点至今仍然不得而知。我站在这位观光客旁,回忆起很久以前我从学校学习到的知识:委内瑞拉的卡拉波波州;哥伦比亚的博亚卡省和波哥大;厄瓜多尔的皮钦查省以及秘鲁的胡宁大区和阿亚库乔。

在旅程中我去了海滩,虽然名字已经不记得了,但这是我第一次用双脚感受到大西洋海水的温度,这一切也都该感谢委内瑞拉。

不过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地自由的风气,人们能够无拘无束地过生活。我们可以随意进出任何建筑物,不会有军官等着检查我们的包包和随身物品。在购物中心、博物馆或任何其他地方的入口,我们也不必通过任何金属探测器或特殊仪器进行检查。

我甚至可以随意走在政府及各部门大楼的正前方,好似这是一件再正常也不过的稀松小事。没有人阻止我,没有人检查我的证件,也没有人让我感受到一丝畏惧。

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最近委内瑞拉的故事及影像后,我内心感到悲恸万分。

如今的委内瑞拉正在受苦受难,正在椎心饮泣,正在沉默哀悼。

大批的示威者群聚在街头主张自由及誓死捍卫他们的权益。警察及政府拥护者跟这些抗议者爆发激烈冲突时,许多年轻人因此受了伤,人民沦落到互相动粗的地步。

我想要记住的,是1993年我所认识的委内瑞拉。当时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欢乐的加勒比海音乐融合传统的圣诞节歌曲在大街小巷内播送。走在街上,路人总是扬着一张张笑脸跟我打招呼,在得知我是秘鲁人后,他们会亲切地问候我,并敞开双臂欢迎我来到他们的国家。

这样美好的委内瑞拉,会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Gabriela Garcia Calderon 为秘鲁律师,专职仲裁法与民法。她的家人熟识秘鲁媒体业。Gabriel自2007年11月起为全球之声会员。

译者:庄亚璇
校对:Bamboo Hs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