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和政治变革无关 – 与伊朗的「沟通」对话

A cellphone charging station in Iran. Photo by Ben Piven via Flickr (CC BY-ND-SA 2.0)

伊朗手机充电站,图片由Flickr用户Piven提供(CC授权)

Jillian York, Mahsa Alimardani, Fred Petrossian联合报导

谈及伊朗,西方媒体大多着墨于政治变革,就算提及伊朗信息的取得,议题也不离政治。然而此处谈的并非是网络自由运动人士或研究人员在意的国家元首云云,而伊朗人应用信息科技来与当地人民、甚至是全世界沟通的可行性。伊朗政府建立的网络政策制度恰反映了存在于制度之中的复杂与矛盾-这些复杂与矛盾,不只从政权的结构与政治变革的基础上,也在经济、社会及文化的脉络下,值得我们仔细关注

信息网络的专家学者们上周于西班牙的瓦伦西亚,举办了Iran Cyber Dialogue (伊朗网络对话会议)。与会来宾来自各个领域,包含:美国国务院波斯语发言人Alan Eyre,企业代表如Google Idea的Scott Carpenter,「伊朗国际人权倡导运动」的Amir Rashidi,以及技术专家如开放科技基金会的Dan Meredith

网络学者Collin Anderson在会议中提出,此议题囊括三个关键要素:经济发展、国家安全以及管制权回归。他在座谈会议「科技犹如催化剂」中提出的意见,有效地帮助整个对话超脱典型的人权架构向前进行。Anderson强调:你必须先涉入看似比较短浅利己,但会转化为更利众的事。」他以政府机构想自创SSL凭证为例,指出目前伊朗的公司及部分政府单位仰赖国外的认证机构确保自身网站安全。Anderson认为企图自创SSL凭证合情合理,因为大多仰赖国外认证,故这件事制造了自己国家的安全顾虑。

伊朗知名部落格Persian Letters波斯邮件)专栏编辑Golnaz Esfandiar解释了网络政策的政治脉络,在鲁哈尼政权与总统无法干涉的司法权之间及政策的意见相左。

全球之声成员兼电子前哨基金会言论自由国际主持人Jillian York以更广的角度论述中东地区。York指出,其他国家与伊朗同样遭受被剥夺网络自由的煎熬,例如以色列限制巴勒斯坦使用3G网络,此举阻挠了巴勒斯坦的经济成长。又例如因为国际制裁禁制特定通讯科技的输入与使用,为叙利亚及苏丹所带来的冲击,说明了限制科技将对国家带来不幸。

许多讨论也围绕着网络公司的矛盾,更指出提倡信息自由的网络公司却对伊朗籍使用者有敌意。在座谈会「向前走作出有效的响应」,Impact Iran总干事Mani Mostofi指出,推特不允许伊朗的使用者在境内进行「两步骤验证」,但推特却强调伊朗民众可以自由使用该平台。

联合国特派伊朗人权调查员Ahmed Shaheed对与会听众说道:「我人生最重要的就是信息及通讯技术意指网络)。Shaheed被拒绝入境伊朗,只好透过网络平台如Skype与伊朗人连系;来自荷兰的欧盟代表Marietje Schaake也说,她刚抵达德黑兰时,大家给她的第一个建议都是「先学会怎么使用VPN(连上互联网)吧!」伊朗人将脸书的使用视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从模仿Pharrel Williams的MV <Happy> 的影片中,也不难看出伊朗人渴望融入全球媒体文化之中。

荷兰的欧盟代表Schaake 说道:

科技可用以压制人民,当我们察觉到关于这样的科技我们扮演着什么角色时,我们应倾注更多的科技知识帮助伊朗人民与世界接轨。

译者:Nina Tai
校对:Huang Ching-tu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