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政府不准Uber为民服务

Screen Capture from Uber Guangzhou page.

图片截自Uber广州官网。

5月6日,位於成都的美国众筹打车服务Uber(优步)中国办公室,被当地政府调查。一周前,Uber的广州办公室被查,市交委称Uber涉嫌「无照经营」。

官方称,对Uber中国办公室的调查是打击无照出租车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并非首个因此原因打击Uber的国家。但一些人认为,中国调查Uber的另一个目的是,希望通过打击外国行业竞争者,以保护本国出租车服务。(编者注:广州交委近期推出了自家的“如约”约租车平台)

Uber打车服务於2014年2月首入中国,目前在10个中国城市运营。Uber於2014年12月与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合作,使得Uber与百度地图接轨,也大大提升了Uber在中国的商业。

但在2015年1月,中国交通部宣布禁止私家车通过手机软件提供无照经营的出租车服务。不久後,中国两大国内打车服务「快的打车(阿里巴巴)」和「滴滴打车(腾讯)」决定合并。他们表示将加大对出租车租赁公司的监管,只与符合交通部规定的租赁公司合作。

3月份,嘀嗒拼车与Uber商谈合作,希望打破滴滴和快的的市场垄断。Uber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Uber似乎倾向於竞争。优步中国除了与私人租赁公司合作,还甚至推出“人民优步”拼车服务,将更多的私家车融入到其网络中。科技博主托马斯骆为Uber的如此举动称赞:

尽管大量低价车充斥着人民优步的市场[…]司机试图在意用户的感受并尽量满足乘客的需求——这种平衡让Uber在中国获得了「人民性」。而获得了「人民性」的Uber和它的「人民优步」服务,事实上成为了一个将那些被摒弃在出租车营运体系和资格之外的私家车们(官方亲切地称之为「黑车」)凝聚和组织在一起的「另一个出租车」营运体系,一个依靠人民群众,放手发动群众的出行供需平台。[…]也正是因为如此,它让竞争对手恐慌——微信平台曾多次以「恶意营销」为名封禁Uber在各个城市的运营公众号[…]

但中国政府对这个「人民导向」的商业策略并不满意。骆认为,Uber的外资背景是受打击的重要原因:

对一家试图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科技公司来说,保守和矜持会遭到轻视和「不接地气」的嘲笑,但决绝和生猛毫无疑问会遇到更严酷的反扑——2008年的Google中国和现在的Uber都是这样的例子。
但Uber在中国面临的并非Google当年的窘境——Google在中国的业务从第一天起就有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壁垒,最终的结局也是由於双方(Google与中国监管机构)之间无可调和的价值分歧。而Uber不同,更方便丶更实惠和更有赚头的利益驱动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而其遭遇的一些被触动利益的主管机构的制裁与打压 […]

除了调查Uber办公室外,中国几大城市的警方还打击Uber司机,一些警察甚至假装成用户,通过软件叫车。

但托马斯骆对Uber的未来表示乐观。他认为,人民会有对付打击Uber的策略:

看看在人民优步被严厉打压的北京和广州正在发生的事吧——打开Uber应用,5分钟以内可到的「人民优步」轿车仍然密布在地图上随处可见。可能一些司机会提前打电话过来摸一下情况,判断一下是不是被「钓鱼执法」,可能有的司机会跟你商量「咱们到机场直接下停车场,省得被查」,还有的人会跟你约定接头方式和暗号,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活照拉[…]

他鼓励人们支持「人民优步」:

这是一场人民优步的人民战争。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更自由方便地出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当你接到人民优步司机小心谨慎地询问的电话的时候,多给一点理解和耐心——这就是你们接头的暗号。每一个乘客和每一个司机的每一次接头和交易,都指向一条真正通向自由之路。

从社交媒体上的讨论来看,Uber确实赢得了多数人的支持。但中国的警方不一定与民众持同样的看法,就如中国记者李佳佳的一条推文

关於广州查封Uber总部,安替有句精彩评论:感觉政府解决交通问题无能,但解决能解决交通问题的人非常有能力。

人口庞大的中国城市中,交通情况非常糟糕。因此安替的评论在回贴中得到了许多回应,如这条评论:

不解决群众提出的问题,而解决提出问题的群众!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