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民间组织成为抢救船难危机的领航员

The Italian coastguard rescues two of the 156 survivors of the October 3 tragedy off Lampedusa Island. Photo by UNHCR under CC BY-NC 2.0

意大利海巡救起十月三日兰佩杜萨岛船难156名生还者中的2个。照片来自UNHCR (CC BY-NC 2.0)。

上个月超过八百名难民在利比亚海岸船难中死亡。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载着难民的船只在人们为了接近提供援助的商船而涌向一侧后翻覆。

令人难过的是4月18日的船难并不是最近几个月里的唯一一件。欧洲对外国境管理机构 Frontex 自 2014 年十一月起受委托执行监控欧盟边境的崔顿行动,他们表示无法再负担大规模搜救,以后将只执行监控任务,而交由欧盟盟国的海巡船只和商船尽其所能进行搜救。

这是相当不幸的消息,崔顿行动的前身地中海行动(Mare Nostrum)在一年的执行期间拯救了数千条生命。虽然欧盟对海上移民新处置方式因为不人道而受到批评,地中海行动的成本要比崔顿行动来的高,且外来移民在政治上不受欢迎:有些人担心统一协调的救援行动会减少船只渡海的风险,从而增加成功入境的难民数量。

结论是崔顿行动无法阻止涌入欧洲的难民潮。国际特赦组织宣称 2015 年试图渡过地中海的人数比起 2014 年同一时期有剧烈增长,根据他们的报告,2015 年一月与二月的非法入境人数增加了42%。

许多组织和人民持续施加压力要求欧盟做出回应并进行统一协调的救援行动:

过去数年间一些民间组织崛起试图弥补政治系统间的缺口,这些组织正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缓和地中海的状况。

当政坛安静时 民众自发行动

Harald Höppner 和其他志愿者,在去年造成366名移民丧生的兰佩杜萨岛船难后创办了海洋观察(Sea Watch)计划,对抗地中海日益恶化的情况。

海洋观察是由德国布兰登堡的几家人创立,目前由来自全国各地12名志愿者管理。这个计划由私人出资赞助,目标是用自己的船只监督马耳他和利比亚海岸之间的海域,提供遇难的船只急救并向公众报告海上状况。最初设定的计划运行时间是三个月。

他们的网站上写着:

我们觉得有责任,也不想再坐视有人受苦死亡。

海洋观察也提倡「好客」的文化,这种文化欧盟政客嘴上鼓吹,但实务上总被排除在外:

我们决定为政治人道化奋斗,「好客」应该再度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里急需设立海上救援服务,但欧盟并不愿意这么做,所以我们要自己采取行动。

计划将在五月中展开。载有4到8人的船只将在利比亚西北方海域进行12天的观察行动。

如果他们发现遇难船只,组织将通知有关单位并提供急救、饮水、食物和医疗协助,有需要的话也包括救生筏和救生衣。遵循德国支持庇护难民的组织 ProAsyl 的建议,他们将不会接难民上船。

海洋观察也有一条急难电话专线以和国家海巡队传达信息。

地中海地图

海洋观察也和另一个 2012 年创立的民间计划地中海观察(Watch The Med)密切合作。这个团体已发展成由社运人士、研究者、难民组织和船员组成的大型网络,他们一起用测绘技术纪录地中海区域的意外及死伤难民人数。利用手机资料、分析风和洋流,加上目击者的报告,可以记录下船只的确切位置和意外以便决定谁该对触犯国际法负责,以及移民在公海上的权利。

这个计划的中心是测绘技术,它可以提供意外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难民数量的概观。这个技术也标示出了能被救援的难民数量,例如使用者可以看到地中海观察在4月11日接到来自利比亚海岸一艘载有将近一千人的难民船的卫星电话,但这些难民要等到求助讯息传达给有关单位之后才会得到救援。

在苏黎世接受地中海观察急难电话专线训练的 Simon Sontowski ,在瑞士网站 20Minuten 的访问中谈到他加入计划的动机:

因为我能真的做些什么!地中海观察是这场政治和人道悲剧中真实的生命线,大家都认为每年有这么多人死亡很可怕,但接着又说「我们能力有限」或「我们能做什么呢」。这是不对的,当然我们没法拯救所有人 ── 这也不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我们可以帮忙缓解一点压力,透过这个计划我们希望能让人们注意到这不该是我们的目标,而是欧盟的。

译者:HLLee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