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于在卡达的尼泊尔移工,2022世足赛是一场迎接死亡的比赛

这位尼泊尔移工在卡达世足兴建过程中,因「工安意外」而死亡,照片为其兄所摄。照片来源:盖尔‧奥兰斯敦(Gail Orenstein)。  版权:狄摩提斯网站(Demotix) 2012年2月20日

这位尼泊尔移工在卡达世足兴建过程中,因「工安意外」而死亡,照片为其兄所摄。照片来源:盖尔‧奥兰斯敦(Gail Orenstein)。 版权:狄摩提斯网站(Demotix) 2012年2月20日

自从卡达争议地拿到2022世足主办权后,已有上千名印度及尼泊尔移工死于工安意外,去年每两天就有一位尼泊尔劳工丧命。官方说,三分之一以上的工人是死于心脏疾病,卡达因正在准备世足赛不愿透漏太多细节。

三个月前,卡达承诺要调查劳工死亡率不断攀升的原因,并决议在2015年初立新法保障员工,内容包含改革卡法拉外劳控制系统,卡法拉系统为国营系统,可限制劳工的活动范围并无限期绑约。

儘管卡达对人民已经承诺,近两年却都没有公开报导或是调查移工死伤的人数,有鑑于此,许多人担心卡达只是开空头支票。在2014年12月的第一次的劳工权益报告中,卡达称,他们已举办特别讨论会,让员工和雇主一起讨论问题,并且已改善劳工的生活环境,外界抱着高度怀疑的态度检视此报告。

劳工安全的争议已经受到国际足球协会的注意,逐渐形成2022年世界盃贪腐的暴风,协会可能会撤销卡达主办的资格,选择其他适合的国家。

警告: 以下嵌入的影片为劳工受虐及被剥削的画面,包含大体被运回尼泊尔的画面。

一位英国公会律师,同时也是工党执行委员,在推特上愤怒地说:

六点钟的报导指出,在卡达工作的移工生活环境依旧很恶劣,护照被卡法拉系统没收,真的是无法无天。

驻卡达的最后一位尼泊尔大使,Suryanath Mishra,在杜哈的工作期间被召回,因为她告发说,尼泊尔人的工作环境就像是「公开的监狱」,并重申进行死亡原因调查的重要性。Suryanath Mishra同时也在推动劳工加薪,卡达花超过两千亿的钜额投入世足赛,却有很多尼泊尔劳工拿不到薪水,或是一天赚不到一美元

在亚洲内陆偏远地区的贫穷家庭并不期望能改变现况,这些人们依旧收到远方像礼物一样寄来的红色棺木,裡头包裹着的是挚爱家人的遗体。

警告: 此连结文章叙述移工家庭的苦境,包含一些令人痛苦的照片。

 

国际足球协会的信誉和责任感逐渐下滑

今年,国际足球协会对于被指控贪污,仅仅释出一份悬而未决的报告,已经许多人开始怀疑国际足球协会的信誉、怀疑他们是否会重新检视他们的承诺。

这恶搞版的FIFA选票看起来很吓人,但却是不争的事实。贪腐牺牲了应有的判断力。

这篇贴文在推特上被分享超过三千次,嘲讽要在冬天举办的世足赛,也强烈暗示FIFA的贪腐。

这篇文章很好,总述了FIFA 2022年在卡达的世足赛多麽令人厌恶、贪腐、有病。

民众们联合抵制世足赛及国际足球会总负责人赛普‧布拉特Joseph Blatter

纪念T来了…#罢免2022卡达世足&布拉特纪念T现正优惠中!#卡达2022#FIFA

 

尼泊尔政府无能为力

卡达拥有约140万的移民,其中40万人来自尼泊尔,位于多哈的尼泊尔大使馆在面对这些批评声浪时,似乎没有甚麽能力帮助这些尼泊尔人,这间大使馆在2000年时成立,且目前没有任务幕僚长。

1996年至2006年间,为期十年前的Maoist暴动让尼泊尔面临难关,尼政府无法为国民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民众拥有一般水平的生活。自1990年起,渐渐有人民因穷困而外移工作,在千禧年之际迅速发展,这样子的趋势袭捲整个尼泊尔。2007年时,尼政府试着藉国外工作法令防止人口外流,为确保工人的权益。

尼泊尔政府曾向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提出报告,揭露儘管现今有这麽多机制保护劳工,例如:移工福利基金会(Migrant’s Welfare Fund)补助因工伤亡的劳工家庭、仅使用拥有政府执照的劳工机构、有专属服务台检查移民允许证。而国际劳工局(Department of Foreign Employment)的部分则会负责管制徵募单位、调查以及调解员工的抱怨及公司诈欺。但这些劳工的权益依旧非常弱势。

然而,国际劳工局似乎并没有对这些移民展现太多同情,更令人震惊的是,当尼泊尔政府提出报告时,国际劳工局手上并没有握有任何大使馆或领事馆的资料,除此之外,被授权救出这些流浪劳工的国外员工促进委员会也只在年会中偶尔提到移工问题。

尼泊尔政府有系统地在做的,就是记录死亡人数、死因、分配补偿及遣送回国的资金,而仅仅透过这些方法是无法真正改善劳工们的生活水准,也无法阻止尼泊尔人到波斯湾继续寻找新工作。

如果尼泊尔人被禁止到国外工作、远离他们经济困难的家乡,亚洲发展银行的经济学家说:「尼泊尔会爆炸。

2010年8月31日,一架飞机正从多哈机场飞往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你可称它为不归路。照片来源:Flickr user @elmar bajora (CC BY-NC-ND 2.0)

2010年8月31日,一架飞机正从多哈机场飞往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你可称它为不归路。照片来源:Flickr user @elmar bajora (CC BY-NC-ND 2.0)

一位深度特别研究在波斯湾以及卡达工作的尼泊尔工人的学者-崔斯坦‧布鲁斯雷(Tristan Bruslé)说,卡达政府及相关公司应担起责任,并确保这些努力让国家致富的员工得到平等的对待。这位学者也提出,这些尼泊尔移民可能听不懂英文也不会说英文,他们在卡法拉系统运作下是非常弱势的一群。

以下的影片,《卡达世足盃》由蓝脚娱乐(Bluefoot Entertainment)所拍摄,这个团队从尼泊尔工人初到卡达时开始摄影,直到他们的棺木被送回尼泊尔。

警告:此影片可能会使人痛苦。

这部影片的评论两极,从充满期待到不怎麽期待。

Anshuman Bhattacharya:
面对这样的状况,人权组织(Human Rights)在做什麽?那些人权组织的人似乎很关心恐怖份子在监狱裡如何被对待,而像尼泊尔移民这麽大的问题,他们好像在逃避责任。

Udeep Shakya:
为什麽国际足球总会对于这次的事件如此安静?假使卡法拉系统被终止,布拉特(国际足球总会主席)和卡达认为他们没办法照管2022年的世足赛吗?没有人验尸。人权组织应该要更强硬,而卡达应该为工人们安排好的环境。当死亡人数出来时,只会有更大的反弹,而这些反弹即将会为布拉特、卡达,以及足球粉丝带来灾难。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应该责备卡达。其中一位民众,黛安娜‧罗佩兹认为是移民的错。

这麽糟的生活环境不应责备于卡达,这些营区会如此不卫生的原因是-人们本身使用过后不清理环境,如果这些人不清理,那谁会主动来清?难道卡达应该要雇用更多的员工,来清理这些同事生活的地方吗?那这样看的话,谁又会负责清理工作是负责清理他人营区的员工的居住地方?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除非他们决定要从自己开始做卫生。

卫报其中一篇文章是关于尼泊尔劳工死亡人数扶摇直上的报导,而在Reddit网站上,其中一位网友的留言获得最高的点阅率2287次,使用者是一位暱称「housebuye」的人。

我们需要队伍拒绝参赛,这是唯一能让改变现况的方法。

这样的观点得到许多人的共鸣,其中包括国外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 Magazine)的资深编辑,丹尼尔‧艾尔特曼,这位资深编辑相信,唯一能够带给国际足球总会真正压力的是球员们,尤其透过他们的代表-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

截至目前为止,国际职业足球协会有公开反对卡法拉系统,但没有提到抵制世足;上个月国际职业足球协会说:「废除卡法拉系统是有关人权的重要议题,这是影响到所有的劳工,也会影响到那些不断往返卡达的球员们。」

同时,请愿「解放卡达现代奴隶」的签署即将到达一百万,目前的数字已经超过八十万个签署。

但是,联合签署会让现况有所不同吗?

有些人争议,世足赛是卡达计画更远大发展的临门一脚,例如国际公司西门子很快就签约了。实际上,西门子得到82亿元的合约,野心勃勃地要在多哈建盖新的捷运系统,同时法国以及英国公司也得到建设与谘询顾问的合约,到处可见庞大的利益存在。

而最后,尼泊尔人民也许会反映出一些事实,上週尼泊尔唯一的国际机场因土耳其航空着陆失败而暂时关闭,导致成千的机票被取消,也许就此拯救了一些生命。而对于那些决定要再买别张机票到卡达的人,也许我们只能猜测他们何时以及会以甚麽样的方式再度回到他们的家乡。

译者:郑媞文
校对:Bamboo Hs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