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斯坦堡能否在过度开发之下被拯救呢?

An installation exhibited at Istanbul Design Biennial. It writes "Construction, my dear Prohpet", and humorously criticized the ongoing construction thirst of the government.

陈列在伊斯坦布尔设计双年展的装置,写着「建设,我亲爱的先知。」讽刺着土耳其对于建设的渴求。

过去十年来,土耳其的土地上已充斥各式的建设:高速公路、桥梁、豪华的饭店以及其他设施,在整个国内以经济发展的名义不断建设中,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堡,就正处于这个「狂乱」发展风暴的核心。

批判人士将这种建设文化评为一种暴力行为。他们认为,如此在伊斯坦堡恣意的建筑水泥丛林,则既有的林地、历史上及文化上具有重要性的场址,以及这个城市本身的精神都面临威胁

以下是一些当地的居民感到愤怒并宣誓要取回他们的公共空间的例子。

种植地遭遇威胁

其中伊斯坦堡市民最为不满的就是缺乏绿地。对他们而言,Validebağ 和Emirgan这两大块植地有着特别的重要性,但如今它们都因不间断的建设计划而遭受威胁。

Validebag是伊斯坦堡面积广大且受保护的绿地之一,它不仅做为许多生物的栖息地(包含候鸟),也是城市里少有仅存的绿地。自去年开始,居民便持续抗争,反对在这里兴建清真寺的计划。

即使法院下达停建命令,清真寺还是一天一天的成形。

此外,Validebag并不是唯一遭受威胁的绿地。近期,住宅发展局(TOKİ, the Housing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发布要将邻近Emirgan植地将近160,000平方公尺的土地售出以建造旅馆及购物中心。

Citizens protest against Mosque construction at Validebag Grove

2014年11月2日当地居民在Validebag抗议兴建清真寺。图片由Avni Kantan(Demotix ID: 6171532)提供。(译注:Demotix为一国际新闻摄影网站)

建商试着安抚民众的情绪并解释建筑并不会影响植地及遮挡Bosphorus的地平线影响景观,但很少人相信此说法。

在Validebag之后现在又是Emirgan,我只是希望土耳其能够爱护绿色土地,这样的要求会太过分吗?

Tarlabasi计划

同一时刻,伊斯坦堡很多地方正面临激进的中产阶级化,为了有利可图的商业计划,一些老街坊已遭破坏。

位于Taksim行政区附近的Tarlabasi即是一例。由于保有历史建筑以及地处市中心,Tarlabasi是伊斯坦堡最有价值的地区之一。在2012年,当这里重新整建之际,很多当地的居民被迫迁出并以低价卖掉他们的房子。

Tarlabasi area of Istanbul undergoes redevelopment project by Soultana Kabouridou. Demotix ID: 2684393.

在伊斯坦堡的Tarlabasi一些区域正面临激进的重整改革计划,而其他地区则被市府官员刻意搁置忽视。图片由Soultana Kabouridou (Demotix ID: 2684393) 提供

那些拒绝妥协并坚持待在原居地的居民必须忍受水、电、瓦斯的断缺、四处散布的垃圾所发出的恶臭,以及市府官员的威胁。

法国摄影师Laetitia Vancon提供了当地家庭的故事(大部分是低收入少数民族),她写道:

座落于市中心的Tarlabaşı,在政府推动的都市中产阶级化过程中被视为地位特殊又棘手的阻碍。根据官方指出,这是个更新计划,但事实上,这完全就是大改造以及重新开发,把伊斯坦堡的建筑遗迹拆除,为了要打造新的商业区域,包含购物中心跟饭店。

在2014年七月,Tarlabasi的居民成功赢得停止土地征收及重新开发的诉讼案,但Beyoglu行政区长,同时也是执政党AKP
(Justice)党员的Ahmet Misbah主张此审判的结果会阻碍都市的现代化。
反对者则指出这种现代化几乎都是让那些和此计划有沾上边的有钱人受益,因为在中产阶级化地区的不动产价格持续上涨。

看来因为中产阶级化而穷困的就只有Tarlabasi及Sulukule的居民。

由于中产阶级化,Tarlabasi的公寓在十年前的价格是五万里拉,但现在却是两百万。

中产阶级化,伊斯坦堡贵族多,赚钱何需靠工作。

Istanbul Stories blog里有介绍许多城市里不同地区的特色,Tarlabasi的故事也有在其中。

古迹的破坏

伊斯坦堡的古迹虽是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但也难幸免于重新开发计划的破坏。具历史性的地标像是Haydarpasa火车站,已被转变成旅馆及购物中心而失去其历史意义。

Emek是土耳其最悠久也最具声望的电影院,隶属于Cercle d'Orient区的一部分,然而最近也被转变成购物商场。

由于政府认为该电影院建筑过于破败且疏于照护,电影院已于2010年被停业,自那时起,人民便动员反对拆除 Emek,虽然建设公司主张他们并非破坏Emek而是把它升级,但民众却认为Emek又是另一个以利益为名义而被牺牲的文化空间。

在2014年,伊斯坦堡的法院决定暂停兴建工程,但一名施工人员的工伤事件明示了法院的暂建命令并未被遵行。

A child carries a banner at the Emek Movie Theater Protest on April 5, 2014. Photo by Görkem Keser. Demotix ID: 4396772.

2014年4月5日,针对Emek电影院改建的抗议活动中,一名孩童手持抗议标语。图片由Görkem Keser (Demotix ID: 4396772) 提供。

Emek电影院的违法改建仍持续当中。

在二月五号,土耳其国家议会,也就是最高行政法院下令限制特定的地区中产阶级化规章的执行,因为这些规章使住宅发展局 (TOKİ) 拥有过多的权力。

很多人民希望藉由这个命令,这个最大,也是最过度开发的土耳其城市可以有个喘息的空间。

译者:Yu Ling Hsueh
校对:Huang Ching-tu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