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ntipas ‘Biboy’ Delotavo 画中的菲律宾工人生活

老者胸前的匕首 (Itak sa Puso ni Mang Juan).水彩, 1978.经许可重製

“老者胸前的匕首 (Itak sa Puso ni Mang Juan).水彩, 1978.经许可重製

为纪念国际劳动节 ,全球之声 特别报导数幅描绘菲律宾劳工的画作。

Antipas “Biboy” Delotavo 为菲律宾着名视觉艺术家,其作品致力于反映市井小民面临的困境。Biboy与其他社会写实主义画家合作,他们描绘1970年代独裁政权下的黑暗面。而Biboy则继续描绘贫穷 、压迫与不义之事对社会所带来的影响。社会大众因其作品而有了不一样的思考面向。

他最有名的一幅画作,为一位年迈的劳工走过一幅跨国公司的商标(请见上图)。有评论家如此形容此画 : 「资本主义对无产阶级残酷的处刑。」

全球之声记者曾问 Biboy 的灵感来自哪裡?Biboy 说:

多数伟大的作品诞生于作者愉悦的心情带来的灵感。似乎我的作品正好相反。我的作品灵感来自社会责任 ,我画了出来,肩上就轻了一点。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灵感。我觉得更像是身为人,有良知的人,需担负的责任。

Biboy 对青年创作者有这样的建议:

你的作品反映了你是个什麽样的人。如果只为了钱或其他原因而画,作品本身会显示出来的。真诚、信仰、热情与才能,永远是留名后世的艺术家不可少的特质啊!

这幅画很能诉说菲律宾工人的漂泊。菲律宾有1千2百万人离开朋友与家庭到海外工作。

飘泊(Diaspora). 油画, 2007.

飘泊(Diaspora). 油画, 2007. 经许可重製 .

艺术学者 Patrick D. Flores对这幅画有以下的评论:

眼前是飘移中的地平线,他们迈开了步伐,一点也不犹疑。
手中行李好似生了根,但他们决意要去,要消失在画布之外。
他们是回来还是离开?
在航站大厦裡?在柏油路上准备赶飞机?他们到了吗?

菲律宾人口有很大一部分从事非正式性工作,如常遭到警方骚扰与滥捕的路边小贩。

禁止摆摊(Bawal Hanapbuhay ). 水彩, 1978.

禁止摆摊(Bawal Hanapbuhay ). 水彩, 1978. 经许可重製.

乡村与都市地区存在巨大的财富不均。许多长期处于贫穷状态下的农民 ,被迫移居都市地区。

无题,油画, 2012.

无题,油画, 2012. 经许可重製.

某位艺评家将这幅画形容为「美国殖民备忘录-提醒大众,百年前侵略者给予菲律宾人的假慈悲,殖民的苦果至今仍未消失。」1898年到1946年间 ,菲律宾曾为美国的殖民地。

听白人的话 (Lead White). 油画, 2011

听白人的话 (Lead White). 油画, 2011. 经许可重製.

在纽约市遭受到911恐怖攻击过后 ,所谓的「反恐战争」,也就是菲律宾与美国部队间的战争越来越频繁。

来自老大哥的礼物:硬汉-约翰.韦恩 (America Gave Us John Wayne). 油画, 2003

来自老大哥的礼物:硬汉-约翰.韦恩 (America Gave Us John Wayne). 油画, 2003. 经许可重製.

有评论家形容这幅画说了个譬喻:「建构于破烂国旗之上的财富,见不得光。」

偷来的人生(Steal Life). 油画, 2008.

偷来的人生(Steal Life). 油画, 2008. 经许可重製.

译者:柯旭铭
校对:Bamboo Hsu
All images by Antipas “Biboy” Delotavo are republished here with permissio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