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不只难民和警方陷入冲突的巴尔干地区

Refugees arrive to transit camp in Opatovac, Croatia, Spetember 21, 2015. Photo by Beata Zawrzel, copyright Demotix.

2015 年九月廿一日难民抵达位于克罗地亚 Opatovac 的中途站。Beata Zawrzel 摄影,Demotix 授权。

九月廿二日星期二东克罗地亚一座中途站的难民和警方爆发小型冲突,官方尚未发布冲突的原因。

根据巴尔干透视报记者 Sven Milekić 报导,冲突过后 33 名难民 逃离了难民营,目前行踪不明。Milekić 也引用克罗地亚非政府组织和平研究的说法,克罗地亚警方使用了催泪瓦斯,造成至少两名儿童受伤,他们正在红十字会接受急救。

与此同时巴尔干半岛几个国家的领袖正在几个层面上讨论这场难民危机,而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关系越发紧张。

Hungarian military seen patrolling the border beside the newly built fences to control the flow of refugees crossing into Hungary. Photo by Geovien So, copyright Demotix.

匈牙利军人在边界为了控制难民涌入而新建的围篱旁巡逻。Geovien So 摄影,Demotix 授权。

匈牙利政府为了阻止难民涌入决定在数段边界建起围篱,这么做对于缓解紧张状态毫无帮助。

在 Beremend 边界建造围篱( 照片来自 Eugen Husak)pic.twitter.com/VrlL9qr3FT

— HRT Vijesti (@hrtvijesti) 2015 年九月廿一日

克罗地亚总理佐兰.米拉诺维奇在九月廿三日的记者会中「警告」塞尔维亚政府,「反对克罗地亚就是反对欧盟」。他表示:

克罗地亚是欧盟成员,塞尔维亚即使想也不能采取对克罗地亚不利的行动,因为他们和欧盟有协议。塞尔维亚做什么、想做什么对欧盟不利的行动,我相信他们不会真的做出来。

米拉诺维奇的声明惹恼了塞尔维亚外交部长伊维察.达契奇,他对此回应:「克罗地亚还没从问题中学到教训,米拉诺维奇持续向塞尔维亚挑衅」。

塞尔维亚总理亚历山大.武契奇也称克罗地亚决定暂时关闭和塞尔维亚的边界「严重侵犯塞尔维亚和欧盟签订的协议,是绝对的独断独行。」

一些分析师和国际社群成员开始争论欧盟是否夸大了中东难民涌入的危机。批评者认为欧盟制定计划解决危机时未能和其他受到影响的非欧盟国家合作,对本已混乱的巴尔干地区来说等于火上加油。

格拉兹大学东南欧研究所教授兼分析师 Florian Bieber 为巴尔干透视报撰写了一篇文章,从巴尔干地区的观点来看欧盟对危机的处理:

政府对难民的反应造成的伤害巨大。数周间这个地区的边界是十几年来控制最严格的,甚至被关闭。

难民迁移路径上的巴尔干国家反映出德国和其他欧盟国释出的矛盾讯号,在欢迎和拒绝之间摇摆。

这些国家作出的不同反应给双边关系带来压力,尤其匈牙利和南边的邻国之间,以及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之间。

另一名欧洲外交政策专家 Fredrik Wesslau,他也是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大欧洲计划主任,在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官员间的冲突前两天发表的文章中呼吁大家注意这些问题:

每天估计有两千五百到三千名难民进入马其顿和塞尔维亚境内。巴尔干地区的难民总数越是上升,越多国家加强了边境管制。关闭边界竖立围篱会引起骨牌效应,造成这个地区的国家之间关系更加紧张,和欧盟会员国之间的争吵。

在难民危机爆发前在巴尔干地区待过一阵子的自由记者 Jorgen Samso 创造了一个也许是最贴切的词汇形容穿过巴尔干路线难民的体验:「巴尔干国界滑步」。难民们踩着这个最新流行的舞步,从一个国界移动到另一个国界,没有退路。Samso 在 Politico 网站上描述 早已深陷绝望的难民如今面对的混乱:

混乱已经渗进往北方比如德国前进的难民中。即使有智能型手机可以接触新闻、社群媒体和地图,难民还是跟不上事态发展。

欧盟领袖间的意见相左越来越明显。Fredrik Wesslau 指出情况还会变糟,而受难民大量入境影响的国家不论是欧盟成员或非欧盟成员,都将依赖欧盟找出解决之道。目前为止欧盟领袖们的决定比起消除危机,似乎在重燃旧日仇恨这点还更成功。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