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当年年仅十二岁的阿富汗男孩跨越九个国度只为逃离战争

Gulwari Passarlay in London. Credit: Leo Hornak. Used with PRI's permission

Gulwari Passarlay摄于伦敦。拍摄者:Leo Hornak。照片及文章经PRI(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同意而使用。

这篇文章及广播报导由Shirin JaafariThe World所撰写,原于2015年10月14日刊登在 PRI.org。而基于内容分享协议重新发布在此。

在美国入侵他的国家之前,Gulwari Passarlay曾是个牧羊人,与他的祖父母在阿富汗群山之中度过他大部分的童年。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然而,一切在美国入侵之后全变了样。

Gulwari回忆道:「我在夜里听到的全是枪、飞弹及飞机的声响。」

在美国军队与由北太平洋公约组织(NATO)所支持的阿富汗军队爆发冲突之时,Gulwari的爸爸与其他五位家族成员皆因此丧生。在那之后,塔利班前来寻找Gulwari与他的兄弟,想以报仇为诱因,招募他们。

他说:「他们一方面积极地邀请我们加入,一方面威胁着我们。」

Gulwari的妈妈为她儿子们担忧。她希望他们能立即离开阿富汗,而计划就是将他们送往欧洲。

因此两兄弟离开阿富汗,并来到了巴基斯坦,但一到巴基斯坦,两人就被分开了。Gulwari当时仅有12岁,独自继续这趟旅程。他这趟长途跋涉的旅程经过了九个不同国家,包括伊朗、土耳其、希腊及保加利亚。

他说:「我用遍了所有你能想到的交通方式…步行、搭飞机、乘车;我置身过地狱,我用我的双眼见证了死亡。」

Gulwari曾在土而其的监狱里度过一段时间、曾被遣返回入境土耳其前的国家--伊朗、也曾好几天没有吃东西的状况下连续走了好几天。他藉由搭便车跨越边境,最后终于靠躲在香蕉货车里,到达了他的第十个国家-英国。

当他终于成功进入英国,Gulwari的苦难却没有因此结束。他说:「整趟旅程真的很艰辛,但是在英国生存跟旅程一样艰辛。」

这起因于他必须证明他的年纪、国家,以及证明他是个难民。

他解释:「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来证明我是真的难民且我需要被保护。」

但Gulwari并没有放弃。被领养家庭收养后,他成功进入学校就读并且非常快速地就学会英语。」现在他21岁,他即将进入曼彻斯特大学(Manchester University) 就读政治与哲学学系。他希望有一天能返回阿富汗并且帮助需要救援的人。

他说:「我的希望就是确保那些像我一样的人不必离开阿富汗,而母亲们也不用将她们的孩子送离身边。」

Gulwari Passarlay写了一本关于他的旅程的书,书名为「晦暗的天空:一个阿富汗流亡男孩逃到英国展开新生活的旅程。」

译者:Stella Peng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