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每天跨越国境的上学路途

During the school week, Arlet Burciaga rides a bus toward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Ciudad Juá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上学日期间,Arlet Burciaga搭公交车前往位于华雷斯城的跨国大桥(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本篇文章及广播内容Kate McGee以及摄影师Miguel Gutierrez Jr.The World撰写,于2015年11月5日刊于PRI.org,经同意授权转载。

起床、着装、收拾功课,有时要打包午餐,这是大部分学生上学的标准流程。但有些位于美墨边境的学生,出门时却得多拿另一样东西──护照,19岁的Arlet Burciaga,便是这样的例子。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PRI.org听故事>>

A view of the Colonia Alta Vista neighborhood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华雷斯城的Colonia Alta Vista近郊一景(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已起床超过一小时,Arlet站在墨西哥华雷斯城家中简陃的厨房里。家中家徒四壁,只挂着一个带有「Feliz」(意指「快乐」)字样的小标志。她的母亲Martha Flores Ibarra正在数钱。

Before she leaves, Arlet's mother, Martha Flores Ibarra, arrives home at 6:30 am after working at one of the transnational maquiladora factories located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Arlet离开前,她的母亲Martha Flores Ibarra在早上6:30回到家中,刚结束位于华雷斯城跨国组装工厂的工作。(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Martha刚上完大夜班,她工作于一家汽车零件工厂,赚取每周45元的收入。同住于屋檐下的还有Arlet的妹妹与哥哥,哥哥也同样在附近的工厂工作。在Arlet离家前,Martha给了她3披索搭公交车、4披索付过桥费,后者回以拥抱及吻别后便出发上路。

6:54 a.m.

Arlet's passes through Colonia Alta Vista on her way to El Paso,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行经Colonia Alta Vista,准备前往德州艾尔帕索。(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离开家门,踏上上学之路。

她住在墨西哥,读的却是美国学校──位于厄尔巴索市,隶属卫理公会教派的私立利地亚帕特森高中。她大可待在墨西哥读书,但从教堂听来关于美国的校园后,决定申请全额奖学金前往就读。而Arlet也如愿获得了奖学金,学校资助她每天往返国境的费用,外加每个月20披索的额外生活花费。

6:59 a.m.

Arlet boards a bus towards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搭上公交车,前往位于华雷斯城的跨国大桥。(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一到站,公交车就来了。街道上人很少,但车上却已挤满了人。

到跨国大桥的路途不长,而Arlet也早已习惯这样的路途,即便她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习惯。「我不觉得习以为常。」Arlet笑了一下表示,「对我而言,过桥一直是大事;那是很不寻常的经验,因为你不知道在桥上,或是在往家中的路途会发生什么事。」

A line of cars forms down Calle Juarez in the early morning at the Puente Internacional Paso Del Norte. The cars are waiting to cross the bridge into El Paso,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早晨位于华雷斯城的车阵,塞于Puente Internacional Paso Del Norte。车辆等着过桥前往德州的厄尔巴索市。(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曾以「全球谋杀首都」著称,华雷斯城在历经2009、2012年的毒品战争后,经济仍在复苏中。然而,位于两国边境的双方人民,都觉得华雷斯城已经是个安全城市,住在华雷斯城以及厄尔巴索市的人表示,大家对于边境的生活有所误解。纵使政治气氛围绕着移民转,但人们仍然一如往常往返国境。

有时候跨越边境会有点困难。像是在911恐怖攻击或是波士顿马拉松炸弹事件发生时,安检会变严、车阵变比较长。在其他时候,就跟高中生一样会漏带东西一样,Arlet若忘记带到护照,当然就过不去。

7:05 a.m.

Arlet pays a 4 peso toll in order to exit Mexico and enter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towards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付了4披索,离开墨西哥、进入往德州的跨国大桥。(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抵达收费亭,「今天队伍很长」她边走边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们得在队伍里。」在桥的底部,悬挂着一个大大的标志,上头写着「Feliz Viaje」,Arlet说那代表「旅途愉快」之类的意思。

几年前,由于得从西班牙文转换为使用英文,Arlet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刻。在她进帕特森高中之前,她只会西语,而且完全没去过美国。「老师跟我讲话的时候,我就一脸『蛤?听不懂』的样子,那对我而言是非常辛苦的时候。」

7:15 a.m.

五分钟后Arlet过了桥,接着前往美国海关。435位在校学生中,有70%的人每天都要跨越国境,其中有一些是住在墨西哥的美籍人士。

其他人,像是Arlet,就是墨西哥人。她跟她的朋友Vicki一起等在队伍里。平时会有一排队伍专门给学生排,但今天没有。

「这不公平,」Vicki说「今天没有那么多海关人员。」

「哪边的队伍排比较快?」Arlet问,「这排还是那排?」

「所以他们觉得有必要,就关了给学生排的队伍。」Vicki径自继续说,没有理会Arlet。

Arlet holds her passport and visa. These documents allow her to cros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tudy in El Paso.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手握护照与签证,这些文件让她能入境美国,在厄尔巴索市读书。(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在队伍前方,有个人被拉到一旁。海关人员检查他的护照,并将他带到另一个房间。「他可能没有合格文件?」Arlet十分好奇,「我觉得他很可疑。」

几分钟后,另一名海关人员示意他们前进,并检查她们的护照。

「要去哪里?」海关人员问

「学校。」Arlet回答

延伸阅读:Global Nation Education

7:45 a.m.

Arlet hands her documents to an immigration officer in El Paso, Texas. This a regular task for Arlet during the school week.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手拿文件交给德州厄尔巴索市的海关人员。这对她而言是上学途中的家常便饭。(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一如往常递文件给海关人员。一旦进入了厄尔巴索,她就全得靠自己。母亲没有护照,所以不能跨越国境。若Arlet在美国境内发生了什么事,她母亲根本过不来,遑论帮忙解决问题。

7:55 a.m.

Once at school, Arlet helps herself to breakfast at the school cafeteria. Students are provided with a breakfast and lunch.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到了学校,Arlet在校内学生餐厅领早餐。每位学生都有一份早餐、午餐。(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抵达学校。一到校她便前往学生餐厅领早餐。帕特森高中提供校内学生免费的早餐及午餐。

8:30 a.m.

After breakfast, Arlet sits in her first period class, and looks over class material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早餐过后,Arlet坐在第一节课的教室里,浏览上课教材。(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第一堂课上英文,她每天上三堂英文课。这周她每科都有考试。

几乎所有在校生都会毕业,然后上大学。帕特森高中与美国的卫理公会大学有相当稳健的连结,协助学生完成申请入学程序,并取得奖学金。帕特森高中的校长Socorro de Anda表示,一个大学学位能够改变Arlet以及她整个家庭的一生。她进而阐述,「我们已经见证许多家庭因为子女就读这里、升上大学,因而脱离了贫穷。」

3:05 p.m.

Arlet wipes a table at the Lydia Patterson Institute. Her work is part of her scholarship.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在学校的擦桌子,她的校内工读是奖学金的一部分。(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学校放学了,但Arlet还没。学生在课后必须留校工读,协助保全或柜台工作,这是奖学金的一部分。

4:21 p.m.

After a day of classes, Arlet and fellow classmates walk towards the Paso Del Nort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El Paso.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学校待了一天后,Arlet跟其他同学步满前往位于厄尔索市Paso Del Norte的跨国大桥。(图经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权使用)

Arlet开始了回家的旅途。在历经三年的每日跨国境通勤后,Arlet觉得很累,但她知道一切是值得的。她说:「我认为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让我有机会接触美国文化,一个对我而言全新的文化,让我的人生有了新奇的经验。」

现在,Arlet即将展开新旅程:上大学。虽然地点仍未知,但Arlet希望学校在美国。如果上了美国大学,那她护照就可以直接放家里了。

在我们的脸书频道Global Nation Exchange、Twitter的@globalnation或是直接联络我们,让我们知道你的想法与点子。


校对:YK Ch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