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变性人前进委内瑞拉国会

11954615_942913065731460_3245681595880271924_n

玛拉·安德里拉(中),在竞选委内瑞拉国会议员时拜票。图片来源:安德里拉的脸书帐号。

就在去年12月7号,汤玛拉·安德里拉获选成为委内瑞拉国会内首位变性人议员

安德里拉而言,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2015年12月6日委内瑞拉国会议员投票用纸上,是象征性的里程碑,这不仅是因为自己是投票史上首位变性人,更是因为在这特定文件上看到自己的性别跟自己的身份是一致的。

安德里拉早在2002年赴泰国做变性手术,且在两年后向高等法院申请变更性别,但在其身分证、护照或银行发行的卡上,显示的名字还是汤玛斯。

过了10多年,她还在等回应。

安德里拉不是唯一例子,也不是最备受关注的案例,这个议题在南美洲的同性恋圈子里散播蔓延开来;另外在国会里,婚姻平等性、身分证上名字和性别的转换及对伴侣的法律保护仍然是不被触及的议题。

在这样的情势之下,还能看到变性人出来竞选着实令人惊讶,安德里拉为反对党人民志愿党(Voluntad Popular )首都选区出线。

安德里拉透过skype告诉全球之声:“在这之前我不属于任何政党,但人民志愿党欢迎我们。”

安德里拉还提到,委内瑞拉国会仍对性别多元化的小众社群有所亏欠。

La situación de falta de reconocimiento en Venezuela se hace más patente cuando se le compara con la realidad de los países vecinos. Toda América Latina reconoce la identidad de las personas trans. En el caso de México, Colombia, Ecuador, Uruguay, Argentina y Chile, este reconocimiento es posible sin necesidad de operaciones genitales. Venezuela se ha quedado tan lejana en relación a la región. Sin embargo, fue el primer país de Latinoamérica en reconocer la identidad de personas trans en 1977”.

委国虽然是第一个在1977年承认变性人身份的拉美国家,但是整个拉丁美洲尤其在墨西哥、哥伦比亚、厄瓜多尔、乌拉圭、阿根廷及智利等国,不经变性手术也承认其变性身份,很显然地委国在性别多元化议题上的步调落后其邻国。

在1998年之前,委国尚愿意承认150份申请性别变更文件,但在那之后,委国就再也没有承认任何身份文件的改变。安德里拉表示,变性议题不受当时社会的重视。

委国在前总统乌戈・查维兹(1999~2013)时代开始了政治变化,在查维兹政府里,某些政治和社群圈尝试将性别议题纳入讨论,却被权力高层所忽视。

安德里拉表示:“不幸的是,查维兹主义兼有军国主义、高比例的福音教派、对人权议题的忽略及马克斯、列宁、史达林主义的训练等等特征,致使信奉查维兹主义的人误解了现今的性别多元化潮流,忽略了对同性社群的承诺。(安德里拉在委国的安德列斯·贝略天主教大学求学及巴黎第二大学求学接受律师训练)

安德里拉认为,政府的立场不能反映委国社会对性别多元化权利的想法,她同时也澄清虽然不是所有同性社群的成员都认同国内的社会主义统一党,但是成员的政治想法也不只单单拘束在一党之内。

El 97 por ciento de las reacciones de la gente en las redes sociales ante el trabajo que estoy haciendo con Voluntad Popular son positivas. Solo hay reacciones negativas de parte de algunos fanáticos religiosos del Opus Dei, grupos evangélicos o chavistas. Ven mi candidatura como una amenaza a la propaganda que ellos han tenido todo el tiempo, que asegura que el reconocimiento de nuestros derechos solo es posible ‘en revolución’. Esa propaganda funcionaba hace siete años cuando en la región no había derechos, pero que ya se ha agotado”.

在社群媒体中,有高达97%的人对我和人民志愿党服务的反应是正向的,只有部分来自天主事工会宗教狂热信徒、福音教派及查维兹主义支持者有负面的声音。毕竟这次我的竞选资格,确定了只有透过改革才能让我们的权利得到认可,所以对他们而言,我的候选资格是种威胁,也许在7年前这个国家没有权利的时候,这个竞选方式会奏效,但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译者:Le@h
校对:T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