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谁在害怕西蒙波娃?一场国家考试让无数巴西人讨论性别议题

Simone De Beauvoir, painted portrait. Photo by Flickr user 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西蒙波娃画像,图片来自Flickr用户thierry ehrmann。CC BY 2.0。

去年十月底,七百万名年轻人必须坐定思考巴西长久以来加诸于女性的暴力行为。这是一个全国高中测验(National High School Exam, ENEM)的作文题目-ENEM是要进入巴西的公立大学所必须经历的指定入学考试。

人文科测验中的其中一题编入了法国哲学家西蒙波娃著作“第二性”中的一节摘录,另一题则引述了同时也是酷儿(queer)理论家的墨裔美籍女性主义学者格罗丽亚.安莎杜亚(Gloria Anzaldúa)。

在看到ENEM的作文题目以后继续答题的女权主义者。

巴西的网络世界在星期日当天就此引爆,女权主义者在推特和脸书上庆祝“史上最自由及符合男女平等的”ENEM。这样看来,想在总成绩中具高比重的作文科目拿下高分,女权主义理论的知识可谓关系重大。但对于那些总爱在网络引战、扰乱女性主义者的人们又是如何呢?

花了一堆时间在网络上抱怨与女性主义议题相关的课文,现在又必须在ENEM的作文上写出这些课文。看.起.来.游.戏.规.则.变.了.噢。

关于ENEM的测验题:不善待女性的家伙是过不了这关的(字面上而言)

这个作文题目并不是“是否存在”,而是讨论“长久以来”对于女性所施加的暴力。这对于那些不同意女性主义观点的人们而言简直是死路一条。

反弹开始

有张照片将考题中的西蒙波娃著作摘录特写入镜并在网络上疯传,它写着:

“Ninguém nasce mulher: torna-se mulher. Nenhum destino biológico, psíquico, econômico define a forma que a fêmea humana assume no seio da sociedade; é o conjunto da civilização que elabora esse produto intermediário entre o macho e o castrado que qualificam o feminino” -Beauvoir, S. O segundo sexo.

Na década de 1960, a proposição de Simone de Beauvoir contribuiu para estruturar um movimento social que teve como marca o(a):
A: ação do Poder Judiciário para criminalizar a violência sexual.
B: pressão do Poder Legislativo para impedir a dupla jornada de trabalho.
C: organização de protestos públicos para garantir a igualdade de gênero.
D: oposição de grupos religiosos para impedir os casamentos homoafetivos.
E: establecimento de políticas governamentais para promover ações afirmativas.

“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是经济上的命运可以决定人类女性在社会上的轮廓;是整体文明造就这种介于男性与宦人之间,所谓被称为女性的人种。”-西蒙波娃《第二性》

在1960年代,西蒙波娃的主张归因于社会运动的崛起,而当时的社会思潮为:
A:从司法行动开始,将性别暴力定罪。
B:对国会施压,来杜绝双班制工作。
C:公共团体为确保性别平等而进行抗争。
D:宗教团体对于同性婚姻的反对。
E:政府政策的建立以推动平权法案。

当然,女权主义者的网上欢腾仍免不了招致强力的反弹,很多网络用户谴责这个在性别及性观点上的“政府灌输”。

其中包括了两名巴西国内极具争议性的国会议员:以无限上纲地为巴西过去军事独裁辩护而著名的Jair Bolsonaro、以及试图立法以“治疗”同性恋者的福音派牧师Marco Feliciano。

Bolsonaro甚至表示所谓的“灌输”比贪腐还糟糕,他引述了执政工人党的言论并重新贴了西蒙波娃测验题的照片:

2015年的ENEM;这里是工人党:“约翰.其.实.不.是.男.的.而且.玛莉.其.实.不.是.女.的。”

图中声明:和贪腐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贪腐更严重的是工人党试图对我们年轻一代所作的认知灌输。他们想把我们变成笨蛋的企图从ENEM(“国家‘马克思’教育测验”;”National Exam of the MARXIST teaching”) 的测验题中显而易见。应该要在2018年,甚至更早些,就用选票把这些混蛋们从国会势力中根除,就像在1964年四月二日时国会撤消对共产主义者若昂.古拉特(João Goulart)的任命一样。

同时,Feliciano也用全部大写发了一个类似的动态来谴责这个“认知灌输”:

明显地对七百万学生进行性别认知灌输:https://www.facebook.com/PastorMarcoFeliciano/posts/739248372881851 … – 不知羞耻!

A meme with Beauvoir's photo was used by several conservative pages. This one reads: "Forget about the fact that I was a Nazi. Keep on defending me on the internet, Brazilian friends"

有张于网络窜红的西蒙.波娃照片被数个保守派网页所采用。上面写着:“巴西的朋友们,请忘了我曾是个纳粹、继续在网络上为我辩护吧。” (图片来源:Bolsonaro Zuero /Facebook

有张于网路窜红的西蒙.波娃照片被数个保守派网页所采用。上面写着:“巴西的朋友们,请忘了我曾是个纳粹、继续在网路上为我辩护吧。”(图片来源:Bolsonarzo Zeuro/ Facebook)

根据BBC报导,西蒙波娃在维基百科上的网络流量从每日250人次增至35,000人。在测验后该页面也经历了多次编修,用户们在上面增加条文并表示这个哲学家写了本“强暴之书”、为了“禁止女性在外工作”的相关法令而努力、和占领法国的纳粹合作,以及为“恋童癖合法化”积极活动。如此“过度破坏条文”的情况使该页面封锁了编辑功能。

一场反西蒙波娃风潮也在现实社会中掀起。圣保罗州内坎皮纳斯市的市议员为了抵抗西蒙波娃,决定发起一个议案表决。在22分钟之内,他们从对“性别思想”的反对扯到了同性婚姻及其威胁,再到“传统家庭”的概念。其中一个议员甚至表示:“他们想对我们强加这扭曲的想法(…)但大多数的人偏好自然法则: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而这个议案已由议会核准。

巴西的性别暴力

巴西社会对于女性的暴力并不是一个左派或右派的问题(或说它不应该是如此),人们应该关注的应该是国内为数惊人的杀人案以及性别暴力。根据公共安全年鉴(Yearbook of Public Safety),2014年间,巴西国内登记有案的性侵事件就有47,646起。这意味着,就算只计算这些有记录的案件,在这个国家内每十一分钟就有一起妇女受侵事件发生。

在84个被列为拥有最高妇女杀害比率的国家之中,巴西也排行第七。2012年度的暴力地图显示,在1990到2010年间,有91,000名妇女在巴西遭到谋杀。去年三月,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署了一项法令,将“杀害妇女”列入巴西刑法中的重刑罪。

但这看起来有希望吗? 在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在巴西看到了一些促进性别讨论的重要进展。

在针对一名参加巴西电视实境秀的12岁少女所写的有色推特文被发布以后,有超过82,000名女性开始以 #primeirossedio(#第一次被骚扰)这个主题标签来分享她们记忆中第一次被骚扰的经验。

在接下来的那周,#MulheresContraCunha(#女生们反对库尼亚)的活动聚集了上千名女性,她们透过网络以及亲上街头的方式来抗议一条法案,该法案要求性侵受害者在取得医疗照顾前必须先经过法医检查、同时也很可能将事后避孕药列为非法药品。爱德华多.库尼亚(Eduardo Cunha)为巴西众议院院长,同时也是上述法案最主要的支持者。

Nearly 4,000 people were in the streets of Rio de Janeiro to say no to PL5069 and to President of the Chamber Eduardo Cunha. October 28, 2015. Photo by Ninja Midia. CC BY-NC-SA 2.0

近4000人聚集在里约热内卢的街上向荒诞的PL5069法案及众议院院长Eduardo Cunha说不。2015年10月28日。图片来源:Ninjia Media。CC BY-NC-SA 2.0。

十一月时,主题活动:#AgoraEQueSaoElas(#女生们的时代来临了)促使数位男性专栏作者、作家及记者腾出版面篇幅给女性同事来撰写性别议题。

随着十一月的新一波抗争规划,这场公民觉醒已经被称为 #WomenSpring (#女性之春)或是 #PrimaveraDasMulheres。对于为平等而战的人们而言,接下来的日子或许仍旧举步维艰,然而局势也似乎正在转变中。

校对:Issac H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