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的渎神指控从何而来?

Cartoon in support of Jabeur Mejri, by Fey

声援Jabeur Mejri的卡通,由Fey所绘

毛里塔尼亚博主Mohamed Cheikh Ould Mohamed因为一篇一年多前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于2014年12月24日遭判处死刑。这是毛里塔尼亚自1960年独立以来,第一桩因叛教处以死刑的案例。

Cheikh在“宗教、虔诚与工匠”这篇文章中,批评毛里塔尼亚不平等的阶级制度,并将自己的行为与先知穆罕默德一生的实践连结。但他却被指控污蔑先知。

毛里塔尼亚反奴隶与种族歧视运动人士Saidou Wane在推特上表示,“这个案例仅仅是企图利用宗教手段,箝制任何欲质疑压迫体制的言论。 ”

一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以“判教”或“渎神”为理由,压制要求改革以及对政治议题发声的声浪,这名28岁青年似乎是政权压迫的另一个受害者。毛里塔尼亚政府判处Mohamed Cheikh死刑,理由是为了保护伊斯兰与先知默罕默德。但事实上,这项处罚看起来比较像是为了保护统治政权免于政治批评。

记者Brian Whitaker,同时也是《没有神的阿拉伯世界》(Arabs Without God)一书的作者,评论Cheikh此案时表示,宗教在毛里塔尼亚已经变成了“政治武器”。

最奇怪的是,触犯判教或渎神罪的人既不是信仰变节者也不是故意毁谤者。在实务上,这些法律与神学几乎没什么关系,多数时候都只是政治清算或者是私人恩怨的手段罢了。

宗教作为“政治清算的手段”

Whitaker的确指出目前阿拉伯世界的普遍趋势。沙特阿拉伯以及突尼斯,两国虽然政治文化迥异,近年来却出现相似的案例。

在政教合一的沙特阿拉伯,宗教与政治的界线十分模糊。于是,质疑现状或批评政府当局的人,可能得面对严峻的宗教指控(而非政治指控)。

在宗教扮演大多数人生活中重要角色的国家里,政权如何排除政治上的反对者与批评声浪?以宗教之名,指控其污蔑伊斯兰教及其先知,将他关进监牢是一个方法,因为这个方式(几乎)没人敢吭声。

Raif Badawi campaign image by Amnesty International.

国际特赦组织(大赦国际)的Raif Badawi救援行动。

去年春天,沙特以“污蔑伊斯兰”判处博主Raif Badawi 10年刑期以及1000次鞭刑,只因为他一个自由沙特阿拉伯的网站,网站有许多批评沙国元老级宗教人物以及宗教警察的内容。这个网站并不关注伊斯兰本身的问题,而是关注特定政治及宗教人物及其行为。然而,Badawi却以侮辱伊斯兰被定罪。

沙特女权运动者Souad al-Shammari在推特上批评沙国的男性监护制,沙国女性在众多生活场合如旅行、工作与婚礼,一定要有一个男性随侧保护。她因嘲笑宗教典籍及宗教学者遭到起诉。.

在突尼斯,虽然没有制裁判教或渎神的法律,网友Jabeur Mejri和Ghazi Beji却因为在网络上发表先知穆罕默德的卡通,在2012年被处以七年半的徒刑。 值得注意的是,Jabeur Mejri和Ghazi Beji只是普通网友而非政治运动人士。

Beji在当局逮捕他之前先逃离了突尼斯,免受牢狱之灾。Mejri则是在做了两年牢之后,今年初因过渡时期的前总统赦免而获得释放

2013年六月,突尼斯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领导人Rached Ghannouchi于华府某个场合提到:“渎神不是罪。可兰经很明确地指出选择的自由:宗教不该强制。”

然而Ghannouchi这项声明是在华府发表而非突尼斯。他为何不在Mejri被关进大牢时,或是在所属政党提案立法处罚“侮辱圣人”时,说出“渎神不是罪”?除了自称突尼斯世俗左派人士外,Ghannouchi并没有支持释放Mejri,因为害怕保守势力反对、背离潜在选票。

可兰经如何定义渎神?

这些政府似乎忽略了伊斯兰教并不鼓励亵渎宗教入罪,而是宽恕容忍之。 事实上,可兰经上并没有针对宗教亵渎订定惩处。

先知莫罕默德与其早期追随者面对时人的迫害、虐待,包括侮辱、嘲笑、诋毁。但是可兰经告诉他们应该忍耐,对于那些亵渎的对话转身不理而非责难他们。

你们必定要从……听到许多恶言。如果你们坚忍,而且敬畏,那末,这确是应该决心要做的事。(第三章第186节)

当你看见他们谈论我的迹象的时候,你当避开他们,直到他们谈论别的事。(第六章第68节)

对于宗教变节者也是如此,可兰经上并没有针对那些改宗或变成无神论者的人,处以世俗的刑罚。 “对于宗教,绝无强迫”(第二章第256节)、“真理是从你们的主降示的,谁愿信道就让他信吧,谁不愿信道,就让他不信吧”(第十八章第29节),可兰经如是说。

可兰经对于宗教变节或者是渎神言论并没有要求任何像是死刑或鞭刑的处罚,这似乎十分明显。然而,毛里塔尼亚、沙特阿拉伯以及伊朗等政府却反其道而行。这样的动机与其说是捍卫宗教还不如说是出于政治需要。

突尼斯博主Khaoula Frehcichi写道:“阿拉伯统治者一副伊斯兰正陷入危机的姿态,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担心政权失势。他们非常清楚,批评宗教制度是撼动政权的第一步。”
译者:王敏儒
校对:Ameli
注:文中可兰经中译采用的是马坚译本。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