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也门:战争两百日

Air strike in Sana'a, May 5, 2015. Photo by Ibrahem Qasim. CC 2.0.

2015年5月5日在萨那(Sana'a)的空袭。照片由亚伯拉罕·卡希姆(Ibrahem Qasim)提供。CC 2.0

“归功”于主流媒体在此议题上欠缺关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截至原文刊登的2015年10月中] 也门已处于战争状态中几乎七个月。事实上,从2015年3月26日沙特领导的干预也门联盟(Saudi-led coalition)开始空袭,在主要海港进行海上封锁算起,已经200天了。那次空袭是为了反抗胡塞武装组织(Houthis,什叶派分支札依德派下的组织)的进一步举动。然而,很多也门人可能对于战争的确切开始日期有不同意见。对于一些人来说,战争从2014年9月21日胡塞武装占领首都萨那(Sanaa)就开始了。

根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UNOCHA)于2015年9月29日发布的最新人权报告,爆炸性武器摧毁了数百栋民宅及基础建设,包括医院及学校;自从冲突爆发,民众被迫撤离家园。以下是有关这几个月战争的数据:

死亡人数:5,248
受伤人数:26,191
国内难民人数:140万
受影响人数:2110万
被锁定的人数:1170万

这份报告也指出,2015年的头七个月,在也门因爆炸性武器造成的死伤人数纪录,比世界上其他地方还要多。很大一部分的伤亡是在人口众多的地方发生。

In Yemen 95% of deaths are due to use of explosive weapons in residential areas

在也门,95%的死亡肇因于在居住区使用爆炸性武器。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推特(UNOCHA/Twitter)

除了过去七个月来的大量死亡人数,也门的基础建设也持续被破坏。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简称为“人权高专办”,OHCHR)提出报告

联盟空袭及遍布也门的地面战争已造成310座民用基础设施部分或完全毁坏,包含160栋民宅、150座公共建设。
53间医疗机构被损坏或受影响。
96间学校毁坏,其中67间散布在18个被影响的省份中,由军事团体使用。
至少15座遗迹在武装冲突中被破坏,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之一的萨那古城。

这些地区不只被联盟空袭破坏,还同时要承受来自胡塞武装的飞弹攻击、炮弹、地面攻击。胡塞武装以及效忠前叶门总统阿里·阿卜杜拉·沙雷(Ali Abdullah Saleh)的军事团体占领部分地区,以便于进行军事行动。

也门的食物和燃料依靠进口以维持人口基本需求──超过90%的食物供给来自进口。战争及联盟设置的海事堡垒造成非常严重的食物、燃料、医药短缺,使得本已十分严重的人道处境更加恶劣。另一方面,根据穆瓦塔那人权组织(Muwatana Organization for Human Rights ,Mwatana)的报导,胡塞武装包围了塔伊兹市(Taiz),阻断饮用水、食物及医药品,同他们曾经在亚丁(Aden)所为如出一辙。随着战争持续进行,人道主义危机也日渐严重,有2100万叶门人(总人口数的80%)可能需要人道救援。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报告,冲突双方(沙特领导的联盟以及沙雷支持的胡塞武装)都已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以及国际人权法。

在第三十届人权会议上,荷兰在其联合国决议草案中要求人权高专办调度联合国特派团,针对也门的人权状况提出报告,确认任何违反国际法的事实及状况存在。沙特阿拉伯阻挡了此一提案,提供另一解决方案,但其方案中欠缺调查机制,无法查出是否有违反国际法的事实存在。

这场战争有着十分惊人的数据,而当然的,也酿成了许多悲剧──关于失去、关于受苦受难的,未被报导的故事。战争夺走了人们的性命、摧毁了家园,也使这个国家的社会结构分崩离析。

支持也门(SupportYemen)正忙于记录冲突是如何在也门社会中造成裂痕:

也门人在推特上使用#200Days#Yemen200DaysofWar的标签,分享他们对于战争的想法。

娜答娃·阿尔-达萨利(Nadwa Al-Dawsari)在推特中回忆,战争如何从胡塞武装占领首都萨那的行动中开始,以及之后胡塞包围塔伊兹、切断饮用水所造成的苦难。

这并不是“战争两百日”,因为战争并不是始于2015年3月26日。它开始于2014年九月,胡塞武装武力占领萨纳之时。

塔伊兹仍在军队包围之下。妇女们四处奔走,希望找到一些能喝的水。

也门时报(YemenPosts),也门最普及的英语新闻来源,在推特上发布了令人忧心的系列文,内容是这场战争造成的一些数据。

5882人于也门战争两百日中死亡。

26250人在也门战争两百日中躲避死伤威胁。

也门战争两百日,100,000次空袭,几乎有30,000人死伤。

71300间房舍于也门战争两百日中毁损

274间工厂、公司于也门战争两百日中毁损

纳赛尔·马卫理(Nasser Maweri)分享了一篇关于战争的残酷及儿童面临的危险的文章。

#200日〈六个月在也门的残酷战争,使百万名孩童置身危险之中〉,文章网址 http://t.co/D5Jw8D05aV,转自 @HuffPostUK

萨迪克·阿尔-卫萨比(Sadeq Al-Wesabi)推测谁这场战争的真正赢家,以及战争对于也门社会造成的影响。

也门战争两百日中,唯一的赢家是武器商、黑市及恰特草商人(译注:恰特草含有一种兴奋物质,有成瘾性。)

两百天以来,也门社会面临更深的分裂,在将来的数年内都不会痊愈。

艾哈迈德·吉哈(Ahmed Jahhaf)分享了很多忍受战争的也门人的所思所感。

两百天的战争、失去、恐惧及从未间断的折磨。

艾哈迈德·阿里·艾哈迈德(Ahmed Ali Ahmed)在下则推特中表达相似的想法:

两百天以来,也门每一件美好的事物都正缓慢地被破坏;令人恐惧的声音犹在耳边,“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阿伦姆·哈山姆(Ahlam Hashem)描述了缺乏水电燃料等基本生存所需物品、宛如倒退至中古世纪的严峻生活条件。

重回中古世纪的两百天。

穆罕默德·阿尔·穆塔希尔(Mohamed Al Muntasir)和穆罕默德·阿尔-哈贾吉(Mohammed Al-Hajjaji)发布有关胡塞武装侵略行动的推特。

胡塞武装绑架了这个国家、使数百万人陷于恐惧及饥饿、屠杀上千人,而他们的狂热信徒正欢欣鼓舞着。

也门战争两百日,胡塞武装持续以战斗之名杀戮、摧毁也门人的财产与灵魂。

希沙姆·阿尔·欧梅希(Hisham Al-omeisy),一位住在萨那的政治评论家,在一篇推特中对于他所有的经历做了个摘要。

在战争两百日后?也门人口84%需要人道救援,5000人以上死亡,社会结构破碎,城市、经济、基础建设被摧毁殆尽。

不论也门的战争还会持续多久,生命的流失、家园的损坏已使国家严重受挫。无论冲突将再持续20天或200天,这些伤痛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都不会消褪。

译者:Tsai Chiayen
校对:T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