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艾吉拉•艾席斐:持续奋斗的流亡教师

Aqeela Asifi

艾吉拉•艾席斐描述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图片来源: 佛凯基金会全球教师奖(Varkey Foundation Global Teacher Prize)/ YouTube

试想一下,你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边缘的科•欠德拉(Kot Chandana)村一个阿富汗小难民营任教了二十三年。然后有一天,你得知了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赞扬过你和你的贡献。艾吉拉‧艾席斐(Aqeela Asifi)是今年全球教师奖(Global Teacher Prize)决选的十位佼佼者之一,她深知这种感受。在该奖项脸书专页上的一段影片中,霍金教授亲自宣布了决选入围名单,艾席斐就名列其中。

竞赛网页上表明,此奖项每年会颁发给一位极优秀的教育家:

全球教师奖的奖金高达一百万美金,每年颁发给一位对这份职业有杰出贡献的优良教师。该奖项是为了彰显并强调教育从业人员的重要性,也为了强调这些人在世界各地的努力理应得到认可与赞扬。

艾席斐在阿富汗的生活非常简朴。她出身于无视各种文化中的挑战、全心支持她的受教权的家庭。她对自己在喀布尔的教职事业感到满足,直到塔利班夺取了政权,让她无以为继。1999年,艾席斐与家人在巴基斯坦得到庇护,希望能有个更明朗安全的未来。

在一个阿富汗难民营中,她开始勇敢不懈地教导阿富汗难民女童。事实证明这是个艰辛的任务,艾席斐很快意识到她面对的群众缺乏让女孩受教育的概念。在与全球教师奖主办单位的访谈中,艾席斐概述了她的经历:

当我问女学生为什么缺席,她们说:「女生本来就不该去上学」。

即便如此,艾席斐锲而不舍地在难民营中创设了一间小教室,她在此任教多年,并荣获许多奖项。她从事这份工作的时间长到她已经开始教起自己第一批学员的女儿了:

我二十年前教过的学生,现在送她们的女儿来学校就读,所以我在教学生的下一代了。

去年十二月,美国卓克索大学(Drexel University)影视管理系的研究生毛丽丽(Lili Mao)远赴巴基斯坦拍摄艾席斐与当地女学生的课堂实录。毛丽丽表示她见证了那些女孩对受教育的渴望,并告诉卓克索大学报社:

我访问了她们学校的一些女孩,她们与我分享自己的梦想。其中一个女孩说她想当老师,这样她就能像艾席斐一样教导其他难民女孩。另一个女孩则说她想当医生来报效国家。

全球受教育权的主要推广者、巴基斯坦裔的诺贝尔奖得主马拉拉•优素弗扎伊(Malala Yousafzai)也连络了艾席斐,并于电话中恭喜她入围全球教师奖的决赛。马拉拉的父亲齐亚乌丁•优素弗扎伊(ziauddin Yousafzai)也以推特送上对艾席斐最诚挚的祝福:

这不是艾席斐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工作成绩特而得到表扬了。 联合国难民署在2015年授予她内森难民奖(Nansen Refugee Award)。惊人的是,艾席斐正同时营运九所学校,辅导共将近九百名学生。

巴基斯坦网民对艾席斐的提名表以热情回应:

其他几位自大约8,000位报名者选出的决赛入围者包含来自巴勒斯坦、印度、美国、英国、肯尼亚、芬兰、澳洲、日本的教师。全球教育与技能论坛(Global Education and Skills Forum)将于2016年三月十三日在杜拜公布优胜者。无论结果如何,艾席斐已用她的教育工作赢得许多人心,而她将不断持续下去。

编注 : 全球教师奖在2016年三月十三日揭晓,得奖者为Hanan Al Hroub。

译者:郑亦安
校对:Lin Kaihsiu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