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妳第一次被性骚扰是什么时候?巴西女性对网络暴力的响应

Imagén: Victor Teixeira/Facebook

图片由Victor Teixeira所创作/经同意取用自脸书。

平均每一位巴西女性在九岁时有第一次被性骚扰的经验。这令人震惊的结果来自于一群名为ThinkOlga的传播者,他们透过推特来汇集超过八万个与该议题相关的极短篇故事,并完成此调查研究。

一切都源自于「小小厨神」。「小小厨神」是欧美热门实境料理秀「厨神当道」的改编版本,以9岁以上、13岁以下的参赛者为特色。前途一片看好的超级厨师们以他们自己的食谱在电视上实时对决,被吸引的观众们则为该节目制作不少梗图以和节目进行互动。虽然有些梗图非常激励人心,但有些却嘲弄了参赛者一把。在暴力、性别歧视和恋童癖无所不包的媒体生态下,小小厨神催生了制作者也无法预见的结果。

12岁的Valentina是其中一位厨艺特别高超而且深受观众喜爱的参赛者,然而她必须在节目中忍受一连串带着性别歧视和恋童意涵的评语。「她有一头金色直发和蓝眼睛。如果她愿意和我发生关系,也许我会成恋童癖?」一段推特评论如此写道。「那位Valentina将会以14岁之龄跻身成为那些色情片里的秘书之一。」另一段评论如是说。

社群网络日渐成为仇恨言论的传播站;不过,同样活跃于网络,创意十足、甘冒不韪并且具组织性的女性团体正起身对抗这令人担忧的现象。

受到小小厨神相关厌女评论的刺激,女性部落客、推特和脸书使用者在 ThinkOlga 网站上以主题卷标#PrimerAsedio (第一次性骚扰)团结起来。

其中一位ThinkOlga的作者Juliana在网站上分享她的经历:

我们在推特创了 #第一次性骚扰(#primeiroassedio) 这个主题卷标。而我,Juliana,在此分享我在11岁被骚扰的第一次经验和其它不断在我童年、青少年时期及青春期发生的案例。

我们鼓励读者们也这么做。这不是一个单纯、毫无痛楚或简单的任务。从妳自己的故事中为自己作主是非常重要的,如此一来受害者终将以受害者的身分被接纳。这不是受害者情节,这是通往改变最重要的第一步。

光10月25日一天,就有超过82,000个响应(包含转推)出现在推特上。部分积极参与者探讨了分享在推特上的其中3,111个案例,并发现每个贴文者第一次被骚扰时的年龄平均为9.7岁。

以下是一个小例子: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历史教授开车尾随我,并且「邀请我」上车。在我无视他之后,我被当了。

@moharamv:我第一次被骚扰的时候才七岁。我的大伯父将他的手伸进我的衬衫里。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以为那是长辈道别的方式。

@amandassfair 九岁。有个男人在我表亲的旧房子前想要强行抓住我。我至今不敢过那条街。

虽然这些故事在推特,脸书和部落格上出现并且被分享出去,但白目网友们又再次出现。他们将女人被强奸归因于她的长相,并且对女性外表人身攻击(「肥」、「丑」、「穿得像妓女」),更甚至声称女生鼓起勇气说出的证词为谎言。

尽管遭受这些攻击,ThinkOlga的Louise Bello提及了他们原活动计划外的意外收获:

Fue increíble, poderoso e inspirador observar la fuerza que tenemos, juntas, de denunciar esse tipo de violencia y como eso da el coraje de simplemente compartir nuestras historias. Nuestra intención es solamente empoderar a las mujeres. Son ellas las que merecen atención, espacio y voz en todo ese movimiento. La campaña sufrió ataques, si, como era de esperar cuando mujeres denuncian machismo en internet. Pero eso no nos desenfocó ni disminuyó la fuerza de la campaña.

看到我们如何一起谴责暴力并且藉这股力量激发了我们发表故事的勇气真是一件不可思议、充满力量而且激励人心的事情。我们一开始仅仅是为了鼓舞女性。这整个行动中,她们值得被关注和一个空间去发声。想然,推行运动遭受了攻击挞伐;当女人在网络上批判大男人主义时,这是可以预期的。但这并未转移我们的焦点,也没有消弭我们的勇气。

网络暴力也是真实暴力

结合传统媒介(如电视及收音机)对网络使用模式进行分析能够帮助使用者在现实生活以及虚拟平台上皆能够反思暴力的本质。

尤其在社群网络爆发出了前所未有、大量而不友善的声音,使我们真的该开始思考网络攻击和侵犯挑衅是如何导致真实伤害

在巴西,强暴的刑罚已经概括在巴西刑法第213条中。如儿童青少年法第241-D条所述,以任何方式表达,且以实行猥亵行为为目的,去诱拐、骚扰、唆使或禁锢孩童,判处一至三年监禁及科处罚金。

即使一些攻击者删除了推特账号,那些讯息截图依旧病毒式的散播开来且成为证据。

根据巴西网络公民权体系 (Brazilian Civil Rights Framework for the Internet),或称Marco Civil da Internet,调解人并不负责或被要求拥有该使用者公开发布内容的先备知识。但若他们接到了辱骂的通知,就必须移除内容或承担连带损害赔偿责任。

如果该推特已被检察官通报涉及辱骂,依法令规定,将会要求公开犯罪者个人资料。而在巴西,这就会列入公共记录。

「有了这个信息,家长就能对他们提出伤害和损失的公民诉讼」儿童及青少年法的专家Ricardo de Moraes Cabezon如此告诉新闻网站Ulo

这项推行运动加深了关于网络暴力与肉体侵犯之间直接连结相关讨论的重要性。这对于追踪施加在女性和其它易受攻击的族群,如LGBTIQ族群、未成年和身心障碍人士的网络暴力来说不可或缺。

在新媒体上的情绪发泄、辱骂和其它形式的虐待对最后接收那些暴力行为的受害者可能会扩大为无法承担的程度。若我们能够致力于道德且尊重地使用这些网络空间,我们终将会有个机会去创造一个更少暴力、更包容的社群。


 

译者:Lin Rui-Ti
校对:廖偲颖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