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医院炸弹攻击,让俾路支省丧失了一整代的律师

Photo from Protest held at National Press Club Islamabad by Awami Workers Party. Photo Courtesy AWP Facebook Page.

人民工人党(Awami Workers Party)及人民国家党(Awami National Party)(联邦支部)在位于伊斯兰马巴德的国家新闻中心前聚集抗议。图片取自人民工人党脸书专页。

8月8日,位于巴基斯坦西南部奎达市的一家医院遭到自杀炸弹攻击, 造成70人死亡;在这起事件发生以后,巴基斯坦的律师们纷纷响应罢工。在这70名死者中,据信至少有30人为律师。根据俾路支省(Balochistan)律师公会的一名成员表示,这些炸弹攻击杀死了巴基斯坦最大、同时也是最穷的省份-俾路支省-一整代的律师。

当炸弹攻击发生时,数十位律师正聚在奎达市(Quetta)国营医院的急诊病房悼念俾路支省律师协会主席Bilal Anwar Kasi。 Bilal Anwar Kasi的遗体在他遭遇枪手袭击后,随即被送往该医院。

巴基斯坦塔利班分支派系「自由人党」(Jamaat-ul-Ahrar)随后宣布对谋杀Kasi以及该起炸弹攻击负责。

奎达市是巴国俾路支省的首府,同时也是各种人权虐待事件以及安全威胁的温床。该省份与阿富汗及伊朗相接壤,塔利班及其它宗派军团皆在此区域活动。长久以来政府对该区域的轻忽、人们对于当地经济发展迟缓的不满以及政治上的紧张关系都是促成当地分离主义乱象的原因。对此,巴基斯坦当局涉嫌实施「强迫失踪」等执法方式,使得该区的政治纷扰更是宛如火上添油。

而这些丧命的律师们,很多人都是其家族世世代代下来,第一个接受大学教育的,而他们也肩负着该省对于公平正义的唯一希望。

「大多数的死者都是受教育的第一代」

在该爆炸中失去众多同事的律师Barkhurdar在其推特上分享这起事件的损失程度:

来剖析这起事件的毁灭程度…我在2010年取得律师执照,并在去年九月进入了俾路支省的律师界…

所以我在担任律师的经验至今是第六年,其中的九个月是在奎达市。在这起爆炸事件以后,和我同一批的所有律师…

不论是在地位上或是在年资上都是名列前百的。我们在这里停一下。 「所有的」,我再说一次,「所有的」…

资深执业律师和大律师们都在今天死了。我的大律师Adnan Kasi去世了,接着,我们事务所里的其他合伙人…

不是死了、受伤,就是至今仍然失踪。这是关乎死伤人数再加上专业经验的损失…

而事务所里年轻的律师们很多都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然而在这起爆炸事件后,因此失业的人数已经破百。大多数…

的死者都是家庭中受教育的第一代。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的亚洲区董事发表声明以谴责这起攻击事件:

这个事件构成对法律界、以及执业律师所持续承受的独立性压力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理性、人性应战胜一切」

在爆炸事件发生之后,巴基斯坦行政和军事的高官都对此发表声明,表示他们相信这此事件之所以发生是为了破坏正在进行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PEC)计划。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包含多个专案的发展计划,专案内容包括建立高速公路、铁路及管线的网络,以及能源、工业和其它基础设施等开发计划,估计投资金额达美金46亿元。该计划最将会连接中国维吾尔自治区内的喀什市以及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Gwadar port)。

对于长期以来都觉得受到国家忽视的俾支路省居民而言,政府官员的评论更是激起了他们的怒火;人权及教育活动家Sajjad Changezi对于高官们的言论感到愤怒:

#俾路支省 的居民们完全被「中巴经济走廊」的拥戴者们所触怒。理性、人性应战胜一切。 #无良的混蛋们

政治运动家Sakander Bhadera觉得当局完全不在乎人命的损失: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担心中巴经济走廊。而死者的大体们反而不够重要。 #奎逵市

退休军官Khalid Munir表示,当局应该聚焦在真正的安全议题而非中巴经济走廊:

继续把重点放在恐怖份子上。在他们被消灭以前,这样的攻击将会持继发生。中巴经济走廊根本不穿过奎达国营医院。 #奎达爆炸

「法律界觉得受够了」

今年6月8日,大律师Amanullah Achakzai、同时也是奎达法律学院的校长在不明狙击手向他的座车射击后丧生。 Achakzai以其极具原则的立场、强调法学院应提高招生的道德门槛、以及从不向政治压力低头而著称。

俾路支省的律师们相信,对于被锁定的律师们而言,Achakzai的谋杀案只是第一起:

目标是杀害 #奎达市 边缘(此指俾路支省)的律师们。从杀死年轻律师Amanullah Achakzai开始,且持续进行中…

上周,一名叫作Jahanzeb Alvi的律师在奎达市啤酒场路(Brewery road)附近被不明武装人士开枪射死

在星期一的医院攻击发生以后,新闻上的死亡人数仍持续增加,律师们宣布将进行为期一周的罢工,以抗议这起杀人事件并要求实际作为:

为我昨天的文章进行更新。这起事件的毁灭程度持续增加中。今天早上我得知我们事务所里的另一位…

合伙人也丧生了。 Ghulam Muhammad。他曾经担任12年的律师助理,直到最近才完成他的法学学士并加入我们的行列…

在法界追悼的同时,当地居民们群聚在一起来协助支援这些失去他们致爱的家庭。活动人士兼作家Usama Khiji正在努力成立一个专为俾支路省法学学生而设的奖学金基金会。他在他的脸书贴文中疾呼:

我想要成立一个俾路支省法学学生的奖学金基金会,来纪念这些在这起无良的爆炸事件中丧生的律师们。如果他们(攻怖份子)杀害我们的知识份子,我们就努力增加知识份子的数量与力量。

我们会需要找到愿意资助的赞助者,以及有此需要、并有心学习法律的俾路支省学子们。

编注:本文作者是Usama Khiji的朋友兼同事,目前正在协助奖学金基金会的成立。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