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衣索比亚夺牌选手在终点线摆出抗议手势

Students mourning at Haromaya University. Photo shared widely on social media.

衣索比亚哈拉马亚大学(Haromaya University)的学生们于2015年12月时集体摆出反政府手势。网路图片。

在里约奥运的最后一个周末,衣索比亚长跑选手Feyisa Lilesa不惜违反奥林匹克运动会(以下简称「奥运」)规则并冒着触怒其母国政府的风险,在完成马拉松比赛以后,摆出了一个具有政治意义的手势,以表示对奥罗莫人(Oromo)的支持。

夺得奥运银牌的马拉松选手Lilesa在冲过终点线前、以及出席颁奖典礼时,都高举双手、摆出交叉手势-这是奥罗莫人及其声援者在面对衣索比亚政府镇压时所使用的抗争标志。

根据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规定,任何带有政治意涵的表态及抗议在赛事期间都是被禁止的。著名的例子为1968年墨西哥奥运时,两位分别夺得男子200米金牌及铜牌的非裔美国人汤美.史密夫(Tommie Smith)和约翰.卡路士(John Carlos)在升国旗奏国歌时,举起了他们手臂所戴着的黑色手套,象征对黑色力量之支持(Black Power Salute),遂遭国际奥委会终身禁止参加奥运会。

Lilesa向记者表示,如果他回到衣索比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因此计划在巴西、美国或肯亚申请庇护。

奥罗莫人自2015年11月即持续进行示威抗议。在衣索比亚最大的行政区-奥罗米亚州(Oromia)的抗议行动起始于学生要求政府停止将首都阿迪斯阿贝巴(Addis Ababa)的范围扩张至其郊外的农田;学生们相信,这充满争议的扩张计划将会导致大量的农民遭到政府驱逐-这些农民大多数皆属奥罗莫族群。

对此,政府表示该开发计划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交通运输、公共建设及休闲娱乐场所等基础设施的发展。

虽然政府目前已取消阿迪斯阿贝巴的扩张计划,但示威者们转而要求政府对于自治、自由及身份认同等更大的议题作出回应。举例而言,学生希望奥罗莫语能够被列为官方语言-奥罗莫语是奥罗莫人所使用的语言,同时也是衣索比亚境内最多人使用的语言,总使用人数在非洲语言中排名第四位。然而,这却不是衣索比亚联邦政府所订定的通用语言。

奥罗米亚地区及阿姆哈拉(Amhara)地区的人皆持续挑战着提格雷人(Tigray)的政权。提格雷人占衣索比亚全国6%之人口,却握有极大的政治权力;而分别占总人口34%及27%的奥罗莫以及阿姆哈拉人在关键的政府职位上则仅有非常少数的席次。

然而,不论是实质上参与或是在网路上响应,「异议」都是不容于衣索比亚的。本月月初,维安部队使用实弹驱逐奥罗米亚地区与阿姆哈拉地区的示威者-根据当地新闻网站及社群媒体,约有100人因此丧生。

2014年4月25日,九名部落客及记者遭到逮捕,并以「透过社群媒体煽动公共动乱」以及「接受国外政府支援」的罪名起诉。这些被拘留的人士都曾在Zone9-一个鼓励政治辩论及讨论的集体部落格-工作。

2015年7月8日及9日,就在欧巴马前往衣索比亚进行历史性的访问以前,其中五名部落客从阿迪斯阿贝巴的Kilinto监狱被释放;2015年10月16日,其余的四名部落客-Befeqadu Hailu、Natnael Feleke、Atnaf Berhane以及Abel Wabela被宣告无罪,其中三名部落客于三天后的10月19日被释放,而另被指控煽动暴力的Befquadu Hailu则于21日时获释。

2016年五月,衣索比亚联邦高等法院以「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宣判一名年轻的部落客Zelalem Workagegnehu五年又四个月的刑期,原因是法院认定Zelalem与「金波特7号运动」(Ginbot 7 Movement)有所连结-金波特7号是一个泛民主政党,于2010年间被衣国政府列为「恐怖组织」。

「衣索比亚政府!我真以你为耻!」

在Lilesa和他的手势登上国际头条后,一名Facebook用户发觉透过奥运赛事,已可一窥衣索比亚的政治现况-打压与偏袒:

里约奥运中的两个政治事件早已揭露衣索比亚政府狰狞的一面。在59名游泳参赛者中名列最末的衣索比亚选手即显现了衣索比亚政府的腐败程度-这名选手入选的奥运入场券是他腐化的父亲所给的(编按:游泳选手Robel Kiros Habte的父亲为衣索比亚游泳协会主席)。现在,马拉松银牌选手摆出了奥罗莫抗争手势,

告诉全世界!衣索比亚境内仍持续对抗残酷的衣索比亚政府。这正是政治议题和奥运的结合。衣索比亚政府!我真以你为耻!

在过重的衣索比亚游泳选手Robel Kiros Habte于男子100公尺自由式预赛中敬陪末座以后,即成为众人揶揄的对象。部分衣索比亚人表示这名选手之所以会入选奥运代表队,全归因于他所属的部族以及他政治上的裙带关系。

有鉴于Lilesa对于归国后的人身安全有所疑虑,衣索比亚人们在24小时内透过网路募集了美金54,433元,希望能够协助他找到庇护

另一方面,衣索比亚政府则公开表示该名选手并不会因为抗争手势而受到惩处,反而「会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受到英雄式的欢迎」。

流亡中的衣索比亚言论自由提倡者、同时也是全球之声协作作者Endalk对政府的上述声明发表评论:

衣索比亚政府在说:快回家吧,回来了我们才能虐待你。 #奥罗莫抗争

— endalk2006 (@endalk2006) August 22, 2016

Endalk接着说:

衣索比亚政府一方面告诉 #FeyisaLilesa,他将会受到英雄式的欢迎,在另一方面却拒绝播映他摆出示威手势的画面

虽然衣索比亚政府发言人恭喜Lilesa获得银牌,但国家电视台并没有播放他抵达终点线的画面。

「为了自由-被捂着嘴的世代呐喊」

人权运动人士Jeffrey Smith表示Lilesa摆出反政府的手势是一个「深具勇气的时刻」:

#FeyisaLilesa赌上生命地向世界揭露 #衣索比亚 残暴及凶狠的政权。这是一个深具勇气的时刻。 #奥罗莫抗争

— Jeffrey Smith (@Smith_JeffreyT) August 21, 2016

自由记者Mohammed Ademo更进一步地夸奖Lilesa:

#FeyisaLilesa在他一生中最大的舞台上传达出极力争取自由却被捂着嘴的世代呐喊。他以行动说明一切。 #勇气

— Mohammed Ademo (@OPride) August 21, 2016

部分舆论表示Lilesa应该要回到衣索比亚,对此,Gebresllasie Kiros在他的Facebook上评论:

要不要回到衣索比亚应该由Feyisa自己决定。我们有数以千计的Feyisa、也还会有更多的Feyisa,因此,最好的作法就是让Feyisa自己决定他需要住在哪里。

Ken Smith补充说明道:

这个国家充满了战争和种族屠杀…,但仍然「制造」为数惊人的奥运选手,尤其是在马拉松项目上。他(Lilesa)应该因为这个手势得到尊敬…应该有更多像他这样的人。

Hani Teshe 写道:

衣索比亚的种族屠杀持续进行中…世界必须知道衣索比亚正在经历什么。

Nardos Kefle观察道

这是里约热内卢奥运最棒的一刻。向衣索比亚男子马拉松银牌得主Feyisa Lilesa致敬。如果42.195公里杀不死你,衣索比亚政府(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也办不到。

「这不是个人意见的舞台」

并非所有人都支持Lilesa。 Nicola Dotto在Facebook表示奥运比赛并非个人意见的舞台:

任何从事政治或宗教示威的奥运选手,不论以何种形式,都应该取消其夺得的奖牌…这是世界『运动比赛』、不是个人意见的舞台…

Lina Aya也表示这个盛会并非「政治橱窗」:

奥运并不是一个政治橱窗。如果你想要做出一些改变,那你应该在你的国家好好地坐下来 & 创造出解决方案。出国参加奥运 & 说谎 & 向外国要求签证 是违反奥运规则的。

衣索比亚学生Gebremeskel  Tesfay Kidanu 希望Lilesa回到衣索比亚并向大众道歉:

他的行动既有罪又肮脏。但我们仍然希望你可以回家,然后向你在不知不觉中忽略的衣索比亚人民们说说你的借口。

有趣的是,早在Lilesa摆出手势前的八月七日,Twitter用户Ashe就在网路上表示,她希望有选手可以在场上摆出这个象征奥罗莫抗争的团结手势:

我希望哪一位 #衣索比亚 奥运选手可以摆出手势、以和这场抗争站在一起。

— Ashe (优胜者) (@Ashe_Q) August 7, 2016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