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当选后第四天,香港议员接获死亡威胁

Eddie Chu talked to the press before he reported the death threat to the police. Photo from inmediahk.net.

朱凯迪向媒体发表谈话,并于随后将死亡威胁通报给警方。照片来自inmediahk.net。

编按:本文作者是朱凯迪的私下好友。

香港立法会选举于94号结束,随之而来的是急速加剧的政治性暴力威胁事件。新当选的议员朱凯迪于98号向警方报案,表明其于选举结束后收到了针对其与家人的「可靠死亡威胁」。

尽管在94号的立法会选举中,朱凯迪获得了比其余所有候选人都还要高的票数,但群众的支持并不能保护他不受到政治性威胁。

作为一名社会运动人士与调查记者,朱凯迪近年一直致力于揭发香港政府、开发商、乡村领导以及三合会(中国的组织犯罪集团)在香港新界< /span>土地开发中的勾结行为。今年五月份,元朗区的一名村领导向朱发出警告,表示若朱继续倡导横州地区17,000户国民住宅的兴建案,那么他将会在94日选举日后受到袭击。

新界原居民是英国殖民政府于1970年代发明的法律术语,指的是在1898年之前便已在香港定居者之男裔后代。该群体之人享有一项特权,那就是假如他们能在新界中找到合适的土地,便有权在其上兴建一栋小型屋宇(俗称丁屋)。原居民们的特权地位,必须经过一群握有当地村落谱系控制权的乡村领导之认可。

这群乡村领导在新界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更经由北京政府的背书,透过在立法会与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的功能界别系统,将这股势力拓展到了政府部门。

朱凯迪则在选前辩论会上,对这些乡村领导的代表权问题提出质疑。 94日当天,朱凯迪遭到两辆汽车的尾随,并且目睹一名男子偷拍朱与其竞选团队成员之照片。稍晚,当地媒体揭露称其中一辆汽车之所有人,拥有长期的犯罪纪录。

除了朱凯迪,另一名来自新界西选区的新当选议员尹兆坚也收到了暴力恐吓信息。这名民主党成员发现,92日有人在他的竞选车辆上浇满可燃性液体,隔天又收到一封内含引爆性装置的信件

出于人身安全的忧虑,朱凯迪及其家人从94日起便不再回到他们平时的家。一条可信的消息来源透漏,三合会已出价悬赏朱凯迪的性命。

在向警方报案以前,朱凯迪于记者会上解释了他的处境(声明稿来自朱凯迪的脸书页面) :

9月4日起,我便一直能意识到这些威胁。我和家人不再回家睡觉,我们甚至都不能回自己的家。我们仍旧相信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然而此刻,一名在新界西选区获得84,121张选票、即将上任的立法会成员,却因为其政治观点而受到生命威胁,无法回到自己家中。我们可以说,此时此刻已无任何法治可言。 […]

我们冀望警方今日能针对这一系列事件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因此,我无法向各位透漏任何姓名与时间。但我能说的是,这些威胁就在邻近之处,且时间也已经迫在眉睫。

香港警方目前正为朱凯迪及其家人提供全天候之保护。

民主党发言人表示,他们相信朱之所以被锁定,是因为他干涉了在小型屋宇发展中所产生的原居民特权非法移转行为。

根据当地的「小型屋宇政策」,新界原居民有权利兴建自己的房屋,而该权利是不可移转的。然而,乡村精英与开发商间进行的私下交易屡见不鲜,而三合会的领头们亦加入这种行为,逼迫原居民们移转其土地权利。

对于这些非法的权利移转行为,香港政府向来睁一只闭一只眼,因为新界的乡村精英与三合会,普遍都效忠于北京政府。

此一冲突并非什么新鲜事。在2013年,三合会动员其底下成员,对香港最高领导人梁振英表示支持,并保卫其市政厅会议免于民主抗议人士的干扰。

94日的立法会选举中,新当选议员梁志祥与何君尧——他们代表的是乡村特权团体和由三合会控制之开发商们的利益——得到了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的祝福。

许多民间组织均发布声明,谴责对于朱凯迪和类似人士的迫害行为,并敦促警方终结此一深深危害法治原则与言论自由的政治暴力现象。

朱凯迪在向警方报案之后,发誓他绝不会屈服于政治性暴力:

我不会向此等政治暴力行为屈服——我会继续实践我在选举中的承诺,去监督政府、让香港变得更好。

在保护香港人民的言论自由、保护我们表达政治观点的自由上,我应该成为一个范例。我们不应在面对任何暴力威胁时退缩却步——这是我对香港人民的承诺。


译者:苏亦亭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