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苏丹共和国会有和平稳定的一天吗?

Some 1,000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IDPs) have been moved to new, cleaner – and drier – accommodations in South Sudan. Photo by Flickr user UNMISS. CC BY-NC-ND 2.0

南苏丹共和国内约1,000名的「国内流离失所者」(IDPs*注1)被安置至更新、更干净也更干燥的住所。图片来源:Flickr 用户 UNMISS。 CC BY-NC-ND 2.0

(*注1:国内流离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简称IDP)是指被迫逃离家园但仍在其祖国境内的人。他们在法律意义上,不属于难民。)

南苏丹共和国的政治状况愈发地不稳定。

七月初,政府军与效忠前任副总统Riek Machar的军队产生了一连串的冲突,造成数百人死亡及上千人于首都朱巴(Juba)流离失所。据传,内战的起因是Machar向现任总统Salva Kiir发动了一场失败的政变。随着暴力及混乱加剧,权力斗争下的政治诡斗更是趋于恶化。

Machar逃离了首都朱巴,并表示除非有第三方军队力量常驻、并协助调停紧张的分裂现况,否则他不会返回。正当联合国以及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on Development, IGAD)准备对于军力部属发表意见时,总统Kiir行动了。他向Machar下了最后通牒,表示若Machar未于48小时内返回首都,将会有严重后果。然而,Machar并未在时限内回到首都。为了履行承诺,总统Kiir撤换了Machar副总统的职位,并由原矿业部长Taban Deng Gai接任。

接来的发展更是顺着造成2013年间南苏丹内战的导火线延烧。 2013年12月15日,总统Kiir指控时任首席副总统(First Vice President )Riek Machar计画叛变,随即移除其职位,此举亦开启了南苏丹-这个世界上最年轻国家-的内战。这场在随后更冲突因种族不合而加剧,两方领导人皆获得自己种族的支持-总统Salva Kiir丁卡人Dinka),而Riek Machar则为努尔人Nuer)。 (丁卡和努尔分别是南苏丹共和国内最大、及第二大的族群。)

2016年2月,Kiir重新任命Machar为首席副总统。然而,同年7月7日,效忠于Kiir的力量与效忠于Machaar的军队再度于首都爆发冲突。这也是自从去年签署和平协议之后的第一场暴力冲突。

害怕于冲突中丧命的Machar再度逃离朱巴,并向邻近的刚果共和国寻求庇护。而后,他在北苏丹的喀土木(Khartoum,北苏丹共和国的首都)接受「紧急治疗」。部分观察家认为Machar正在试图累积同盟,期望得到返回首都的支持,并重新取得其副总统的地位。

但南苏丹恶化的情势为Machar返回冈位之途蒙上诸多疑问。在政府的多次抵抗以后,现在已允许联合国在某些条件下,得于首都朱巴部署额外的4,000名维安军力。资讯部长Michael Makuei Lueth透过媒体表示:「4,000人已是极限,而且其实我们并没有此义务。我们也可以只同意10人。」

South Sudan's former Vice President Riek Machar. Public Domain photo by Voice of America.

南苏丹的前副总统Riek Machar。图片来源:Voice of America

他亦表示政府虽然「同意」,但并未「接受」这样的武力部署。对协议的此种态度反映了南苏丹对于外国干涉的持续抗拒。

此外,总统Kiir声称,让Marchar回归政治并不会带来和平,并且主张应该禁止他再度进入政治圈。美国亦表达相同言论。美国是帮助南苏丹共和国于2011年独立的主要力量,并自7月的内战冲突起即积极干涉,期望达成双方和平协议。美国的南苏丹特使Donald Booth的想法与总统Kiir相同,他认为Machar不应再回复原本的职位。他表示:「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我们不认为Machar回到先前的职位是个明智的选择。」

针对此言论,许多网民认为美国低估了Machar在和平协议上的负面影响:

评论者jubaone是这样回应Sudan Tribune上关于此议题的文章:

Booth的言论是不负责且不幸的。他狠狠地刺了致力于和平的区域组织IGAD一刀。 Riek博士(副总统)有一群支持者,没有他的话事情是不可能简单解决的。 Booth的言论令人火大,并可能会进一步引发冲突。

另一位自称「观点先生」的评论者也有着类似的看法:

总统Kiir声称,其不打算清除任何具潜在威胁的政治对手,(美国驻联合国的)Samantha Power特使、Chris Smith代表,以及Donald Booth特使等外交官员都被他的诡计给骗了。

这个软弱、天真又无知的Donald Booth曾经警告过Kiir独裁不可行。但Kiir将会忽略这些又弱又天真的美国人,并持续进行其独裁计画。

网民Akook则指出Machar长期不在朱巴所带来的后果:

大家都看得出来Kiir之所以要攻击Machar、逼他离开首都,仅仅是因为想要撤换他,而这违反了和平协议。朱巴当局可以贿赂几个美国官员而一夜改变说法,但实际状况仍是相同的,而且Kiir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就算Machar持续远离首都,仍有无数将军准备好要与当权对抗。

那么,这些言论对Machar来说代表了什么?

虽然Machar得到了反政府苏丹人民解放军(SPLM-IO)(*注2)的支持,仍有许多反对他回归的声音;该些反对声浪点明Machar的领导无方,并追究其军队在2011年、以及最近朱巴所爆发的冲突中违反人权的事迹。

(*注2:原执政党军队,2013年12月内战之后苏丹人民解放军分为分裂成效忠政府一派与反政府一派。)

对于Machar身为一个领导人及军队指挥者的失职行为,Gatkuoth Gatjiek在脸书上作出评论:

如果Kiir是个跛脚鸭(*注3),那Riek Machar也没比较好。他身为首席副总统,但似乎从来就没能力控制军队,而且在所谓的「反政府苏丹人民解放军」中,他向来也没有如其同侪般的军队影响力。此外,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先前将反政府苏丹人民解放军中最有经验的将军革职。

(*注3:跛脚鸭又称「瘸鸭」,指一个因任期快满而失去政治影响力的公职人员。)

但在许多人的眼里,总统Kiir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苏丹上奈尔州(Upper Nile state)前州长John Ivo Mounto离开当权并投靠反政府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IO ),其表示政府的腐败以及失能正带领国家走向毁灭。

其他反政府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IO)的成员亦呼吁Kiir总统退位,政府的统治权面临直接挑战。

一个名为Tavia Network的线上社群则呼吁Machar及Kiir总统一起退位,并表示双方都要为南苏丹动荡的局势负责:

该是造成 #南苏丹 崩坏的总统Salva Kiir 及前副总统Riek Machar共同下台承担的时候了。

— TaviaNetwork (@TaviaNetwork) September 8, 2016

然而,反抗此二人的动能是否足以转移南苏丹的权力中心仍有待观察。

在政治人物进行权力斗争的同时,南苏丹人民实实在在地受到其严重后果的影响。这两人的冲突已经造成超过1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更使得75.1万人被迫逃难至邻国。因冲突扩散所衍生的饥饿和疾病问题更让许多人身受其害。 根据报导,童兵的招募人数亦在攀升,光是今年就有超过650个孩子被军队招募。

南苏丹需要的仅仅是和平,但似乎仍遥不可及。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