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前关塔那摩囚犯为了与家人团聚,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绝食抗议

jihad02

吉哈德.迪亚布在乌拉圭首都蒙特维多接受采访。照片截自YouTube

美国军队在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营建了一座监狱,讓他们可以不用经过审判就无限期地拘留战犯。吉哈德.迪亚布(Jihad Diyab)在此监狱当了12年8个月又7天的囚犯,他的余生都要拄着拐杖渡过,而拐杖会一直让他想起那些日子在监狱里受到的折磨。

迪亚布今年四十三岁,之前他被美国政府管控的时候,背部受到了永久性的损伤。今年初迪亚布在乌拉圭接受了访谈,他告诉阿根廷记者,那些很幸运可以离开监狱的囚犯,关塔那摩仍在心头阴魂不散。他说,成功离开监狱的人,「灵魂仍是美国的俘虏。」

因为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与乌拉圭总统荷西.「佩佩」.穆西卡(José “Pepe” Mujica)签订的协议,包含迪亚布在内,一共六名关塔那摩的囚犯(四位叙利亚人,一位巴勒斯坦人,一位突尼西亚人)得以在2014年获释,乌拉圭也愿意收容他们。

迪亚布的家人从叙利亚逃到了土耳其,因为没办法与他们相聚,于是迪亚布在八月中开始绝食抗议。他在9月15日告诉BBC(英国广播公司),会有现在这种状况,都是乌拉圭政府与美国政府造成的。

My health is very precarious. I’m sick, my energy is very low, and I personally hold accountable the U.S. and also the Uruguayan government, if I die.

我的健康状况不太好,我生病了,没什么精力。如果我死了的话,我认为美国政府和乌拉圭政府都要负责。

迪亚布得知家人在土耳其很安全后,9月下旬重新开始吃流质食物。

迪亚布今年六月成为头条新闻的主角,当时他逃离了乌拉圭,越过国界进到巴西。乌拉圭媒体称迪亚布「忘恩负义」、「叛徒」,因为他逃离了让他不再受美国囚禁、还接纳他入国的乌拉圭。迪亚布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行踪不明,最后出现在委内瑞拉的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迪亚布在那里遭到拘留17天,之后被遣送回蒙特维多。

迪亚布的遣送情况一直不明朗,虽然官方主张关塔那摩的前囚犯现在为「自由之身」,实际情况却有些不同。

根据Brecha这家报社报导,乌拉圭显然已经同意美国的要求:已获释的囚犯,在移居他国之前须待在乌拉圭两年。不过乌拉圭高层政府官员一开始否认他们接受这项条件。

无论乌拉圭与华盛顿达成了什么协议,从关塔那摩监释放出来的囚犯只能取得乌拉圭市民证,还是不争的事实,而这表示这些囚犯如果到其他国家旅游是非法的。

时至今日,大众对于前关塔那摩囚犯的看法已经改变,甚至连曾经谈判要释放囚犯的前乌拉圭总统都表示,为了得要持续「外销橘子至美国」以及维持良好双方关系,接纳这些囚犯是乌拉圭要付出的代价。

囚犯抗议

Four of the Six of Guantanamo protest in front of the US Embassy, in Uruguay | Photo: Reproduction/YouTube

「关塔那摩六囚犯」当中的四名囚犯,在乌拉圭的美国大使馆前抗议。图片截自YouTube

抵达乌拉圭的五个月后,「关塔那摩六囚犯」当中的四名囚犯得知华盛顿拒绝提供他们经济援助,遂在蒙特维多的美国大使馆前群聚并发起抗议,不过迪亚布当时并不在场。

这几名男子在部落格写道,他们被丢到一个陌生的国家,没有工作、没有家人陪伴,也不精通当地语言。他们没有接到控告就被关在牢里13年,现在还受到了这种待遇,政府应该要负起责任,提供他们援助。他们在四月表示:

他们(美国)应该要给我们生存工具,让我们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们不能把错推给别人,应该要帮我们找房子、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我们不要求他们要做不可能的事情,比如说我们被囚禁了13年,要他们还我们几年的时光。我们认为这是他们至少应该做到的,或者说,我们起码能提出的要求。

有一部纪录片记载着吉哈德.迪亚布在乌拉圭的生活,Anfibia杂志说道,保障迪亚布释放的协议,实际上只是乌拉圭与美国达成的非正式协议。换言之,目前并没有官方文件明确规定曾经的囚犯应有的权力。唯一能适用在这群囚犯身上的官方文件,是一封由美国国务卿约翰.凯瑞所签署的信,上面条列了六名囚犯的姓名,信的内容写着:「没有资料显示这些囚犯有涉入或策画对美国及其盟友进行恐怖攻击。」

Anfibia的纪录片也调查了其他关塔那摩前囚犯的生活状况,他们定居在欧洲、非洲,很多人也面临了前述类似的问题。其中一名现居中欧斯洛伐克的前囚犯告诉Anfibia杂志:「这不是自由,我们还是被拘留着。我已经离开了关塔那摩,但是这监狱还是一直存在在我心中--无时无刻。」另一位前囚犯在纪录片中说,离开监狱后的生活是「第二个关塔那摩」。

从四月开始,所有在乌拉圭的前囚犯为了获取经济援助,与基督教人类尊严服务机构(西班牙文缩写为SEDHU)签订了协议。只有迪亚布拒绝签署协议,因为他不同意协议中的条件,包括提供住宅及金援,为期两年。迪亚布说,背伤让他无法工作,他也认为协议中的经济援助不够养活他自己,更不用说能帮助到他的家人。

迪亚布是六名囚犯中,唯一一位携家带眷进入到关塔那摩监狱的。整群人当中只有他表示想离开乌拉圭,希望和家人在阿拉伯国家定居。

那么,现在该往何处去?

迪亚布面临到的下个挑战是找一个新家。参议员Lucía Topolansky曾在乌拉圭的独裁时期被囚禁过,他接受了独立日报La Diaria的访谈,他保证政府正在寻求解决办法:

What we have to do is search for a country that accepts him. And this is not just Uruguay's problem or his problem—it's the world's problem.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个能接纳迪亚布的国家,这不仅仅是乌拉圭的问题或是他自己的问题,而是全世界要共同解决的问题。

乌拉圭政府在九月释出了一份声明稿,证实了政府正在寻找愿意接纳迪亚布和他家人的国家。政府官员表示,他们正尽全力帮助迪亚布,同时也要求他停止绝食抗议,要他「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

然而,乌拉圭和其他国家间的谈判却几乎没有进展。

根据维基解密的关塔那摩档案,迪亚布的父亲为叙利亚籍、母亲为阿根廷籍,他自己靠着开卡车在叙利亚生活了许多年。 2002年他在巴基斯坦的拉合尔遭到警方逮捕,过后他住在塔利班所坚守的一栋公寓里,并靠着卖蜂蜜来养家活口。

关塔那摩档案将迪亚布联想为盖达组织成员,标明他为「高危险性」、「高智商」、「对美国来说是个威胁」。他被断定替恐怖组织伪造文件及护照。他在美国被囚禁超过十年,在此之前他从未有任何犯罪纪录。迪亚布否认自己受到的所有控诉。

迪亚布的支持者建立了一个脸书粉丝专页,也在Avaaz发起请愿,要求政府「立即采取行动,找到一个能让迪亚布和家人团聚的国家」。同时,迪亚布重复着他在监狱13年所做的事:等待。他接受了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访谈,并表示:

I didn't want to go on hunger strike, but they have closed the doors on me and left me without any solution and this is the only path that I've found.

我并不想绝食抗议,但是他们断了我的后路,我没有解决办法,绝食抗议是唯一我想到的方法。

经过了54天的绝食抗议后,迪亚布在这周被诊断出有「轻微的昏迷状态」。根据La Diaria这家报纸,迪亚布先前签署了一份文件,表明「即使他性命垂危」,也不要有医疗介入,但过后他还是接受了静脉进食。协助迪亚布进食的医生说,迪亚布目前的健康状况「很危急」、「很有可能突然死亡」。除了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介入迪亚布与乌拉圭政府谈判的调解人员也不再继续接手这个案子。

然而,迪亚布等待回应的同时,仍还在进行绝食抗议。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