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冰岛期望选出「了解自己在为谁工作」的政治人物

2009年1月参与冰岛「厨具革命」的抗议人群。照片由OddurBen拍摄。

2009年1月参与冰岛「厨具革命」的抗议人群。照片由OddurBen拍摄。 (CC BY-SA 3.0)

作者:罗伦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

我和我的家人们正在冰岛一起度过我的离修年(*注1),我一方面写着一堆法律人才会接触到的鬼东西、给我的孩子们一种还在美国的感觉;一方面见证着一场伴随着即将到来的国会大选(10月29日)而来的政治斗争。

注1:「离修年」(sabbatical leave)或译作「教授休假」,系指大专学院提供其教职员工休假,使他们有时间从事研究或作教学再训练。此「离修年」制度由美国哈佛大学的校长Charles Elliot于1880年首先发起,订定了这个每七年一次的教授休假条件。

前情提要一下:各位一定记得2008年那场重创冰岛的财政危机,其严重程度使得上万人聚集于国会前,敲打着锅碗瓢盆以示抗议并要求改革这场革命也被称为厨具革命(The Pots & Pans Revolution)。

部分人士将那场危机归咎于冰岛宪法的失败,并发起一个「群众外包」(crowd-source,注2)的程序来建立一部新的宪法。起初,此程序和政府毫无关联,但国会接着予以承认、并将其转换为具体的提案。该新宪法的价值观将经由随机选出的一千人确认,再由选出的制宪委员会根据那些价值观起草新的宪法。

注2:一般公司行号将工作外包给体制外的人运作,英文叫做Out-sourcing。把Outsourcing的Out改成Crowd(群众),变成Crowd-sourcing,就有着「把工作或者问题发包给网路上的群众帮忙解决」的意思存在。

冰岛人已自500余人中选出25位制宪委员,在四个月内,他们创制新宪的工作必须要公开、公告于脸书、并接受来自全球的批评意见;国会接着将新宪草案交付投票-该投票并不具法律约束性,仅欲询问是否同意以此草案为基础来创制新宪。四年前,已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投票民众同意此草案(纪录片《Blueberry Soup》完整记录了整个过程)。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国会什么事都没做。以该草案为基础来创制新宪的法案进度停滞不前。所有人(至少在国会工作的所有人)似乎都忘了这件事。

然而,巴拿马文件的丑闻以及其后所带连的总理辞职事件,提醒了冰岛人:他们的政府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于是一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并聚焦于国会选举的不可思议的公民运动就这样展开了。

我一直都在观察这场运动的发展。身为一个认为「最急迫的问题是要修复民主制度」的民主主义者,我对这场运动抱持着强大的仰慕(也包括了一点忌妒)。运动的发起者全部都是非政治人物,当然也有一些英雄式的政治人参与其中,例如海盗党创立人乔丝多蒂尔(Birgitta Jónsdóttir)、和左翼-绿色运动(Left Greens)党魁雅各布斯多蒂尔(Katrin Jakobsdóttir),但最关键的投入者都不是想要投入选举的人。这只是一群公民想要拥有「一个知道是在为谁工作的政府」所做的抗争-因为过去四年来,政府忽视应该举办公投的事实,而人们有权针对着个问题向政府提出质疑。

数日前,公民们在社群网站上发起活动以促使选举能聚焦在这个问题上。此运动所传播的讯息是由一个人们所熟知的网路爆红影片所翻拍而成:「现在,你们(议会)听得到我们(人民)吗?」四部影片(两部英语、两部冰岛语)形塑了议题辩论的走向,另外还有一系列共10集、讨论10个新宪主要待议问题的前两部冰岛语影片也在流传。英语版本的影片如下。

这场活动呼吁选民,不管是支持左翼还是右翼,只把票投给那些承诺将批准新宪草案视为下届议会首要任务的政党。目前,海盗党(Pirate Party)、左翼-绿色运动(Left-Green)、社会民主联盟(Social Democrats))和明亮未来党(Bright Future)等四大主要反对党皆已表明将投入此议题,而它们无疑将拿下新议会的多数席次。

如果这项运动成功了,这将在冰岛甚至全世界发挥可观的影响力。规划此运动的组织「冰岛宪法协会」(Icelandic Constitution Society)承诺活动所募集的资金将投入提倡冰岛民主意识的行动当中,不过一切超过活动需求的款项将用于在国际层级的民主行动。

各位能否想像,「你们听见我们了吗」(Can You Hear Us)的活动将被应用于所有民主国家身上? (我已经预约了美国版的「你们听见我们了吗」活动了)。我最喜欢的口号源于它们的其中一支影片:「我们讲的是在地的事,但民主是全球的事。让我们来告诉他们民主的意义吧。」

此次选举可能成为民主改革中一场罕见的胜利,一场能激发更多人的胜利。

而我,已经被说服了。

罗伦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为美国学者、律师及政治行动者。本文其中一个版本业刊登于网志发布平台Mediium。此版本刊登于以下连结: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译按:

2008年10月,金融风暴导致冰岛经济崩盘,前三大银行Kaupthing、Landsbanki及Glitnir遭收归国有,冰岛货币克朗(Kronor, ISK)币值因此狂贬,冰岛政府转而向国际货币基金(IMF)及俄罗斯等国求援,并使冰岛是否应加入欧盟与欧元区等议题再度浮上台面。 2009年1月,冰岛政府在各方压力下,总理宣布由独立党和社会民主联盟组成的联合政府垮台。社会民主联盟与左翼-绿色运动在随后的国会选举中赢得过半席次,新的国会于同年7月即表决通过授权政府与欧洲联盟展开入会谈判,但此议题由于各党派难以达成共识,遂于2014年由政府宣布放撤回申请公文。

冰岛人在一连串的国内外危机之下,决定起草新宪法,让他们的国家摆脱国际金融和虚拟货币的网路。 2010年,由25人组成的制宪委员会成立,在经过咨询式复决权公投之后,在低于49%的投票率下,有三分之二的投票民众表达了对该份「众包宪法」的支持,但修宪一事此后便没有太多进展。随着2016年4月巴拿马文件丑闻爆发,身兼进步党党魁的冰岛总理贡劳格松(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辞职,政治素人历史教授约翰尼森(Gudni Jhannesson)赢得总统选举,冰岛已提前6个月、在2016年10月29日完成国会选举,选出新的政府。

根据开票结果,65%的投票率已创下该国最低的纪录。在63个席次中,目前联合执政的独立党及进步党分别取得21席与10席,后者丢掉了一半的席次,显示冰岛人对执政的右派联盟信心大失。而选前声望最高的海盗党也取得10席,成为国会第三大党。由于没有任一政党取得过半席次,冰岛国会因而进入小党林立的生态。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自2013年起就主导联合内阁的独立党,面对获得7席的自由派新生党(Regeneration Party)及4年来国会席位进展神速的海盗党,中间及偏左的各党野心勃勃,右翼这次恐怕会面临很大的组阁困境。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