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睽违两年半, 黎巴嫩终于选出总统

Supporters of Michel Aoun gathering in Beirut. Photo by Hassan Chamoun.

奥恩的支持者在贝鲁特集会。摄自 Hassan Chamoun.

黎巴嫩国会于10月31日选出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出任新总统,结束历时两年半的权力真空。

奥恩现年81岁,这位前军队指挥官在支持者之间素有「将军」之称,他创立自由爱国运动(FPM)并且领导改变与革新联盟(Change and Reform Bloc)。他在首轮总统选举中获得84票支持(当选门槛为86票),在第二轮选举中获得83票(比在简单多数制下65票的当选门槛多出18票),以此当选黎巴嫩第13任总统。奥恩的当选不仅象征该国终于选出领袖,于他个人而言,更是自其于1990年以过渡政府总理的身份被叙利亚军队推翻后,首次重返总统府。在2005年之前,奥恩一直流亡法国。

随着奥恩的当选,全国各地皆有庆祝活动-主要是由自由爱国运动的支持者发起。身兼部落客的黎巴嫩籍「贝鲁特症」(Beirut Syndrome)网站记者Kareem Chehayeb 就记录了贝鲁特的其中一个庆祝活动:

烟花、音乐处处。人们在放声歌唱和狂欢…我的耳朵。
#Aoun #Lebanon pic.twitter.com/EYvJsS7p2P
— Kareem Chehayeb (@chehayebk) 2016年10月31日

从黎巴嫩的传统来看,奥恩的胜利在中东政治和国内宗教派别互动上深具意味。值得注意的是,基于奥恩以前与真主党的紧密关系加上他当选总统的最大阻碍为受沙乌地阿拉伯支持的萨德.哈里里(Saad Hariri),故坊间有批评者指出,奥恩的当选实为伊朗的胜利。事实上,一向对真主党有着莫大影响力的伊朗政府亦的确即时祝贺奥恩当选总统,伊朗最高领袖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甚至宣称「(奥恩的当选)是反抗轴心的胜利」。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 Assad )也于第一时间向奥恩致以贺电。

而哈里里在最后关头作出的「重大牺牲」、为奥恩背书以巩固后者在选举中的优势,令其支持者大为震惊,其中不少更明确表示反对。明显地,哈里里的政治盘算是获得总理一职来维持影响力。正如阿拉伯卫星电视台驻华盛顿分局主任Joyce Karam 所:「奥恩和哈里里的交易出于双方权利和生存的需要,开启黎巴嫩各党以现实考量为基础而互相结盟的先声。」

Karam 亦解释了为何对哈里里的压力是来自阵营内部的忠诚支持者:

司法部长Ashraf Rifi曾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给予哈里里重要的支持,但如今却是哈里里争取地区支持的潜在对手,同时沙特阿拉伯的关注已经从黎巴嫩转移到叶门、叙利亚、甚至是非洲,纵观来说这位前总理的选择实在有限;转而支持奥恩起码能解哈里里的燃眉之急,甚至短暂地保住他的政治前途。

但这并不一定是普罗大众的看法。当地没有能以科学手法呈现民意的社会调查,主观上一般认为黎巴嫩基督徒普遍支持奥恩,尤其在他获得前对手黎巴嫩力量(Lebanese Forces)Samir Geagea的背书后。

华尔街日报黎巴嫩籍记者Maria Abi-Habib表示,奥恩当选的主因是「获得压倒性基督徒支持」而非地缘政治的策略。这种「基督徒选票」现象常会被采纳入政治分析,尤其是当总统一职只能由基督教马龙派(Christian Maronite)教徒出任时-这是黎巴嫩广受批评的告解式制度(Confessional System)的一部分,旨在维持国内各宗教派系的「均势」。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态,黎巴嫩籍博客Ramez Dagher 于10月21日在政治博客Moulahazat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米歇尔.奥恩如何成为总统?」。在洋洋洒洒五千字中,他总结他自己在过去三年内发表二十余篇政治评论-他主张黎巴嫩的政治联盟不过是地区局势和国内动乱所造就的短暂现象

他认为必须注意的一点是黎巴嫩自2009年开始就没有举行国会大选,所以投票选出奥恩的国会严格来说是不具合法性的。基于此,Dagher 提出:

2016年黎巴嫩总统大选根本就毫无民主可言。新总统任期到2022年,却是由2009年的国会选出。任何当年未足21岁的人根本无法在国会选举中投票,故所有今年33岁、或更为年轻的人在2022年以前皆不能决定何人入住总统府。

就算是对那些在2009年选出国会议员、籍此间接选出总统的人民,他们当年是在完全不一样的国内外环境下,在两个政治集团中择其一:当年未有叙利亚内战、未有阿拉伯之春、未有伊斯兰国、真主党依然与以色列为敌而不是在叙利亚与以色列作战、3月8日联盟和3月14日联盟在2008年到2009年只曾共同执政一次而非像后来合作三次(2008-2009, 2009-2011, 2014-2016)。

当年更没有垃圾危机、反垃圾抗议、新兴政团。再者,你不能一方面发动流会直至国会让你当选、另一方面却宣称选举合乎民主原则-尤其是当推举你的现届国会并不合宪的时候(根据宪法法庭的判词)。

在总统选举的不久之前,社交媒体流传一段短片,在影片中奥恩表示国会并无合法性、因此无权推选总统,此番话系其在2015年7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讲出,他随后在2016年3月又重申了一次。

这段短片由《你!臭! 》运动上传,这个团体曾在2015年夏天领导反垃圾和反贪污抗议。这个团体在脸书用的标注”#كلن_يعني_كلن” (「全民就是一切」 和 「他们全都贪污」)在示威期间亦广为流行。

何其无耻,对黎巴嫩人民撒一个无耻的谎言。注意:此为原话,并非虚构。

- 2016年7月7日新闻发布会,OTV频道(该频道由自由爱国运动拥有)

选举日马戏团

愤怒的黎巴嫩人在网上嘲弄各种选举,将之形容为马戏团。其中一个令人不禁莞尔的片段是国会议长Nabih Berri在总统选举期间不断要求国会议员回席、直斥国会议员行径有如「一大群流氓」的画面。

其中一位推特用户分享了一段录自黎巴嫩新闻台Al Jadid的短片,影片中,一群国会议员正在混乱中互相调笑。半岛电视台阿拉伯分部也分享了类似片段:

议院院长Nabih Berri就像一群漫不经心的学生的校长!
pic.twitter.com/CG0335HZD9

国会议员Walid Joumblatt 是以德露兹派教徒为主的进步社会党(Druze Progressive Socialist Party,PSP)的领袖,同时以相当奇怪的推特发文习惯而闻名。他在总统选举投票时上载了古罗马时代的图片:

投票现在开始。

领袖万岁。

两轮投票衍生不少笑话。一名国会议员票投虚构人物「希腊人左巴」,另一名国会议员则投了黎巴嫩歌手兼模特儿Myriam Klink(她是奥恩的支持者)。

奥恩赢得了今日在黎巴嫩国会举行的总统选举,但「希腊人左巴」获得一票。 😂😂😂pic.twitter.com/QZquJ2Zlxc

— Walid (@walid970721) 2016年10月31日

Mryiam Klink占领国会#Lebanon pic.twitter.com/IcSXLdPNxz

— Ahmad M. Yassine (@Lobnene_Blog) 2016月10月31日 

如同黎巴嫩新闻网站Newsroom Nomad的Nadine Mazloum所言,这次选举远在举行之前已经紧紧与贪污拉上关系。

两名国会议员不该获准进入国会,但是,唉,为了达成共识,他们还是进入了。

第一位不应进入国会的是Issam Sawaya,据报,他在2009年当选后不久即已经离开黎巴嫩,今次回来纯粹是为了在总统选举投票。第二位是备受争议的Okab Sakr,他在卷入2012年叙利亚军售案后离开黎巴嫩Sakr 回来​​投票,却对军售丑闻只字不提。

我不知道你们有否研究国会议员的职责,但就我上次查阅所得,他们的责任是代表人民。如果他们不能履行职责,最好的办法是辞职让贤。

奥恩的总统任期在困难中开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黎巴嫩的未来。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