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廷巴克图-为历史遗迹伸张正义,却仍忽视受性侵妇女

位在廷巴克图的金阁赫柏清真寺(mosquée Djingarey Berre)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颁定的世界遗产。照片来源 MINUSMA/Marco Dormino 2013 - CCBY。

位在廷巴克图的金阁赫柏清真寺(mosquée Djingarey Berre)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颁定的世界遗产。照片来源 MINUSMA/Marco Dormino 2013 – CCBY。

身兼部落客的马里记者Georges发出一项沉痛的呼吁,谴责该国在精心修复古迹的同时,马里以及国际司法单位却全然忽略了因性暴力相关案件而受害的妇女。

Georges在他名称甚长的部落格《微笑吧,用一杯茶看透世界种种》(暂译,AU GRIN Il se dit beaucoup de choses autour d'un verre de thé)中发布了《听啊,廷巴克图:她们就如同这些陵墓遗迹一般无辜》一文:

如果您有在追踪国际新闻,您一定知道马里的圣战士马蒂(Ahmed Al Faqi Al Mahdi)遭判监禁九年的消息-国际刑事法庭(ICC)认为,他因于2012年参与了损毁廷巴克图内的西蒂雅哈清真寺(mosquée Sidi Yahia)9个圣人陵墓而有罪。马蒂因而成为马里北部武装占领期间首位被判刑的罪犯。

然而,他的罪状可不止摧毁文化遗产。马蒂所属的占领马里该地区的武装团体,同时也对各年龄层的女性犯下了强奸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罪刑。但司法机构却无视这些共计171起已报案的性暴力事件以及113则投诉。这些受害者和西蒂雅哈清真寺等遗迹一样无辜,但谁却受到更多的关注呢?

被摧毁的文化遗迹已经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助下进行修复。唯一仍在修复中的,是已由廷巴克图当地望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与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MINUSMA)代表于20169月共同资助重建工作的西蒂雅哈清真寺大门…我并不是说修复这些被视为人类共同遗产的文化资产不重要,其实我对于能替廷巴克图的建筑物伸张正义感到欣慰,但我们不应自满于这样的成就而止步不前啊…

Georges在叙述完马里北部被占领的事实之后,他继续指出圣战团体与其他武装团体犯下各种型态的性暴力犯罪-最主要是强暴罪:

就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于2012年针对马里人权状况提出的报告所言,非营利组织「争取非洲妇女在法律及发展上的地位」马里分部(Wildaf-Mali)通报了171位来自马里北部的性暴力女性受害者。根据该组织马里分部主席Bintou Bouaré表示:「在这171名女性当中,113已同意提出申诉。然而在过去三年间,首都巴马科(Bamako)的首席检察官只听取了30位女性的证词。」

为了更清楚地阐释马里北部受性侵女性的社会处境,Georges又补充说道:

性侵害在马里是一项禁忌的议题。在社会的压力之下,受害者只得封起嘴巴,闭口不谈。在171位受害女性当中,就有58位不愿意提起申诉。Widaf-Mali的主席Bintou Bouaré便告诉我:「部分受害者认为她们必须为自己的命运负责,其他受害者则是因仍与不受管控的加害者住在同一社群中,往往惧怕出面指证。」


译按: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让整个中东地区陷入至今仍难解的混乱。2011年利比亚总统格达费(Muammar Gaddafi)政权在这场茉莉革命中被推翻,北非撒哈拉地区最大的掌控势力宣告瓦解,许多移民和佣兵于是自利比亚返家,连带使得武器与军事技术都被带回他们的家乡,其中便包含马里。

20121月中旬以来,由于马里政府无法有效因应该国北部分离主义游牧民族图阿雷格(Tuareg)的武装袭击,2007年以68.3%得票率连任的杜雷总统(Amadou Toumani TOURE)322日(总统选举的五周前)遭叛军推翻。叛军控制了总统府及国家电台,解散现有政府机构,暂停执行宪法,国家陷入内战。

20131月中旬起冲突加剧,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法国则派驻军事武力支持马里政府军。由于图阿雷格族内的激进派伊斯兰卫士(AnsarDine)不满足于在北部独立建国的愿望,更希望要在马里建立依伊斯兰律法(Sharia law)治国的神权国家,因此和盖达组织马格里布伊斯兰分部(al Qaeda in the lands of the Islamic Maghreb, AQIM)等激进组织合作,在马里境内的伊斯兰圣城廷巴克图等地实行严格的伊斯兰律法,古迹饱受摧残。

国际刑事法院受马里政府之托展开调查后,起诉下令破坏古迹的伊斯兰卫士成员马蒂(Ahmad al-Faqi al-Mahdi)。马蒂被控于2012630日至711日间参与遗迹破坏行动,并已于2016822日向国际刑事法院认罪,同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忏悔。专家认为,此案意义在于,经历了众多震惊国际的遗迹遭毁坏事件之后,这是国际刑事法院首度将破坏历史文化遗迹列为战争罪与否进行起诉与审理。

然而,伊斯兰卫士和其他激进团体同时也对被占领的马里北部女性犯下强奸罪及其他性暴力犯罪。根据,非营利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早在20124月就已有相关案件的纪录,但各组织皆否认自己的成员有参与这类的性犯罪。值得注意,图阿雷格族其实是少数没有女性蒙面传统的伊斯兰民族,女性家族地位也在男性之上,只是主导社会事务的权利仍掌握在男性手中,并不能将之视为「女权」社会。因此,即使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1月在大会提出的报告(A/HRC/31/76中,清楚指出那些在马里的不人道案件件数以及受害者遇害的情况并提出「应采取零容忍政策」的建议,受害女性不敢出面指证加害男性的情况,依然如部落客Georges该文所言,是无法顺利审理案件的原因之一。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