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来自阿勒坡的快讯:「就快结束了」、「记得我们所牺牲的」

One of the many destroyed neighborhoods of Aleppo. Photo sent by Abdelrazzak Zakzouk to Global Voices.

图为阿勒坡城里多数被摧毁的邻里之一。照片由Abdelrazzak Zakzouk于2016年11月29号所摄,并传至全球之声。

阿萨德政府军进攻反政府军占领及包围的阿勒坡城东,与此同时,人权组织及联合国正发起警报。

根据联合国的说明,在撰写此篇文章之际,有超过5万名人民因叙利亚政府军进攻而遭到驱离。伤亡人数因大规模的轰炸而难以确定,不过据估计有数百人。数百人在逃难时被政府军抓住,至少有500名男性至今仍行踪不明。

其他人也发出警讯,表示有超过25万市民受困在东阿勒坡。因为受阿萨德及俄国政府的包围,以及两方空军不断轰炸医院及其他民生公共建设,许多市民的情况相当危急。

无国界医生组织在2016年11月15日报导:

Renewed intense conflict through late November in besieged areas near Damascus and Homs has led to significant increases in mass casualty influxes, says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 Multiple airstrikes hit east Ghouta again today; medics in the area are reporting many casualties, including women and children, but the tally of today’s war-wounded and war-dead is not yet complete.

无国界医生(MSF)表示:11月下旬,在大马士革及霍姆斯附近遭包围的区域,冲突又变得激烈,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今日乌塔大马士革又遭到多次空袭,当地军医表示死伤惨重,其中包含妇女及幼童,但至今战争的总伤亡人数还有待确认。

阿勒坡城東的衛生局於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宣布,所有的醫院都停止營業:

All hospitals operating in Free [east] Aleppo are now out of service due to the systematic and continuous bombardment by the regime and Russian air forces over the last two days.

This deliberate targeting of vital infrastructure has left the besieged and tenacious people of Aleppo, children, women, men and elderly, without any facilities providing healthcare or a change to save their lives. They now face death which has all along been the aim of the regime that left no method untried to eliminate our resolute people.

Dr. Abdul-Baset Ibrahim
Aleppo Governorate Health Directorate

因近两日政府及俄国空军不断地轰炸,阿勒坡城东的所有医院目前全部停止营业。

敌军刻意瞄准轰炸重要的公共建设,没有任何的机构能提供医疗救助给遭到包围的阿勒坡人民,或是做出能让他们活下来的改变,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男人还是女人。

Abdul-Baset Ibrahim医生
阿勒坡卫生局

2016年11月19日星期六,世界卫生组织(WHO)证实了这则声明。

因阿勒坡情况紧迫,联合国叙利亚问题人道事务特别顾问扬‧埃格兰表示,联合国安理会「完全失灵」,无法保护市民。

给叙利亚:我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部(ABC News),193个国家目睹了这个世代最严重的战争。联合国安理会本应保护好市民,但如今该组织却完全失灵。

2016年11月28日—扬‧埃格兰

人权观察组织(HRW)列举了叙利亚及俄国空军用的一系列方法。无庸置疑,许多孩童因反抗军使用迫击炮、火箭,或其他攻击方法而死亡。但叙利亚政府军及俄军用的攻击方法中,「双击行动」最为无耻,此行动执行起来是这样:

They are killed by Syrian-Russian airstrikes in East Aleppo. We occasionally glimpse the results, like the two young boys filmed in an East Aleppo suburb, grieving after the death of their brother after an airstrike in August. Days later, Syrian aircraft bombed the funeral procession. And then they bombed people who came to the rescue.

他们在东阿勒坡遭叙利亚-俄罗斯联军空袭轰炸而死。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景象,像是八月空袭过后,在东阿勒坡的郊区,两个年轻的男孩被拍到他们正在为哥哥的死哀悼。数天后,叙利亚战机轰炸了丧礼,还轰炸了前来营救的人们。

「双击行动」,换句话说,就是先轰炸一地,等待救援团队抵达后,再次轰炸该地。叙利亚及俄国空军的杀人方法还包括使用国际间的禁用武器,如集束炸弹、化学武器等:

They are killed and injured by weapons used in air attacks by the Syrian-Russian coalition. Children have been hurt by cluster bombs, which are banned by the Convention on Cluster Munitions, and by their explosive remnants – like the four-year-old girl, killed when she picked one up thinking it was a toy. Children are victims of chemical weapons, used in violation of the 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They suffer incendiary weapons attacks that have started raging fires and cause excruciatingly painful burns.

他们在空袭时因叙利亚-俄罗斯联军使用的武器而伤亡,孩童遭被集束弹药公约所禁止的集束炸弹炸伤,也有人被炸弹的残骸炸伤,例如一位四岁大的小女孩,认为炸弹残骸是玩具,捡起来后被炸伤而死亡。孩童也是化学武器的受害者,使用化学武器即违反了化学武器公约。他们也遭燃烧弹攻击,使用后大火肆虐,造成极为痛苦的烧伤。

阿萨德政府及俄国政府甚至向城市散布传单,上面写着恐吓的话语:

阿萨德军队今早在东阿勒坡散布传单,传单写着:离开这里,否则你就会被消灭..没有人会救你。

2016年11月29—Fadi Al-Qadi

“This is your last hope….Save yourselves. If you do not leave these areas urgently, you will be annihilated” and they end by saying “You know that everyone has given up on you. They left you alone to face your doom and nobody will give you any help”

「这是你最后的希望….救你自己吧。如果你不赶快离开这些地方,你就会被歼灭掉。」传单最后面写着:「你要知道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你了,他们留你独自一人等死,没有人会帮你。」

一名媒体激进份子报导,因为连续的轰炸,尸体常常长时间遍布在街道上:

给那些询问阿勒坡现今情况的人:街上满是女人、小孩及老人的尸体,而因为猛烈的轰炸,也没有人能接近他们。

叙利亚的民防组织白盔上传了一支影片,展示了近期政府军的大屠杀:

叙利亚民防组织拍的可怕影片,显示了遭驱离的阿勒坡市民,在政府军轰炸Jub Al-Qubeh之后,尸体成了碎块。

2016年11月30日— Riam Dalati

在东阿勒坡境内的激进份子,因为电力一直中断,无法持续向外面的世界更新消息。一位匿名的叙利亚24岁媒体激进份子,告诉全球之声:

I won't lie to you. I gave up. I hate myself for it, they [the regime] killed my daughter and several friends of mine, but I can't go on. The end is near.

我没有说谎,我放弃了。我讨厌自己这样,他们(政府军)杀了我的女儿、杀了我好几个朋友,但是我无法继续了,快结束了。

另一位23岁的媒体激进份子Abdelrazzak Zakzouk,同时也是一位摄录影师,全球之声询问他是否有话对激进份子及这个世界说。

他表示:

I live in the Eastern Ansari neighborhood, in besieged Aleppo. Personally, I am in good condition so far. However, the situation in general is dire. The neighborhood has been subjected to bombings like all neighborhoods in Aleppo. Bombing has become a part of life. Scenes of corpses on the streets and of body parts caused by the bombings and artillery shelling and airstrikes, by the regime and its allies, have become common.

Today, under the bombings and the siege, I direct my message to the Syrian activists and those concerned with the revolution, and I ask them to send out our message that we have sacrificed for and keep on sacrificing. I ask of them to talk to foreigners about the Syrian revolution, given that many of them live in Western societies with the time to do so. And I also ask of Syrian activists to assert the principles of our revolution and our perseverance so that it can continue.

Unfortunately we don’t trust those in charge, or those so-called decision makers. After 6 years of the revolution, which included their assistance to the regime of Bashar Al Assad by offering support to ensure his stay, we are no longer able to even look them in the eye.

The least we ask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world governments is not to forget the 300,000 civilians present in besieged Aleppo. Our worry is no longer food and water. In spite of the siege, the main question on our mind is “will we be able to go back to our homes after leaving them?” And “if we remained, will we stay alive?”

I have taken the attached picture [above] today [November 29], after 13 barrels fell on the Eastern Ansari neighborhood, where I live. The barrel bombs were accompanied with artillery shelling on the area.

我住在受包围的阿勒坡里头,名叫Ansari的邻里东区。我个人的状况目前很好,但是整体的情况很危急。跟阿勒坡所有的邻里一样,这个邻里也是轰炸的目标。轰炸已经变成生活中的一部分,政府军及其同盟军轰炸、炮击、空袭这里,我对于见到街上的尸体及尸块已经习以为常。

在受到轰炸及包围的情况下,今天我要把想说的话说给叙利亚激进份子听,还有那些关心这场革命的人。我想要他们把这个讯息传递出去:我们已经牺牲了很多,而且还要继续牺牲。有鉴于许多人住在西方社会,我要他们有时间就向外国人提起叙利亚革命。我也要叙利亚激进份子坚守我们革命的原则,还有坚忍不拔的态度,这样革命才能继续下去。

很不幸的是我们并不信任那些掌权的人,或者是所谓的决策者。在革命过程中,那些决策者提供帮助来确保巴沙尔‧阿萨德能留任。所以经过了这六年革命,我们不再正视那些人的眼睛了。

我们最后要求联合国以及世界各国政府,不要忘记现在还困在阿勒坡的30万市民。我们担心的问题不再是食物和水。除了被包围之外,我们觉得主要的问题是「我们离家之后还回得去吗?」,还有「如果我们留下来,我们活得下去吗?」

我附上的照片(上方)是我今天(11月29日)拍的,是13桶炸弹落在我居住的Ansari邻里东区之后的情景。桶装炸弹加上炮击,轰炸了这个区域。

在东阿勒坡担任英文老师的Fatemah,以及她7岁大的女儿Bana,他们发的推文在网路上广为流传。以下是11月27日后的几则推文:

军队进来了,我们能真诚说话的日子可能只剩几天。没有网路。请千万千万要为我们祈祷。 – Fatemah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最后的讯息:现在受到了猛烈的轰炸,我想我们再也活不下去了。我们死之后,请继续为还在境内的20万人民发声。永别了。 – Fatemah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今晚我们没地方住,房子被炸毁了,我也陷在瓦砾堆里。我看到了死亡,我快死了。 – Bana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现在受到了猛烈轰炸,正在生死边缘游走,请一直为我们祈祷。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快讯:现在很多人因为猛烈轰炸而死去,我们正在逃跑,我们还在为生命奋斗,与你同在。 – Fatemah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我们现在没有家了。我受了点伤。我从昨天开始就没睡觉了,肚子很饿。我想要活下去,我不想死。 – Bana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这是我们的房子。我最爱的娃娃在我们家被炸掉之后死在这里。我好难过,可是也很开心可以活下来。

2016年11月29日— Bana Alabed

这是我读书的地方,我本来想在这里开始看哈利波特,可是被炸毁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 Bana

2016年11月29日— Bana Alabed

向世界求助:我跟Bana收到了死亡威胁信,威胁我们的人说,因为我们的帐号跟发出去的讯息,叙利亚军队很快就会杀了我们。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我们在此向世界求助,希望大家能为我、为Bana、为我的家人,为了还在东阿勒坡的人做点事情。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请确保在叙利亚军队进攻的时候,我们能安全、毫发无伤地离开阿勒坡。 – Fatemah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J.K罗琳前几天把哈利波特的电子书送给了Bana。在那之后罗琳替一项请愿背书,强烈要求英国议会空投救援物资到叙利亚里头被包围的城市。

#StandWithAleppohttps://t.co/KHtFyPOhFbpic.twitter.com/oid6Sn6KBJ

2016年11月30日— J.K. Rowling

东阿勒坡一位名叫Abdulkafi Alhamdo的媒体激进份子兼老师,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支短短的直播影片,影片中他正在教学生英文,强调学生们尽管受困,还是不断地学习。

现场直播阿勒坡这些厉害的学生。

2016年11月28日

另一位媒体激进份子Ahmad Alkhatib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男人带着小孩逃跑的照片:

跑吧,努力活下来吧。
不管你有没有穿衣服,重要的是在今天阿勒坡历经大屠杀后,你还能活下来。

2016年11月30日— Ahmad Alkhatib

他也宣布他有一位工作是小丑的朋友Anas,遭阿萨德政府军杀害:

我的朋友,他带给东阿勒坡小孩欢笑,今天却在Almashhad邻里被阿萨德政府军的炸弹炸死了😞
愿Anas的灵魂安息。

2016年11月29日— Ahmad Alkhatib

英国叙利亚双国籍的作家及全球之声捐助者Leila Al Shami也在推文写道:

那些逃离法西斯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突袭的阿勒坡人民
可能再也回不了家了

201611月29日— Leila Al-Shami

与此同时,许多不在叙利亚境内的激进份子,运用社群媒体来强调战场上受到的苦,也提醒他们的追踪者叙利亚革命是如何开始的。

美国艺术家兼作家Molly Crabapple在推特中写道:

为了东阿勒坡,为了原本的叙利亚革命。

2016年11月28日— Molly Crabapple

叙利亚激进份子兼作家 @DarthNader在推特张贴了一系列的影片,内容是2011年到2013年的早期抗议行动,以下是其中几个影片:

让我们回朔到不同的时间点:2011年12月30日。那时叙利亚霍姆斯的中央广场正大举抗议。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2年5月:这场在科巴尼地区的抗议行动,充满了库德人和自由叙利亚军的旗帜。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3年4月:拉卡(阿萨德统治后,伊斯兰国统治前)有一场革命性的饶舌表演。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2年6月:大马士革的Kafrsouseh晚间的激烈抗议。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他解释了发布这一系列影片的原因:

華特‧班雅明讓我們知道,即使敘利亞革命失敗了,我們還是必須要記得敘利亞革命,把革命過程記錄下來。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此篇文章為Elias Abou JaoudeSarmad Al Jilane投稿。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