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贪污报告公布后,南非总统祖玛正努力挽救政治生涯

Zuma's compound. Photo by John A Forbes. Relea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南非总统祖玛的私人庄园。图片来源:John A. Forbes,由Creative Commons发表。

南非人用愤怒、震惊及自嘲来回应前任监察官员Thuli Madonsela所发布的“掠夺之国(State of Capture)”报告。该报告显示,总统祖玛(Jacob Zuma)允许住在南非的富裕印度家族-Guptas一氏使用公共资源图利个人,并且影响重大政府决策。

祖玛原先试图阻止该报告的发布,但随即撤回诉讼。

监察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Public Protector)是一个外部官方机构,负责调查南非国家事务不当执行的情形,并在政府之外独立运作。

即使祖玛成功度过两次国会举行的不信任投票(注一),贪污及管理不当的指控仍严重损害其总统地位。

注一:现在国会约有2/3为南非执政党ANC所把持,在执政党支持总统的情况下,不信任动议几乎不可能通过。于今年11/10举行的第三次不信任投票,祖玛亦安然度过。

2014年,前任监察官员Thuli Madonsela发布了“舒适的安控措施(Secure in Comfort)”报告,揭露祖玛及其家庭以安控考虑为由,将税金拿来装修私人庄园。这些所谓的“安控措施”包括游泳池(以防火池的名义建设)、圣牛圈、赛车道、游客中心及露天剧场。

2016年,南非最高法院-南非宪法法庭判决祖玛应返还其私人庄园中与安控无关的装修费用,并由财政部核定相关金额。(注二)

注二:财政部于6月算出之相关金额约计790万南非币(约为美金57万元),而祖玛于9月向银行(VBS Mutual Bank)借款付清。然而此案亦具争议性,由于VBS Mutual Bank有25%的股权为国有银行所有,故有从国家取钱还于国家之嫌。

南非作家兼专栏评论家Max du Preez在推特嘲弄祖玛进监牢的可能性:

期待祖玛事件的共谋及相关受益人已开始一步步地筹划监狱设施的升级。

网民Mpumelo Nkosi也说:

如果祖玛在这场丑闻之后仍然可以留任总统之职,我们就真的是个宪法民主的大笑话。 #StateCaptureReport

津巴布韦企业家兼南非报社大亨Trevor Ncube在推特上表示:

在 #掠夺之国报告(#StateCaptureReport)发布后拜访Robert Mugabe(津巴布韦总统),这对祖玛来说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在「掠夺之国」报告发布后,祖玛随即前往津巴布韦共同主持南非-津巴布韦的两国协议生效典礼。这个近似逃跑的举动并未被网络舆论忽略。

网民Ranier Pretorius在推特上也发布以下的照片,并附上不同立场及轻描淡写的解说文字:

#StateCaptureReport中寻找证据 #HandsOffBrianMolefe(注三)

注三:Brian Molefe为南非国有电力公司Eskom的CEO,在掠夺之国报告中被指控向Gupta家族进行利益输送,并因此于2016年11月11日发布辞职信,其中声明自己并未做错任何事,辞职是为了公司管理利益。Molefe的经营能力出色,上任后有效减少停电状况。许多网民对于他因此受到波及、甚至辞职而感到不满。

非洲民族议会(ANC,南非目前的执政党)的大多的资深官员都曾因致力于结束种族歧视而遭到流亡。对此,网民Unathi Kwazae深感疑惑:

读过 #掠夺之国报告( #StateCaptureReport)之后,我开始怀疑这些ANC的秃鹰们是否真的如他们宣称的,曾经在流亡过程中为这个国家奋斗。

Cover image of State of Capture report.

「掠夺之国」报告封面。

对很多人来说,道歉远远不够。例如,网民Ulrich Vuuren就表示,他希望Madonsela的报告可以促成刑事审判:

那些有罪的人们不需要跟南非道歉、也不需要退位,他们需要被拘留!#StateCaptureReport

网民Karabo Mokgoko则引用了加纳社区媒体红人Jake Amo之言:

#五点前可能会发生的事(#ThingsThatCouldHappenBefore5

Jake会帮助总统草拟退位信。#掠夺之国报告(#StateCaptureReport

祖玛曾发表声明,表示他并不害怕坐牢,对此网民Paul Claassen说道:

@FUNDAmentalSKIL@BDliveSA哈哈哈上次祖玛入狱的时候他与自由斗士们同在,而下一次他将会与小偷们关在一起。

在祖玛于贪腐报告发布后,发表了其第一次的公开声明(注四)以后,网民Yonce表示:

我想这也是件好事,总统祖玛似乎已经准备好在监狱中度过他的晚年了。

注四:祖玛在掠夺之国报告发布(11月2日)后曾发表演讲(11月6日),其中除了提到他并不害怕坐牢之外,也提到对于报告搜集证据方法的不满,并重申自己并未做错任何事情。

在种族隔离期间,祖玛曾经与曼德拉(Nelson Mandela)一起以政治犯的身分被监禁于Robben岛,网民 Andre Timotheus对此写下以下言论:

祖玛说:“我不害怕坐牢”@IOL 罪犯、暴徒、诈欺犯当然不怕进监牢…

另外一名推特用户则希望南非人记得荷兰人及英国人是如何殖民南非的:

我并非想要为Zuma辩解,但大家记得1652年荷兰人及1806年英国人犯下法更加严重的 #国家掠夺(#StateCapture)吗?

网站Black Opinion中的专栏作家Andile Mngxitama将这份报告称为「一团混乱的文件」:

这份由卸任监察官员仓促硬凑的所谓“掠夺之国”报告是一份一团混乱的文件,其中充满逻辑漏洞、明显的拼字错误以及不完整的句子。但这份报告最让人震惊的部分是讼务律师Madonsela(其在当上监察官员之前为律师)选择相信一些明显的谎言,以急切地向Guptas家族开枪,再安上国家掠夺的罪名。

其文中也承诺会提供对于报告不顺的地方做更细节的分析:

在接下来的几天,Black Opinion将会针对报告中逻辑不通的地方提供更详细的分析。我们会着重在重要证人Mcebisi Jonas的证言––没错,就是曾说出Gupta家庭提议要给他6亿南非币以换取财政部长的那位。这个曾经被控告偷窃了曼德拉丧礼基金的男人肯定会拒绝6亿南非币吧? 是时候有人来问问Jonas什么时候要停止贪污了。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