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在柏林,犹太人家庭收留一名叙利亚伊斯兰教徒难民

The Jellinek family in their home in Berlin, with their houseguest, Kinan, a Syrian Muslim refugee (second from left). When Chaim Jellinek told Kinan he was Jewish, Kinan said he had no problem with that.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杰林克(Jellinek)家和他们的新家人-叙利亚难民金南〈左二〉。摄于他们位在柏林的家。当哈伊姆.杰林克(Chaim Jellinek)告诉金南他是犹太人时,金南说他对此完全没有问题。图片来源:丹尼尔.伊斯金。经许可后使用。

本文为丹尼尔.艾斯特林(Daniel Estrin)所作,最初系于2016年6月28号刊登在国际公共电台网站(PRI.org)上,根据内容分享协议重新发布于此。

当杰林克(Jellineks)的二十岁儿子离家以后,一名二十八岁的叙利亚难民住进了家中。

这名名叫哈伊姆.杰林克(Chaim Jellinek)的柏林医生表示:「反正房间是空的,」于是我们决定:「好,我们试试看。」

在过去一年,德国接收了数十万的叙利亚战争难民。有些德国人直接敞开家门、收留他们。

然而较为不同的是,杰林克家作为一个德国犹太家庭,却计划长期收留一名信奉伊斯兰教的叙利亚难民。当德国人-尤其是德国犹太人逐渐对于难民议题持犹豫态度时,有一百五十万的新移民来到了德国-其中大多数是来自中东。

在一个星期五的安息日晚餐开始之前,杰林克坐在客厅表示:「我想大部分的犹太人都很欢迎难民,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犹太人害怕激进的伊斯兰主义。」

德国犹太人中央委员会(Central Council for Jews in Germany)的主席约瑟夫.舒斯特(Joseph Schuster)曾在十一月时透过一个德国媒体表示,德国应该限制移民入境的人数。

舒斯特接受采访时说:「许多难民为了和平和自由的生活,逃离可怕的伊斯兰国;但在此同时,他们也来自一个仇恨并无法容忍犹太人的地方。」

杰林克家为柏林犹太教堂的教徒,该教堂实施平等主义,男女皆可平等参加礼拜。这是一个古老的犹太教堂,纳粹军队曾经占领并将其作为仓库使用。

教堂也着手进行难民援助,而杰林克家的成员们也致力于这一件事,他们共同创办了一个难民援助组织FREEDOMUS< /a>,并出版一本信息手册,来帮助难民克服融入德国的困难。

哈伊姆表示:「我真心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好办法-与难民建立连结,并且欢迎他们。」

当他和妻子凯拉(Kyra)听说一名名叫金南(Kinan)的药物推销员离他的家乡大马士革,并从土耳其渡海至希腊、一路向北逃到德国时,他们即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当时金南-根据本人要求,不于文中提及其姓氏-正住在一间德国境内生活条件极差的难民中心。

金南回想起当哈伊姆.杰林克第一次见到他时,即告诉他「我们是犹太人家庭」,金南回覆「完全没问题」。

金南说:「当你从一个正在打仗的地方来、看到有人欢迎你,你真的会觉得他完全是好人。」

金南说他知道在中东地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有悲痛及纷争,但他从未视犹太人为敌人。没错,以色列和叙利亚之间有仇恨,但这是政治问题,与宗教无关。

Kinan, a Syrian refugee, prepares a meal for the Jellinek family's Sabbath dinner in Berlin. He says he learned out to cook from youtube videos.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叙利亚难民金南正为杰林克家准备安息日的晚餐。他说他大多是在YouTube上学做饭。图片来源:丹尼尔.伊斯金(Daniel Estrin)。经许可后使用。

在采访的同时,金南正在负责晚上安息日的晚餐、在炉子旁忙着准备四道料理-香料饭、kawwaj〈他用番茄和洋葱做的叙利亚炖菜〉、大蒜配碎牛肉和扁豆汤。

金南说他大部分是在YouTube上学做饭。当他独自离开大马士革后,他就开始自己做饭。

当食物准备好后,金南和杰林克家聚在长桌旁,长桌旁分别有哈伊姆、凯拉和他们的孩子:8岁的莉莉(Lilli)、12岁的乔西(Joshy )、以及20岁的贝拉(Béla)。

哈伊姆为他的儿子们戴上犹太圆顶小帽(yarmulkes),而金南也戴上了一顶。

他们在安息日蜡烛、葡萄酒和辫子面包前祷告,接着开动,并有说有笑好一阵子。

金南和他们一起笑。他承认他还不太理解德语。位子上的每个人都在笑,包括金南他自己。

他在全日制的语言学校上学德语,杰林克家的小孩们也经常帮助他的作业

18岁的罗莎.杰林克说:「这很棒,因为你在彼此身上学到很多-像是做饭、和举行安息日晚餐。」

罗莎说:「几个星期前,他对我说晚安,但他说错了。 我说,你想说的是『晚安』,而不是、我不知道,『安晚』或者是其他用法。 」

「在那次之后的三个晚上他又说错了三次,但后来他开始改说对的『晚安』,」罗莎补充:「我很高兴我可以帮助他,看到他学会更多的德语。」

The Jellinek family lights the Sabbath candles for Friday night dinner. Chaim Jellinek says he thinks the only good way to integrate refugees is to welcome them.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杰林克家点燃安息日的蜡烛,享用星期五晚餐。哈伊姆.杰林克说接纳难民的唯一好办法就是欢迎他们。图片来源:丹尼尔.伊斯金。经许可后使用。

在沙发上,哈伊姆.杰林克深思着他的国家对难民热烈欢迎的态度。

「这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因为在那一刻,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德国,这是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杰林克说:「这是一个心胸开放、友好、真正地友好的德国。」

哈伊姆在几年前改信犹太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凯拉的母亲于布达佩斯犹太人区幸存。作为一个生活在发生过大屠杀的德国的家庭,他们对于这样的两难感到敏感。

在德国陆续接收了来自不同宗教和文化的人的同时,哈伊姆说他在他的家里感受到更多。

「我们非常幸运地遇到了金南,」哈伊姆说:「他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们所有人以不同的角度看我们的国家。」

点此阅读更多全球之声特别报导:难民涌入欧洲以寻求庇护

此文由法兰克.海森兰德(Frank Hessenland)所撰。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