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国界或禁令,都无法阻止我成为穆斯林医生

图为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所画的壁画:“和平之心”医生。绘画地点位于旧金山,时间为2010年4月。照片由Flickr使用者Kanaka Rastamon提供。 CC BY-NC 2.0

此篇评论原为Jalal Baig所撰写,并于2017年1月30日刊登在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上,基于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与全球之声的合作关系,重新刊登于全球之声。

医生这一行从未受国界或城墙限制,医生治病的能力也不是由他/她护照的颜色来决定。

但现在,美国总统唐纳.川普的行政命令,禁止来自以穆斯林为主的七个国家的移民进入美国,这代表着移民医生、以及美国病患与健康照护体系将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而坚持并扩展这项禁令可能会带来灾难。

穆斯林占美国医生总人数的百分之五。有些人在国外出生,但像我和我妻子,就是移民的儿子、女儿,我的父母来自巴基斯坦。

移民占美国内科与外科医生总人数的28%,许多人来自墨西哥、巴基斯坦、埃及、伊朗、叙利亚等国,为的是履行希波克拉底誓词(医师誓词)。

这些移民医生为了服务病人,遭受到的挑战不计其数。除了离开家人,他们有时还得逃离其他困难或迫害。这些人花了好多年的时间,考证照、努力工作,只为了让自己能有争取到竞争激烈的住院医师实习资格。2016年,国际医科毕业生中只有51.9%的人成功争取到职位。

尽管过程充满困难与未知,他们还是向前迈进,仅因美国保证他们会有相同的机会,还有无私的欲望可以维持病患的性命。

他们熟练的技巧与怜悯之心,是让美国健康照护体系进步的必要条件。缺少医疗资源的地区需要更多的基本保健,而经预估,到了2030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人数将会加倍。

除此之外,没有移民对于研究的贡献,医学也不可能进步。据统计,7间顶尖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中有42%是移民。若没有他们辛勤工作而研发出来的药物,身为肿瘤医师的我就很难治好病患的癌症。而六位在科学领域赢得2016年诺贝尔奖的得主,皆是移民。

当美国总统川普那误导的移民禁令,冒着增加死亡人数的风险,让只配戴听诊器来到美国、真心想看美国人茁壮的医生,遭拒于美国之外时,让这些问题必须被重视。

这里没有恐怖份子,只有慈爱。

Jalal Baig是芝加哥的一位内科医生,也是伊利诺大学芝加哥分校中,芝加哥医院的血液学与肿瘤学部门的研究员。

校对: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