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委内瑞拉人心中迫切想知道的答案:该留或该走?

gimme-shelter

「心碎都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我住在柏林,但我的国家所面临的局势,却扰动了我在这已开发国家里舒适的小圈圈。」(图片来自委内瑞拉平面艺术家 Leonardo González ,经许可使用)

在长期的食品及药物短缺之外,委内瑞拉现在还面临到世界上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当政府与反对派仍因经济危殆而不断相互指责,旅外的委内瑞拉人已透过社群媒体与国内的同胞接触,告诉他们,在充满危机的委内瑞拉之外,还另有天地。

过去几年中,持续恶化的危机已经成为委内瑞拉在国际媒体上的国家形象。这场危机也让种种令人担忧的人权侵犯行为有机可乘,相关消息传遍国内

因此,越来越多的委内瑞拉人在考虑,应该留在国内,或是到海外寻求机会。独立网路媒体 Efecto Cocuyo 曾发布过一些相关的统计数字,以及委内瑞拉的研究专家对其背后意涵的解释:

[…] Los momentos de migración en Venezuela en los últimos 15 años pueden ser divididos en tres períodos. En el primero, fue la élite venezolana la que emigró entre 1999 y 2003 debido a los cambios de carácter político que trajo la llegada del presidente Hugo Chávez […] En el segundo, comprendido entre 2004 y 2009, fueron los talentos y saberes los que abandonaron el país. Ahora, desde 2010 hasta la actualidad, los jóvenes y la clase media son quienes se despiden en [el aeropuerto internacional de] Maiquetía [debido a] las condiciones políticas, sociales y económicas de Venezuela.

委内瑞拉的人口流动,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菁英的流动——他们在1999 至2003 年间,因为查维兹(Hugo Chavez)总统上台,政治气氛改变而离开[⋯⋯ ]。第二个时期(2004 至 2009 年间)是高级知识分子[的流动]。 2010 年至今,[因为]国内的社会与政经状况,而在迈克蒂亚的国际机场( Maiquetía “Simón Bolívar” International Airport )挥别[委内瑞拉]的,则是年轻的一代与中产阶级。

挑战

旅外委内瑞拉人在社群媒体上的声音相当不容忽视,这些声音也道出了他们在外移过程中,所面临到的各种挑战。社会接受度、文化冲突及[个人]与国内政治危机的联系,都是网路对话及亲身经历分享中常见的[主题]。在集体部落格 Caracas Chronicles 中 #TheCrisisInsideMe[译注:应为 #TheCrisisAndMe(危机与我)]的标题之下,有一些相关分享:

人在智利的 Juan Cristóbal Nigel[译注:应为 Juan Cristobal Nagel]就写出了,与[身边]看似平静无波的生活相较,委内瑞拉的冲突如何刺痛了他的心:

我的心情沉重,像是灌满了铅,因为我无法将委内瑞拉置诸脑后。

每一天,这样的场景总要反覆上演五、六次。无论是在工作会议上、学生巷议间或友人通话中,大家总是问着相同的问题:「真是可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有天我和一个乞丐聊了起来,他问我从哪里来。 「委内瑞拉? 天哪,那里可是糟到不行。」他同情地看着我。

我的反应相同:一谈起这个,我的情绪总要波动上半小时有余。

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但我无法不感到有点嫉妒。他们可以如常生活,不必在每次去超市[购物]时感到内疚,不必花上数十万比索买药给家乡的亲人,也不必在远离家人的地方,用上大把时间,书写关于委内瑞拉危机的种种。

我们是幸运的,不必亲身经历这场危机;但从一种微妙的角度看来,我们也身处其中。

在另一篇文章中,Alejandro Machado 则讲述了他对利用线上科技与家人保持联系的感触;对他而言,这样实在是不够亲密:

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无法真正感同身受;我们娱乐彼此,但无法真正感到满足。我的家人现在散居各大陆,只能靠群组聊天与视讯通话来维系感情。我觉得[今日]数位科技所提供的这些桥梁(虽脆弱但还是)很好,可是曾拥有过真实的家庭生活,它们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我们离开,因为情势变得过于危殆;机会在别处涌现,而我们抓住机会。我们何其有幸,能生在这样亲密的家庭里,而没像[其他]委内瑞拉人一样,成为寻常悲剧中的受害者。

唉,这场危机把我的家庭变成了一个虚拟的家庭,真令人难过。

「很多时候,不是国家成就了我们;而是,无论来自何处,我们仍然有所成就。」

很多经验分享里不但充满了愤怒,也充满了对「家与国」及「国族与认同」的质疑。 Hector 在 Medium[译注:部落格发布平台]上分享的一篇文章就是一例——该文中,Hector 解释了他离开家乡的理由,以及他对制度与政治纷争的愤怒:

Pienso que hay que desechar esa tontería de sentirse orgulloso del país en donde uno nació sólo por eso. O sentir orgullo por los logros de connacionales excepcionales que se destacan alrededor del mundo en las distintas disciplinas. Si más bien dichos logros es porque se desprendieron de esa prisión moral y social que es atarse a una nacionalidad y actuar acorde a ella y a sus expectativas. No es casualidad que los grandes escritores o pensadores venezolanos cargaran sus obras con tanta crítica social hacia la identidad nacional, porque muchas veces los logros no son por el gentilicio sino a pesar de él.

我认为,我们应该扬弃「以母国为傲只因为我们生在那里」,或「为杰出的同胞在世界上各领域的辉煌成就而感到自豪」的想法。他们能有那些成就,是因为他们挣脱了「人必须附随于特定国籍,并表现出符合其国籍及大众期待的行为举止」那种社会、精神上的牢笼。委内瑞拉伟大的作家或思想家的作品中,充斥了这么多对国族认同的社会批判并不是巧合。很多时候,不是国家成就了我们;而是,无论来自何处,我们仍然有所成就。

委内瑞拉人的海外生存指南

另有很多社群媒体的使用者,不仅谈论己身经验、分享怀乡故事,还为其他可能也想移居海外的人提供建议。对许多人来说,委内瑞拉人正在经历的,是二十世纪拉丁美洲与欧洲的许多社群也必须经历的,而这样的冲击同时引致了同理与批判[的声音]。不令人意外地,就如我们在 YouTube 频道 Diáspora Venezolana(委内瑞拉的人口流动)上所见,各色各样的故事都有:

Uno siempre piensa que su país es el mejor, que su cultura es la mejor, la verdad es que todas las culturas son muy bonitas. No somos de ninguna parte, sino que somos del mundo. La gente tiene que atreverse, a viajar. Yo pienso que la vida es conocer, ir a otros lados, conocer otras personas, conocer otras culturas. Ver el mundo.

我们总以为自己的国家最好、自己的文化最棒,但事实是,所有的文化都是美丽的。我们并非来自一处,而是来自这世界。人必须敢闯、去旅行。我认为生活就是要求知、游历、接触人群、遇见不同的文化、遍览世界。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