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艺术家颠覆想象:当领导人成为难民

《排排站》(The Queue),叙利亚画家阿卜杜拉·奥·欧马里(Abdalla Al Omari)的作品。照片取自奥‧欧马里的脸书,经授权同意使用。

随着难民的版面占据各大媒体,叙利亚画家阿卜杜拉·奥·欧马里(Abdalla Al Omari) 尝试翻转政治家的人生脚本,试图描绘当他们并非如此幸运时的模样。

上网搜寻 《人类的脆弱》系列作品(The Vulnerability Series)。

2016 年,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获得庇护奥·欧马里首此发表此系列作品,并于杜拜再次展出,展期至 2017 年7月6日。

安格拉
油料/丙烯酸/帆布
200 x 150公分
《人类的脆弱》系列
于布鲁塞尔@CcStrombeek展出至2017年3月8日

欧马里说明他的创作动机

Although I knew little about the internal world of those leaders, the countless, intimate hours I spent with them have taught me more than I could imagine. Just as easily as everything worth defending can become defenseless, moments of absolute powerlessness can give you superpowers.

即使我不清楚当权者们的内心世界,但那些与他们相处、无数亲密的时刻,教会我的远比我想象的更多。所有值得被捍卫的事物,都有可能轻易地让你顿失所依,彷徨无助的时刻,也有可能带给你巨大的力量。

这个灵感来自于打破这些当权者的权威形象。 在部落格中,他对这位四面楚歌的叙利亚总统怜悯,即便这支军队经常遭受违反人权的控诉。

Even I felt sorry for (my version of) Assad. In this universe without gravity, all we can hold on to is our vulnerability. This invisible wind makes our chest heavy, yet, mysteriously propels us back on our feet again. I have convinced myself it is the strongest weapon humankind possesses, way more powerful than the trail of power games, bomb craters and bullet holes in our collective memories. Vulnerability is a gift we should all celebrate.

我对(我的作品版本的)阿萨德深表遗憾。在这个无重力的宇宙里,我们能紧抓住的只有脆弱。隐形的风让我们的胸臆沉重,却像谜一般推动着我们的脚步再次前进。我说服我自己,这是人类拥有的最强悍的武器,这比在我们共同记忆里存在的权力游戏、弹坑还有弹孔来的更有力量。脆弱是我们都该欢欣庆祝的礼物。

接受比利时电视节目 De Afspraak 专访时,欧马里表示,心中有一股「奇异的同情」蔓延至其他当权者身上:

Everyday I was waking up with them and on my walls.. And there was a moment I had this strange feeling of empathy towards them after seeing them for so long. And this vulnerable state, looking at you, having eye contact with you all the time, telling you that ‘we are vulnerable’, we are weak, even them, I had this feeling of ‘wow, I could even empathize with them’.

每天,我和我的墙壁与「他们」一同醒来,而在凝望他们如此一段时间之后,我总感到一股奇异的同情。在这样脆弱的状况下,他们跟你眼神接触,告诉你:「我们是脆弱的。」我们都是脆弱的,何况是他们,我有一种「哇,我也能同情他们」的感觉。

除了阿萨德,这系列作品同样描绘了美国前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现任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俄罗斯总统普丁(Vladmir Putin)、法国前总统萨科奇(Nicolas Sarkozy)与欧兰德(François Hollande)、伊朗前总统阿赫玛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Recep Tayyup Erdoğan)、英国前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以及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这其实是我个人的想法,将他们放在和难民一样脆弱的处境,因为他们总是看起来如此光鲜亮丽而伟大。」接受 De Afspraak 访问时候,欧马里表示。

他广为流传的《川普像》灵感源自于巴勒斯坦裔叙利亚难民阿布杜‧哈林姆‧阿塔尔( Abdul Halim Attar )的经历。

阿塔尔来自叙利亚大马士革的雅尔矛克难民营(Yarmouk camp),和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难民一样逃亡至黎巴嫩。他在贝鲁特街头抱着女儿卖笔的身影,占据了许多媒体版面。《川普像》里头,小女孩的衣服跟阿塔尔女儿的如出一辙。

阿卜杜拉·奥·欧马里《人类的脆弱》系列。图片取自脸书,经授权同意使用。

同样地,2014 年他也复制了那张恶名昭彰的照片—雅尔矛克难民营里排队领食物的身影

雅尔矛克
压克力颜料/帆布
140 X180公分
2016年
《人类的脆弱》系列

欧马里的作品在网上得到诸多关注,其中一支 AJ+ 的影片拥有 1,200 万的浏览人次。影片里,他表示:「各国领导人应该负起部分责任。与叙利亚难民交换身分,或许他们可以体会到脆弱。」

曾经独立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社会主义候选人玛莉‧斯科利(Mary Scully)建议,可以更进一步地采用虚构的画法描绘世界领导人们:

There is another preferable way to portray them: in prison uniforms after they've been prosecuted for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还有另外一个更好的表现方法就是:让他们在以「违反人权」被起诉之后身着囚衣。


校对: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