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说书倡议计划 保护城市语言的多样性

Storytelling, by Flickr user Daniele Rossi, under licence CC BY-NC-ND 2.0.

说书。图片来源:Flickr用户Daniele Rossi,依CC BY-NC-ND 2.0授权使用。

(原文发表于2017年6月7日)

有没有那么一种方法,能让人们即使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也能在此时此地和他人产生连结呢?对于珍贵语言说书倡议计划( Treasure Language Storytelling Initiative,简称TLS)创始人史蒂文·伯德(Steven Bird)以及罗宾·佩里(Robyn Perry)来说,用最原始的语言来说故事,似乎是一个解决办法。

全球之声2017年5月26日报导了以史蒂文·伯德引领的另一项计划--不译部落格(Untranslatable blog)。不过在TLS的计划中,倡议重点是放在口语方面而非书面,致力于维护并庆祝那些大城市语言的多样性。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TLS就一直在在墨尔本、达尔文、澳大利亚或美国奥克兰等城市地区举办活动,那些小众或者没有那么大众化的语言,往往可能被出生在这些城市的孩子们所遗忘。这项计划的创始人便表示:

The mass extinction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can be avoided if we create cities that embrace diversity – safe spaces where inhabitants do not need to forget who they are in order to belong.

如果我们创造出可以拥抱多样化的城市--创造出居民无须为了获得归属感而必须遗忘其真实模样的自由空间--就能避免世上语言的大规模灭绝了。

这些活动的目的,是让人「透过倾听去鉴赏、感受、与联结」,而不只是通常地「透过倾听去理解」。在这种形式下,说书人首先都会使用自己的母语去讲这些故事,这些故事随后会被翻译成英文,或是用英文来讲述这个故事。尽管参与者都不是专业说书人,但他们的投入与表演却吸引了观众,带给他们笑声和情感上的共鸣,彷佛语言再也不是大家沟通的障碍物一般。

举例来说,下方的视频就是以布基纳法索马卡语(Marka,又称「马卡塔尔芬语」〈Marka Dafing〉,简称「达芬语」〈Dafing〉)讲述的一个传统故事。在提问环节中,说书人拉希妲托·康纳特(Rassidatou Konate)也借机说明了布基纳法索的说书习俗。

在另一个视频中,约翰‧尼穆萨拉(John Nyamusara)以津巴布韦修纳语(Shona)讲述了兔子和狒狒的故事:

约翰‧尼穆萨拉解释完这个故事的寓意后,被问到「给听不懂你语言的人说故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笑了笑,用包容的态度回答了他对于这件事的感受:

“They were listening! They were attentive… They were with me!”

他们有在听在我说!他们听得很专注……在我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与我之间产生了连结!

你可以在Aikuma计划的主页中联结至他们的VimeoYouTube频道,观看以他加禄语(Wikang Tagalog,南岛语系的马来-波里尼西亚语族,主要使用于菲律宾吕宋岛)、印地安Chochenyo语(Chochenyo,北加州奥隆民族的语言)、埃维语(Ewe,一种通行于加纳、多哥和贝宁的尼日-刚果语系格贝语支的语言)和其他语言说书的影片。

到目前为止,TLS已经在三个城市举办了「珍贵语言说书」活动,不过主办单位还是希望能够扩大规模,任何受此项目启发的人都可以与TLS联系,帮助你完成自己的说书表演。


译者:491102144

校对: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