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谁是中国政治犯?天安门事件29年后的人权状况评估

一则悬挂在西藏聂拉木镇(Nyalam Town)一家小咖啡厅出口以藏文-中文-英文等三种语文书写的标语。照片由John Hill拍摄于1993年。CC BY-SA 3.0。

作者:Pong Lai

天安门抗争被血腥镇压二十九周年渐近。1989年6月4日,由学生带领的群众运动要求言论自由及政治改革,反对腐败及一党专政,遭到中国军队密集开枪镇压。

当时,中国红十字会估计,有2,700名平民被杀,但其他机构估计出更高数字。一份机密的美国文件于2014年揭露,中国政府内部估计,有10,454名平民死亡。最近,另一份由英国派驻到中国的外交官撰写的报告解密,引述国务院的消息来源指,最少有10,000名平民死亡。

北京当局同时亦拘捕了数以百计与天安门抗争有关的人等,但这既不是第一次有良心犯被关进中国监狱,也不是最后一次。在每年一次悼念的日子里,许多人都记起那些为了表达自己信念而被投进牢狱的人。

至今中国没有官方纪录政治犯的数目,中国政府更否认中国有任何政治犯。

但是,根据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the Political Prisoner Database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自1981年追踪各个中国个案,提供重要的细节,把这些数据对比中国大陆过去三十年的政治历程,能帮助我们有一个更清晰的中国人权状况的图像。

谁是中国政治犯?

CECC对政治犯的定义为:

an individual detained for exercising his or her human rights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such as peaceful assembly, freedom of religion,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 expression, including the freedom to advocate peaceful social or political change, and to criticize government policy or government officials.

任何个人因为行使根据国际法赋予的人权而遭监禁的人,如和平集会、宗教自由、自由结社、言论自由,包括鼓吹和平的社会或政治改变,以及批评政府政策或政府官员的自由。

数据库里有自1981年至2018年间9,116位中国大陆政治犯个案,但是,委员会从1987年才开始记录,因此实际数目会比数据库所载更高。

大部份数据库里的政治犯已获释,但据信有超过1,000名政治犯在2017年时仍在狱中。

从他们的背景资料可见,男性政治犯比女性多(详见图一)。

图一:由1987年至2017年中国政治犯性别分布。数据引起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

近半数(4,012人)被囚禁者为西藏人,但中国境内西藏人只有六百万,而全中国有超过十亿人,西藏人被囚比例不成比例地高。

只有一半纪录包含了政治犯被囚时的年龄,在现在数据显示,最年轻者被囚时只有6岁,最老的为84岁。大约65%的人被囚时为20至45岁(详见图二)。

图二:1981-2017年中国政治犯的在囚时年龄。数据引自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

西藏的异见及镇压

图三显示,从每年政治犯的数目以及被囚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个重要的高峰期。

图三:中国政治犯每年的数目,并标以重要历史时期,颜色显示该时期重要的政治领导人物。红色为邓小平,橙色为江泽民,绿色为胡锦涛,蓝色为习近平。数据引自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

第一个高峰期为1989年,即邓小平时代(即红色区块),与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镇压有关。

1993及1995年为第二及第三个高峰,主要与镇压西藏异见份子有关,特别是西藏是民族独立运动重要的地方。图四显示,自1987年起,被关柙的西藏人开始上升。

1993年,据报有44次支持藏独的示威,造成有400名西藏人被关。1994年,有19次示威抗议发生在西藏,被囚禁的西藏政治犯增至628名。根据一位中国高级司法部门官员报,1995年1月,800名被囚西藏人中,有200名被判「反革命罪」。

图四:中国政治犯的民族分布。数据引自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

流亡的达赖喇嘛被视为西藏的精神领袖,1995年,他宣布更登确吉尼玛(Gedhun Choekyi Nyima)为第十一世班襌喇嘛,他同时也是藏传佛教其中一位最重要的领袖。然而,由中国政府指派的寻访委员却会从他们的名单里选择了另一位人为转世灵童。而更登确吉尼玛虽为达赖喇嘛所确认,反遭中国政府以「官方保护」之名带走,数以百计的僧侣则因为不承认北京选择的班襌而被捕及囚禁。

2008年为第四个高峰,当中国政府正准备举办中国第一个奥林匹克运动会之时,大量示威抗议发生,尤其是西藏(详见图四)。西藏人利用这个为国际注目的时刻,表达了反对中国的经济政策发展,以及所导致的通货膨胀、环境污染及土地掠夺等问题。而北京加强了西藏的意识形态控制,教育部门教导西藏人谴责达赖喇嘛,以及对中国政府效忠,也成为其中一个冲突点。

中国政府以镇压方式响应,根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年度工作报告,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的指控在2009年升至760宗,而2008年只有460宗。根据CECC数据库显示,2008年及2009年的总政治犯人数达1,220名。

图五:中国政府犯被囚禁的主要事件。数据引自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政治犯数据库。

宗教、政治及思想

1999年至2002年间的高峰,主要是由于镇压宗教组织法轮功(详见图五的「FG」)及政党。

中国政府1990年代中期开始打压法轮功的公开活动,1999年,有大约10,000名法轮功成员在中央政府部门附近聚集,要求得到官方承认。根据人权观察的报告,当年的示威导致111名法轮功成员被捕。

1998年,一群争取民主的活跃人士尝试登记一个新政党,名为「中国民主党」,其活跃人士被捕或流亡海外。

2009年至2010年间,政治犯数目的上升,可能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发起的「零八宪章」有关。该宪章得到数以百计的公共知识分子联署,要求政治改革及保障人权。

2014年至2015年间,我们看到政治犯数目增加,很可能与香港的雨伞运动,以及2015年709大抓捕维权律师有关(详见图三的蓝色部份)。在雨伞运动期间,据报有超过200名中国大陆公民因为声援该运动而被捕。2015年7月9日,大约有300名人权律师及活跃份子被捕及审查。

被软禁在家中的政治犯

有人认为数据库低估了政治犯数目,因为一些人士并不是在监狱中囚禁,而是在自己家中,或者是没有经过审讯而被关进秘密的「黑狱」。

王小丹的父亲是法轮功的成员,他被囚禁了15年。王小丹在一个CECC的听证会上发表了一份关于他父亲的声明

When he finally made it home it was to video surveillance and neighborhood watch programs. Police regularly visited and on “sensitive days” he was advised to stay home and out of sight. By no means had he truly returned to a normal life.

当他最后回到家里,他受到录像监控及小区邻里监视计划规管,警察在「敏感日子」定期探访,他被警告要留在家中不对外露面,他完全无法回到正常生活。

类似的「小区邻里监视计划」也在被逼害的著名民主人士胡佳身上发生。

数十年来,中国当局囚禁争取人权、言论自由及宗教自由的人,他们有西藏僧侣,有法轮功成员,有学生、律师及天安门广场屠杀的幸存者。他们追求一个更好的社会的勇气及视野令他们身陷囹圄,他们不会为人们所遗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