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菲律宾教师抗议,因总统未兑现加薪承诺

公立学校教师在体育活动中大喊”已老师为荣“,以强调增加薪水的诉求。资料源于:奎松市公立学校教师组织脸书主页,经许可使用。

2019年10月4日,菲律宾数千名公立学校教师聚众游行,要求政府兑现为教师和其他政府工作人员“大幅”加薪的承诺。此次集会是在世界教师节前夕进行的,目的是为了强调菲律宾教育工作者的困境。

根据教育部(DepEd)的数据,菲律宾有80多万公立中小学教师。其中近乎90%的人月薪20,000比索(387美元)。政府规定的不同行业的月最低工资为287美元至308美元。

该运动的领导组织教师联盟要求入门公立学校教师的基本工资为30,000比索(580美元)。它还提醒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2016年的竞选中承诺提供公立教师的工资。

虽然这看起来似乎很重要,但30,000比索的基本工资仍低于2018年政府社会计划秘书计算得出的每月42,000比索(809美元)的生活成本

一群教育激进主义“Contend”解释了为何其中一场总统府附近的抗议是由公共教师发起的:

It is now more than three years that Duterte is the President and still the promise of salary increase for teachers is illusive. Today, teachers are burdened with many required paper works, saddled with extra-school works, burn out by extended school hours and assignments, and are wallowing in misery of financial deprivation.

杜特尔担任总统已经三年多了,而对教师的加薪承诺仍不见踪影。如今,教师们背负着必不可少的书面任务,为课外作业而苦恼,由于长时间上课和作业而筋疲力尽,并陷入了经济匮乏的痛苦之中。

资深记者和激进主义者Satur Ocampo列举了诸多老师所做的额外工作:

…they act as clerks, property custodians, guidance counselors, nurses, librarians, or maintenance staff. There are tasks for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DoH): taking the students’ health data, facilitating the DoH deworming program, assisting in vaccination campaigns. For the Department of Social Welfare and Development, they handle feeding programs in their schools and monitor students belonging to family-beneficiaries of the 4Ps [cash assistance] program. For all this work they receive no additional compensation.

他们(教师)充当文员,财产守护人,指导顾问,护理人员,图书管理员或修理工。要向卫生部(DoH)的汇报学生的健康状况,促进卫生部驱虫计划,督促疫苗接种运动。同时,还要为社会福利与发展部处理学校的供餐计划,并对接受4Ps(现金援助)的学生家庭进行监控。对于这些额外的工作,他们没有任何回报。

“书不是子弹”是公立学校教师组织抗议活动的口号之一,要求将用于军事和警察的资金重新用于教育和其他社会服务。资料来源:教师组织联盟脸书主页,经许可使用。

抗议期间,教师们及其支持者使用了名为#TuparinAngPangako (#FulfillThePromise) 的推特标签。

在抗议活动结束之时,教师们组成了一个“30K”的人形,用来表示对基本工资30,000比索的请求。

政府响应不足

到目前未知,菲律宾政府已经采取一些微乎其微的措施来安抚教师,短暂性的加薪:2019年7月,杜特尔特宣布政府正在研究一种解决方案,以稍微提供一下老师的薪水。在世界教师节前,菲律宾政府通过了一项表彰教师的决议。最后,教育部宣布,公共教师将在教师节获得奖励性薪酬。但是多付1,000比索不能阻止抗议者的进一步示威。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