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tract · 二月, 2007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二月, 2007

伊朗: 对战争和人权的担忧

伊朗和美国之间即将开战的担忧在伊朗的部落格圈中与日俱增。 伊朗拒絶遵照联合国第1737号决议文,停止浓缩铀的活动,同时美国也指控伊朗走私炸弹至伊拉克,供武装份子制造暴力事件之用。伊朗认为自己有权从事浓缩铀活动,也驳斥美国对于伊朗出口炸弹到伊拉克的指控。报纸和新闻网站上充满着美国计划将对伊朗展开攻击的猜测。但美国及伊朗政府则同声斥责这些猜测是毫无根据的。 战争游戏 Nikahang是一位数一数二的漫画家兼部落客,他以这张漫画分享他对现今伊朗情势的看意见。这波斯语的漫画说: “我们的活动是非军事性的”。 Mr Behi批评伊朗政府和美国的宣传技俩,他说: 我批评伊朗政府,不管是他们在人权和言论自由以及其它许许多多事件上,但是同时,我也非常不满美国试图聚集各方力量以对伊 朗施压或攻击伊朗人民的方式…美国正在攻击国际社群的理性心智…轰炸他们的逻辑…目标瞄准理智的思考…是的,你可以炸掉我,但你别幻想我会笨到把我对伊朗 政府的不满转变成支持军国主义…试试炸掉我们的心智理性啊。 在狱中2700个日子,只为了一件T恤 国际关系以及伊朗和美国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并不是伊朗部落客们唯一担心的事。人权和Ahmad Batebi每下愈况的健康状态是部落格圈中另一个热门的话题。Batebi是一位学生运动领袖,他目前正因他的妻子也被拘捕而进行絶食抗议 Khorshid Khanoum认为Ahmad Batebi在充斥着战争新闻、美国总统布希和伊朗总统阿玛迪内贾(Ahmadinejad)之间冲突的媒体间,可能无法生存。他可能会和Akbar Mohammadi有着一样的命运,在极为可疑的情形下死在狱中。这位部落客说她和数百万的人们一样,对这样的状况感到絶望。她讽刺的补充道:“我们在等着Ahmad Batebi死,然后收集那些提到他的部落格炼结清单”。 Azarmehr说这位伊朗学生是在Khatami担任总统时被判15年的监禁, 由于他在一场和平的学生示威活动中举起同学沾满血的T恤,而遭到迷昏后带往医院。(译注:Khatami是首位改革派的伊朗总统,致力于法律和民主的改 革。然而,根据伊朗的法律,总统并权力并不及于军队、警察及革命军。于是这些保守势力对改革的反对,造成了冲突,Ahmad Batebi就是被警方所逮捕) Abtahi是一位改革派的政治人物,他说,Batebi将不会列在特赦名单上,也不会在报章杂志取得一席之位[Fa]。这位部落客说,对人权的忧心逐渐从我们的社会中消失,真是令人烦恼的一个事实。他也希望Batebi很快的被释放,重获自由。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伊斯兰革命运动周年纪念与伊朗博客

校对:Portnoy 随着2月11日伊朗伊斯兰革命(英文/中文)28周年纪念日的到来,许多伊朗的部落客已开始着手写下他们关于伊斯兰革命的感觉、经验和意见。有些人额手称庆,有些人则是感到后悔。让我们来看看一些说法: 前副总统以及改革派政治人物Mohmmad Ali Abtahi说伊斯兰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Fa],”它以花朵取代了子弹”。他补充说,人民的团结成就了革命。Abtahi说人民对于对于当前执政当局的反感并不能减少革命的价值。 在ViewfromIran,我们会读到关于革命的另一个观点。这个部落客写道: 我当时对于革命是感到高兴的。我和国内其他上百万年轻男女一样,曾在年轻时候到街上欢庆革命和大声反美,现在却感到有种背叛和心力交瘁。现在那些朝着相同的事物高称叫嚣的年轻人会从当年的我们学到些什么吗?他们会像我们一样吗?感到懊悔?无所适从? Omid66解释这场革命为何会发生[Fa].。他写道: 藉由观赏拉丁美洲革命的电影,整个国家变的情绪化,变得贪心,想着可以得到免费的水电供应...当国内的知识份子支持宗教领袖、烧毁银行和公共场所...然后我们这就是这场革命为什么会发生的原因。 FM Sokhan是一名作家及部落客,他说革命后28年,我们这些说真话的作家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使用笔名[Fa]。这位部落客补充说,他们的笔就是武器,而文字代替了炸弹。 Maryam Shabani写道:人们说这场革命的目的是唤醒“真正的伊斯兰价值”,但年复一年,我们看见伊斯兰价值被湮没在伪善和迷信之下[Fa]。她补充道:“人们说革命为伊朗人民带来光荣,但越来越多的人被压在沉重的经济问题和贪穷之下”。 以上是本周的伊朗回顾。很快的我们会在下一次回顾再见

伊拉克: 近来如何?

校对:Portnoy 距离我的上一篇文章已经过了一阵子,我也花了点时间休息一下,拿起成堆的照片,试着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每个人心底都在问“发生了什么 事”?。部落格的问题,就如同大部份的新闻媒体一样,只呈现了资讯的某些片断,缺少了之间连系起来的线索。这也就是桥梁部落客的重要功能所在,我们在各种 不同的意见之间做串接。所以,这篇文章是关于伊拉克的近况,但不全都是很强烈政治性的-如果你看到最后会发现伊拉克人实际上是怎么想像印度。 如果你本周没有读其它的部落格文章,就读这篇吧 我衷心的向Sunshine和她的家人表达哀悼之意,在本周伊拉克所发生的暴力事件中,她们家失去了二位亲人。第一位是25岁在开车途中遭到杀害,另一位是13岁的女孩,因家门前的货车爆炸而丧生,她的双亲依旧处于很难过的情绪之中。 对这些伊拉克暴力事件和死伤的新闻,Sunshine反对那些说伊拉克人在互相残杀的说法,并做出回应: 这当然不是真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已在这里共同生活了很久的时间,他们彼此通婚。我有亲戚和什叶派的男女通婚。如果伊拉克的 冲突起因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的问题,那也就意味着我父母的一位叔父必须杀了他的妻子,我母亲的一位叔父也应该杀了他的妻子,我父母的堂/表兄弟姐妹都应该杀 了他们的丈夫/妻子!!!我也应该杀了我的二个最好的朋友。这很荒谬...我在我的部落格文章中谈到过这个问题,在很多访谈中也说过。我会持续说下去,直 到世界上的人们开始发现逊尼派和什叶派伊拉克人已在伊拉克一起生活超过1400年,他们同时是穆斯林,也是伊拉克人 我们(逊尼派和什叶派)一起去购物。如果我们需要帮忙,会向邻居请求协助,因为我们都是伊拉克人,不管我们是什么宗教或教 义。我到12岁还不知道什么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然而最近越来越多教派,像是Shafee and Hanafy,还有其它的。我不知道我属于那一种,我甚至不想知道,那些名称不重要,因为我们都信仰同样的真主,说着同样的祈祷文,不管我们的态度是如 何、有什么礼节,不管我们祈祷时是不是合掌,重要的是存在我们的心中的东西。 所以:不,我们没有相互残杀,杀害什叶派的恐怖份子也杀害逊尼派。良善的伊拉克人民,不论宗教或教义的不同,是不可能相互残杀的。 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有忘记一些讽刺。美国总统承诺推出新的计划来安定伊拉克,然而,巴格达发生了近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而更糟的是,暴力事件是由逊尼派所引起, 但美国却再三的指责伊朗试图暗中颠覆伊拉克。乍然一看,这样的情势似乎令人感到困惑。再加上有一些部落客改变对他们原先反对美军进驻伊拉克的想法。 “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这篇所写的是一个例子。 如果美国在2年前寻求撤兵,我会十分的同意这项做法。但如果从现在的伊拉克撤军不是一个好主意。二年前暴力事件只零星的发 生在恐怖份子、叛乱份子和平民之间,理由是一两名美军士兵被杀害。现在更多的攻击事件是因为伊拉克军队和其它伊拉克人为了争夺某一个区域,欲使该区成为逊 尼或什叶派的属地。这不是外国驻军撤兵的最好时机,因为这将只留下一个非常偏颇,同时却拥有国家暴力的伊拉克政府。 同时,一名部落客对布希所提出的新伊拉克计划表示赞同。Alaa写道,“是啊,我很想这么说。布希的新计划听起来是了无新意。但是这项新策略的某些部份我不是在三年前就提出过建议了吗?那时候就这么作会容易些,现在提出来,总比从来没有提出过的来得强多了”...

巴林: 日前遭控告的blogger获得保释

原文:Bahrain: Blogger Released on Bail!作者:Amira Al Hussaini译者:abstract校对:Portnoy 知名的巴林bloggerMahmood Al Yousif在其部落格的文章中描写某位官员是“笨蛋”而被该名官员的控告一案,昨天这位blogger遭到犯罪调查部门(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CID)的传唤 今天,这位blogger在律师的陪同之下,接受检察官的讯问及辩论长达三小时,最后获得保释。Al Yousif自己写道: “巴林的法律规定里,在场的律师不被允许中断检审官的讯问,反对检查审所提问的问题或建议其当事人拒絶回答特定问题。律师只能坐在一旁直到讯问结束的时后,才有机会能表达抱怨、向检察官请求文件的影本,以及释放被告或是交保的请求,不然就得整个周末收押在监狱里。” “在结束三小时的讯问后,检察官要求我们先去等候室休息,让他对本案能有所思考。他的确深思熟虑了一番,最后认定本案为轻罪,裁定以500巴林第纳尔(BDH,相当于1,325美金)交保。我的律师坚持代表我缴交保释金后,我们步出法庭。” “接下来这次起诉书将会经由检察长办公室,由他们决定是否接受本案,诉诸法庭,或是驳回起诉,结束案件。这些程序及结果仍 须等待几天的时间。除非原告撤回对我的控告,但即使他的案子被撒销,还是得由检察官依据本案是否和公共利益有关,决定是否侦查或驳回”Al Yousif解释。 这位部落客会就此闭嘴吗?而他又给了巴林的blogger什么样的建议? “然而,下一步是什么?Mahmood Al-Yousif之后会怎么做?我会改变我部落格的走向吗?我会集中火力于非政治议题吗的文章主题吗?我会停止批评政府官员以及政府的所做所为吗?我会 走向地下化吗?我应该拒絶交保然后被收押,这样我就会因此案成为烈士?下一步是什么?”他这么说道。 “就我而言,下一步会和往常一样。只是,我会极力主张巴林的部落客们走向地下化。写部落格写到众所周知并不值得,因为这只会让你像我现在所经历的一样,受到注目而被控告。这些想控告部落客的人没办法控告不知道名字的人,他们自己明白。” 不用说,Al...

苏丹:中国人来了以及落选非洲联盟主席

校对:Portnoy 本篇巡礼的焦点所在是苏丹总统争取非洲联盟主席却败给了迦纳,以及一些对中国近来对非洲感兴趣的想法。部落客Black Kush对苏丹总统巴尔希没有选上非洲联盟的主席感到放心: 所以非洲国家的领袖说话了。用传统的方式解决冲突,非洲联盟主席的职位最后归由迦纳 你可以叹一口气,但关于下一年度的政策呢?还没有人谈起它。 苏丹思想家这个部落格也是一样。他们对中国的有共同的想法。Black Kush在部落格上贴了一篇名为“中国人来了!”的文章 这叫喊声通常引起世界性的恐惧,但现在已经太迟了。他们己经在这里了,起码苏丹现在是这样。 中国想从从非洲得到什么呢,以苏丹为例?中国在苏丹的投资已达前所未有的规模并不是个秘密。当西方国家从苏丹撒离,中国人进驻填补了这个缺口。谁将会责备苏丹?中国人在苏丹各地造桥铺路盖水坝,以及取得他们想要的油源。 也由于投资的因素,中国是唯一个可以对苏丹在达佛尔问题上施压的国家。胡锦涛说了什么?停止种族屠杀或是撤离?没人有所期望。长久以来,中国自己对于西方指责的人权问题也一直在装傻。 胡锦涛在苏丹确实受到欢迎。如果他的到来可以为达佛尔做些什么,那会更好,而不是一开始就说他访问苏丹应该要怎样怎样… 但要注意是,中国对非洲的兴趣真的都是商业导向吗?或者,在他们的袖子还有什么戏法? 苏丹思想家有这些话要说 许多苏丹人以苏丹和中国有如此密切的关系感到高兴。他们喜欢这个打破美国独大而以中国成为新的强权来填补空缺的想法。我不 这么认为。坦白来说,我感到忧心。老实讲,我宁可美国是独大的强权而不是中国。我害怕我不瞭解的,而我就是不瞭解中国的意图(也许我应该多认识些在中国的 部落客)。我瞭解美国和西方国家多一些。因此,我不是不信任中国。更何况,中国没有民主。它是一个没有实质自由,也不尊重人权的地方。它是共产主义国家, 它反对宗教自由,所以也当然是反对神的。这种作法让我不能与他站在同一阵线。 ...中国从他们在苏丹的活动中获利但对达佛尔所发生的事漠不关心。和它在其它地方做的事都是一样的。 同时,住在坦尚尼亚的Path2Hope在部落格发表了一篇关于她最近到衣索比亚的旅行见闻 不管你对衣索比亚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成见,衣索比亚自认为自己拥有世界最美丽的人民,悠久历史的土地,音乐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建筑。 “Amharinye alchlem”基本上的意思是说:不要 说/瞭解 衣索比亚的官方语言,这是一句值得记住的好句子。虽然我要说,我的确在宣传它的时候遇到困难,但它简单明白的总结了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衣索比亚人,否认自 己的根。一个朋友警告我说,如果被怀疑是索马利亚人,我会遇到麻烦。但如果说地球上有一个国家是真的敬重苏丹人民,那就是衣索比亚。...

巴林:巴林政府官员控告部落客

原文: Government Minister Suing Bahraini Blogger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mountaineer 当你在google搜寻页的空白处键入巴林(Bahrain)和审查(censorship),大概花费0.04秒会出现50万笔符合的查询结果。但在巴林,同样的关键字搜寻的结果却不是我们记忆中的那样。 可怕吗?倒也不尽然。因为最近政府在言论审查上所下的功夫并没有让想要自由表达意见的人完全闭嘴。随着全国的报纸实行严格的自我言论审查,人民转向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部落格发表他们的意见。不过,为了确保“除非我们许可,否则你不能说你心里想说的话”,政府倾向连个人的部落格都要在国家资讯部注册。不过,这个规定尚未施行。 随着对个人部落格的管制如火如荼地进行,当局也开始注意到全球资讯网。目前为止,由于违反许多人认为压迫的“报业和出版法”,许多网上论坛、一个地方人权组织的网页和一个政治社群的网页已经被迫关闭。此外,有三位部落客也因为他们所经营的热门阿拉伯文网上论坛而被拘留,该论坛到目前为止在巴林还是被封锁。 在反对这个压制性法律的背景之下,一名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发生反对政府关于言论自由的管制的事件发生后决定公开的直话直说。他是少数几个勇敢地把自己的名字和长相放在部落格上的部落客之一。 但是这个名声并非没有代价。虽然享有巴林部落客教父的地位,Mahmood的部落格也遭到当局封锁。当局宣称他的部落格引导一些邪恶的言论,这些所谓“邪恶的言论”是最近要回家乡的我在此也不敢多提的。 他最近被誉为直言不讳的公民,而这也使犯罪调查部门今天早上约他“聊一聊”。原来是他所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一位高官的反感而向警方抗议。结果,Mahmood明天早上必须出现在检察官的面前。 Mahmood写道:“好吧,一个公众人物对我所写的反对他的文章忿忿不平,他不是和我连络、提出他的不满,或是把他的辩驳诉诸 公评,他直接诉诸法律程序,把我反对他的案件交由警方处理。当然,这是他的权利。不过,这无法改变一个人主观地宣称某人“笨蛋” 或是用任何的形容词形容某人,或是改变他之前在上议院的表现还有在他的生涯之中一些商业的案件发动反对他的事实。”...

阿拉伯:包着穆斯林头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亚引起争议

原文:Arabisc: Hijab-clad Doll Under Fire in Tunisia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这是身着穆斯林妇女头巾(Hijab)的芺拉(Fulla, 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种茉莉花,是叙利亚“新男孩”玩具设计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从堕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来。 这个芭比身着穆斯林头巾(Hijab)以及伊斯兰服饰-有着长袖的长袍。她对许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长而言如同恩赐般,因为他们乐见他们的孩子玩着符合社会传统和宗教责任的娃娃。但在此时,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对于突尼西亚当局不乐见此一娃娃,并以一些证据不足的理由将这些娃娃从商店里没收,写下他的厌恶: 芺拉是几年前由玩具公司从著名的芭比改良而来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来就是阿拉伯模样,或是更明确的说,是海湾阿拉伯模样,身着海湾阿拉伯世界的人们惯常穿着的服饰(译注:海湾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乌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乌地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见Wiki的介绍)。 娃娃的制造商确保娃娃娃穿着穆斯林妇女的头巾以及没有遮住脸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亚当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义为理由,迳行查禁和没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书包)。有一位记者说,他担心小朋友提着印有芺拉照片的书包将会遭到逮捕或讯问。 (译注:依照区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装也有不同。Hijab是从阿拉伯文而来,意指头巾,,在西方社会最常见的一种,是包裹住头和颈部,但不遮掩脸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属沙乌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脸部和身体,但露出眼睛;后者常见于阿富汗,在眼部则有网状开孔。在服装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长袍以及符合 头型包裹至颈部的头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称海湾阿拉伯型式,长袍以及一条长方型的头巾围住头部,头巾的下摆则固定或围绕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头巾常见于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头,手,肩膀,但露出整个脸部;chador是伊朗妇女出外穿着从头长及脚踝的一种罩袍。而突尼西亚当局则鼓励妇女依照当地传统衣着庄重即可不必穿着头巾。更多关于Hijab的资料以及穆斯林妇女为何要穿着Hijab,可参考WIKI以及BBC的介绍) 在埃及,同时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网路上书写亵渎伊斯兰和造成教派冲突而逮捕,他在1月25号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岁的Suleiman由于他在网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亵渎伊斯兰以和诽谤埃及总统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夥伴Wa7da...

捷克:给美国国务卿莱斯的一封信

原文:Czech Republic: A Message to Condoleezza Rice作者:Veronica Khokhlov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在捷克的第二大城布尔诺(Brno,中文/英文)的一道墙上,有一封集体信是给美国国务卿莱斯女士的信。当Swobodin v Brne发现这封信时,他请他的朋友把莱斯女士照片及非洲奴隶图片左手边的文字翻译成英文: 亲爱的国务卿女士 请不要忘记您的祖先身为奴隶的起源 他们终于得到属于他们的自由 请将自由与和平也给予其它的人们 诚挚的 布尔诺人民

阿拉伯:来自杜拜和科威特的购物中心观察

原文:Arabisc: Action from Dubai and Kuwait's Shopping Malls作者:Amira Al Hussaini译者:abstract校对:猪小草 这整个世界是一个舞台,而位于海湾地区最大型的购物中心-杜拜的City Centre,更是舞台中的舞台。 巴林的部落客Mohammed Al Mubarak最近去了一趟这购物中心,真的一点也不夸张,他看到世界从他身边经过;他总结地说: 很多人来回穿梭...有个人也有家庭;有阿拉伯人,印度人,西方人和来自其它国家的人;有美女,大肚腩的男人,小孩,衣 着简洁俐落的人和其它不同穿着的人;一个人走过刚好摄影机在拍摄中;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年轻人跑过去,其中有些人穿着相当怪异;女人和女孩穿著有 点紧身的衣服;也有女人和女孩身着伊斯兰的罩袍从头到脚包裹住...这确实是杜拜City Centre购物中心的一天 同时,科威特的部落客Bo Sale7给了我们一个关于那些经常出入科威特购物中心的女孩儿们的未公开预演片段,这些女孩儿…..以为自己是时装秀舞台上的模特儿!这里是他所写,而Al Mubarak却并未想告诉我们的一些细节: 每次去购物中心,特别是海洋购物中心(Marine Mall),我觉得我的眼睛有点不对劲,想要对那些女孩和她们的时尚有所反应。她们所谓的时尚,让她们看起来像是一种不知名物种的生物。时尚之于那些女孩 的关系,就像是病毒之于发烧。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突然爆发的,没有任何研究或计划,直到发狂或致死。很多女孩看起来就像廉价博物馆里的蜡像,脸是随便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