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bstract · 四月, 2007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奴隶贸易废止200周年,赔偿或道歉意见分歧

校对:Portnoy 200年前,英国通过废除奴隶贸易法案,这个法案也中止了大英皇帝国的奴隶贸易。艺术展览、演讲、教堂礼拜和游行等活动在世界各地展开以纪念这一天。 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对这段历史表示深切的遗憾。伦敦市长李文斯顿则是做出了正式的道歉。在因特网,坎特伯里枢机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Rowan Williams和约克郡主教John Sentamu利用YouTube分享了他们对奴隶交易的看法。 针对这个纪念周年,非洲的博客圈则专注于讨论主题围绕在道歉、赔偿、和非洲在奴隶交易这件事里头所扮演的角色。 Amir Ibrahim在肯尼亚想象(Kenya Imagine)上写道关于非洲在奴隶贸易上的角色: 某些学者指出,只有极少数的奴隶是遭到奴隶商人直接俘虏,大部份奴隶则是被主要的非洲国家,如阿善提王国(Ashanti kingdom,现在迦纳共和国的一个地区)售予商人。这些学者也主张奴隶是早已存在非洲的社会建制,而欧洲的奴隶商人只是将这些人带往新的市场而已。历史记录也证实这个说法,然而,这个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但严格来说,传统非洲奴隶是契约劳工,他们的生活及社会地位要比在新世界来的高。欧洲蓄奴的现象及以在新世界受到奴役的恐怖经验是史无前例的。 非洲的帝国从奴隶贸易上得到经济回馈吗?Amir继续说道: 的确,达荷美共和国(Dahomey)、刚果和阿善提等非洲国家奴隶贸易中获利,历史记载指出当地的贩卖奴隶的头子因此变的富有,但这些收益却用来向欧洲奴隶商人购买酒精和手枪,以刺激往后的贸易。最后经济收益全都只有一个流向,流出非洲。 谁该为罗马帝国道歉? Refined One写道:「兄弟贩卖兄弟」 从非洲来的奴隶是遭到他们的手足(同样是非洲人)所贩卖。不论这多么的让人难以接受,这是真的!也使得非洲人和西印度人迄今有所区分...有些人对非洲人感到怨恨,只因他们的祖先曾遭受过惨痛的待遇。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分裂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上帝的美好的愿景正仍在被展示着...我们的梦想还是会实现。 另一篇文章中,Refined One曾经建议应为蓄奴行为而道歉。但她改变心意: 为什么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在这篇文章之前我说了有关道歉...我想我要收回它。 她认为应该以原谅取代道歉...

12 四月 2007

秘鲁:无所不在的抄袭

校对:Portnoy 无疑的,过去二周来吸引秘鲁博客们所关注的就是这件事:当地博客的内容遭到日报La República [ES]抄袭。虽然这不是抄袭事件第一次发生,但这次我们发现对于该事件产生了更多的回响及反应。我们也立刻在3月2号全球之声的全球联机之下报导这个主题。但现在这个话题已将近结尾,值得我们再来检视一番。 这个案例分成二个部份:第一个部份是是以评论与当地政治圈说法及新闻报导的专栏El Ofidio被发现抄袭了Desde el Tercer Piso [ES](从三楼)这个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这次,该博客谴责这份报纸: 我认为La República采用了我在Tribunal Election report上的部份资料。但下次,拜托,请引述来源。 这份讉责很快在许多博客间引起回响。在这些回响中, Combo Club上的一篇文章,显然最完整的记录了事件始末与主要信息来源,包括报导、参考数据及时间表。 在当地数个部落个间一阵沸腾之后,La República.做出了更正。虽然Pospost的fer对于这次事件仍持保留的态度,不过所引发的僵局看似是解决了。 这份澄清稿模糊得很。专栏作家Jose Alexander Godoy又误植了他的资料来源。正确的网址是http://desdeeltercerpiso.blogspot.com/,而不是他在Ofidio专栏中指出的desdeeltercerpiso.com。 这个事件的第二部份也是发生在La República这份报纸,Mirko Lauer几近隐讳的方式引用了Silvio张贴在博客里的另一篇文章,而这篇文章,说来古怪,正巧在之前也刊登在GV。Lauer指称「某些博客以嬉闹的精神开始玩耍着模拟战争,就好像在玩Playstation的游戏一样」。很明显也很令人惊讶的,Lauer不完全了解这篇文章的目的,或是文章所报导的内容。如同Silvio所说:...

1 四月 2007

伊拉客博客圈的近况

我不敢相信距离伊拉克战争开打已经四年了。它已经结束了吗?我不知道,但感觉上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在少许与媒体所大量报导的巧合事件中,伊拉克的博客圈也正纪念着这场战争的另一个周年。这篇文章集合了博客们的想法,但,首先 如果你没有本周没有阅读其它的文章,就读这篇: 在五个月的在家自我放逐后,Chikitita决定尝试到巴格达街上探索,然而她感觉在自己的城市中像一名观光客。她对外面世界最初的探索并不是太乐观:「公交车不再行经过去曾经安全的邻近地区,最近这里充斥着同类相食的生物,一切恍若『前线』。」尝试外出的她确认了谣传的说法: 就像是海啸侵袭此地,但没有人愿意告诉我经过,我无法认出那个新的装置物;烧焦了的公交车在那里做什么呢?什么时候这些商店被炸毁了?我的笔和笔记本快用完了,但唯一的文具店已经被夷为平地!现在我可以听的出来,这些声音和我在电视画面上所听见的一样。 为了感受旧日情景,她搭上了公交车,但这只让人感到悲哀而沮丧: 「深入城市后,这里的气氛竟如此的不安,路人不再如往常的交换着言谈,更别说是面带微笑-除了帮我把车资转交给司机的这位女士。不再有人讨论政治…我可以感觉到恐惧和相互的不信任,没有人愿意冒险的直言不讳说任何事或任何人烦扰着他们,我想,国丧已经宣布,我所搭乘的交通工具不再播放广播… 泪水不停的从脸上滑下直到我到了加得里亚桥。只有那里我可能可以嗅到一点生气。」 她结论道:「曾经在巴格达街上遇见伊拉克同胞像是对我注射了一剂希望,但,不再是如此。人们累了也受够了;微笑曾是伊拉克人的注册商标,我确信它已成为历史的一部份。」 四年了… Imad Khadduri 连结到Brookings Institute的伊拉克指标(Iraq Index)这篇报告上的一组图片,显示伊拉克的状况在四年来每下愈况。他说到:关于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衡量这场反恐战争输或赢的准则,有句伊拉克的俗话说,把这些浸在水里,然后喝尽水对你的好处。(意指,胜利或失败的标准在于对美国的好处是多是少) Neurotic Wife提出她对整场战争的回顾: 到现在四年了,当世人听着Ipod里充满他们所喜欢的音乐时,伊拉克人每天听的是迫击炮、爆炸、炸弹和直升机的声音。四年来当其它世界的小朋友玩着任天堂最新的Wii游戏机时,伊拉克的小朋友夜晚睡在恐惧之中。我们是生或死他们(美国人)只想着他们自己。美国人是来抓我的,还是伊拉克的坏人会带我走。是的,四年了… 她要求布什和布莱尔修补他们所引起的混乱: 你们把邪恶的手伸进这场战争,只要有一次,布什和布莱尔,只要一次就好,在你们离开权力的大位之前,做件好事,值得赞扬的好事。布什和布莱尔,只要一次就好,为伊拉克人民,无辜的伊拉克人民,做点什么。提供他们现在所需要的,帮助他们,给他们一个安全的天堂。你们不认为他们值得得到它吗?你不认为在这三年后,这些人民的生活值得救助? Attawie在类似的脉络下继续写着: 四年的悲惨和难以理解的生活;我们现在在那,正往那走去?还要这样下去多少年?为了什么?希望在写下第一个字母之后就被丢弃在地上。在这片发明车轮的土地之上,逻辑是如此的怪异。美好的事物不见了。除了曾经快乐美好的街道变的不忍卒赌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今天这些街道上无辜的血迹斑斑。 她离开伊拉克,流亡到海湾地区,但家乡对她仍有强烈的吸引力: 我们留下希望,开始新生活。但家乡仍旧以她过去拥有的魔力吸引着我们。所以我相信这股魔力会一直持续下去,用我们存留在心里的记忆吸引着我们,回到我们梦想中童年时乐园,那片努力保持乐观的土地… 那片土地以甜美的声音吸引着我回去,她是可爱的伊拉克。 Faiza发表一封美国友人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