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bstract · 五月, 2007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俄罗斯: 对叶尔钦逝世的更多看法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对: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罗斯部落格圈关于叶尔钦的生涯和死后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写作的非俄罗斯观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写道关于他的俄罗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里情绪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显然的还在旧有民主主义者的信念之中。他们曾和叶尔钦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国白宫,除了叶尔钦的一些瑕疵之外,他们至终信任他。我们才为纪念叶尔钦而举杯,但明显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抚平失去他的伤痛。 而有趣的是,当然,因为少数的俄罗斯人会对叶尔钦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张贴了一篇歌颂叶尔钦,强调这位前总统引发歧见的传奇: 1991年8月,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国家需要对人民做出回应,而苏联共党有可能被击败。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民主值得争取因为民主有可能获胜(注1)。 1993年十月,你向他们(国会)表明有些时候是可以使用铁拳去维护“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识形态和权力的继任者去维护什么? (注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们(人民)表明要不计代价的赢得选举,即使如此会导致选举缺少你曾争取的民主理念。因为若是回到共产主义,是令人恐惧难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却遭到破坏[…] 史恩的俄罗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叶尔钦将会被永远记得的事迹。这里是其中之一 […] 叶尔钦将会被世人记得由于他向世界引荐普丁。事实上,普丁在于1999成为总理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罗斯寡头政治圈被认为是能受他们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并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是普丁致力于驯化寡头政治。就这一点而言,今天的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是在叶尔钦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对Sean的文章的回应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对叶尔钦传奇的德国观点:...

10 五月 2007

伊朗:海军人质危机后的思索

校对:nausicaa 为了要表达伊朗人民的伊斯兰情操,伊朗总统内贾德 (Mahmoud Ahmadinejad) 于星期三(4月3号)下令释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国海军。在记者会中,他宣称虽然伊朗有权利审判闯越伊朗海域的英军,但将原谅并释放他们。 这些英国海军在星期四返国后指称在伊朗期间遭到不当对待。在此同时,英国天空电视新闻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这15名海军人员的舰长坦承他们在伊朗从事情报搜集的工作。 我们最后得到什么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事件的最后,伊朗得到了什么?伊朗要求英国政府在释放遭拘留人员前表达对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国政府所拒绝。 当英国首相布莱尔向伊朗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时,这些英军就被释放了。这位博客质疑内贾德政府从原本坚持的立场撤守有何含意?内贾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评过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贾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对西方强权时的让步。 这位博客也提到,在内贾德的记者会中,一些曾批评伊朗政府的独立记者未被允许提问,这样的情形从年初政府呼吁国家团结开始发生。 谁赢?谁输? Marayma Shabani [Fa]说,「总统先生您输了。您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后释放了他们。我们得到了什么?您释放了这15名英国海军却只换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发制人的权力反而落在英国的手里,而不是我们」。 Pasokhgoo [Fa]写道,根据伊朗宪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Seyy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