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bstract · 九月, 2007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來自 九月, 2007

27 九月 2007

阿富汗:犹记9/11

六年前的今天(讽刺的是也是个星期二),十五位劫机者劫持了四架民航机--二架撞击世贸中心,最后造成大楼在火焰中倒塌,将近三千人丧生;另一架撞击美国 国防部五角大厦,我家人中的数名友人因此生去性命;最后一架则在与劫机者抢夺飞机的控制权后,宾州的郊区坠毁,九十三名乘客丧命。这在美国历史上成为一大 讽刺,许多人将之与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而这也唤起了许多美国人对境外事件的关心,并引爆了长达一年的战争,也让外交政策产生重大的改变。 从美国的观点来解读这起事件,在后9/11时期逐渐形成的政策上,再也无法揭示不同层次的辩论思考(虽然New Yorker in DC 确实提出宽容且正面的讯息)。而备受美国人瞩目的阿富汗,最近被前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 )描述成是“大成功”?Nasim Fekrat 有篇动人的文章是关于“大成功”之于他的意义: 如果9/11事件不曾发生,今天阿富汗还在野蛮粗暴的塔利班(Taliban)政权控制之下。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阿富汗在他 们的控 制之下。今天,许多阿富汗人说,真主保佑乌萨玛.本.拉登(Osama Bin Landin),是他主使攻击世贸双塔,引导世人注视我们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阿富汗人也说,真主保佑美国,他们拯救了我们的生活,带来民主、自由和安 全。我想说的,不是北约和国际部队执行任务的过程与成就,而是:9/11对阿富汗以及其人民的重要性。许多阿富汗人说,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在9/11 事件中,受到攻击的纽约世贸大楼和华盛顿的五角大厦有多少人伤亡,而是美国拯救我们的生活以及解放我们的国家。 要瞭解他所想要表达的意义,Fahim Khairy 将9/11攻击放在塔利班手上恐怖的一年之脉络下: 另一件在阿富汗的恐怖份子攻击,摧毁了在第六世纪时所建立的 巴米扬大佛(Buddha of...

17 九月 2007

阿富汗:错误的判断

阿富汗的博客圈里都关注着美国“阿富汗反麻醉药品策略(U.S. Counternarcotics Strategy for Afghanistan,PDF档”的消息,档案中详述了美国政府计划扫除阿富汗境内持续种植的罂粟类植物。 特别是,许多自由派人士对于美国强力扫除的想法感到震惊。在理性杂志(Reason magazine)的博客,长期鼓吹合法化的Jacob Sullum主张: 但如果摧毁阿富汗某些省份的鸦片生产,只是单纯地使其转移到其它省份,那么扫荡了全阿富汗的鸦片种植,不会只使鸦片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吗? 这并不像那种从未发生(译注)的事情一样。顺道一提,十年前联合国秘书处药物管制和预防犯罪厅执行主任Pino Arlacchi 解释“全球古柯叶和鸦片罂粟花种植的总英亩数还不到波多黎各(Puerto Rico)面积的一半,所以没有理由其种植不能被完全消灭。” 很久之后,如果以史为鉴,这些浮夸的反毒努力将不会在海洛因的消费上有任何影响。短时间来看,如同我在专栏为了这个主题所写的,它们正在强化塔利班及其恐怖份子同盟。 译注:根据所提供的图表显示,全球在1987-1996的鸦片种植,并没有减少的趋势,鸦片的消费量也逐年增加。 罂粟种植,照片由Flickr使用者deckwalker提供 的确,如同Daniel Drezner 所说,那些认为根絶罂粟种植的行动将只是把钱流向塔利班,或觉得这样的立法会产生一些对西方外交政策利益的想法,一点也不过份。就像我之前所主张过,问题在于这样子的立法行动在阿富汗简直是不可行的: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如果最终的目标是断絶塔利班鸦片掮客的生意,那全部买进未加工的罂粟花起不了什么作用。有许多的面向可以去思考:管理环境、鸦片市场以及欧洲的药物政策。 特别是:阿富汗没有太多征税和管制的能力,尤其是鸦片这种高收益的非法药品。中央政府无法控制常规且正当的农业,对犯罪及恐怖份子所拥有的农作物一筹莫展。政府本身无可救药的贪腐,许多政府官员早已接受罂粟种植集团的回扣或是贿赂。每个人都在猜,这样的结构在美国强加的管制环境下,该如何改变(如果会改 变的话) — 但如果这成功了,我会很惊讶。这有着太少的监督,以及太多的机会去玩弄这个系统,让走私者持续有足够的货源。 著名的学者Barnett...

6 九月 2007

吉尔吉斯斯坦:伊斯兰化的威胁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名义上的穆斯林国家,它有段有趣的关于伊斯兰的历史:在18世纪伊斯兰教传入游牧的吉尔吉斯斯坦之前,横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河谷(Ferghana Valley)实行更为传统形式的伊斯兰教(译注)。在苏维埃时期,宗教被推向社会的边缘。但自从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在大部份在南方的乡村地区,伊斯兰教看似有些许复兴。 译注:根据历史的记载,中国唐朝玄宗天宝年间向中亚发展的挫败,是于西元751年,与现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什叶教派发生的怛罗斯战役。战役地点约在文中所提横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河谷。于是在西元第8世纪,伊斯兰教的势力扩展至中亚,当地也改宗伊斯兰教。 朝觐(Hajj)者从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奥什(Osh)出发前往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Mecca)朝圣。照片取自flickr的使用者teokaye 上周,吉尔吉斯斯坦博客们对该国的伊斯兰化感到担忧。这场辩论来自是跨部门委员会的决定,允许穆斯林女性的护照照片可以穿戴头巾(hijabs)。 委员会的决定是基于“伊斯兰律法禁止女性在陌生男性面前,不加以遮掩其头部和耳朵”的声明。伊斯兰议员们引述的说法是:“我们在通过边境检查时感到不愉快。机场人员要求我们当众拿下头巾,而不是引领我们到一个特别的检查室,由女性人员执行检查。” 然而,许多吉尔吉斯斯坦的博客关切这项决定及其背后含意。 Elena Skochilo(LiveJournal 使用者 morrire)是一位知名博客,她引述新闻且说道: Frontbek 的女儿(daughter of Frontbek)似乎很顽固。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 Elena指出,Frontbek 的女儿,也就是Jamal Frontbek Kyzy,她是女性进步公众联盟Mutakallim的主席;这个伊斯兰组织为此头巾立法的发起者之一,已联合了4万名支持者。 为新闻网站neweurasia写作的 Mirsulzhan补充说: 像Mutakallim这类组织,以及其它青年运动组织像Jangyryk,是由阿拉伯世界所资助。 另一位博客,同时也是知名政治评论人Alan Kubatiev(LJ 使用者...

1 九月 2007

英国:多采多姿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

诺丁山丘嘉年华会中孩童游行,身着传统服饰的女孩站在街边。照片由Cristiano Bett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 今天是英国国定的八月银行假日(Bank Holiday,八月的最后一个周一,从上个周六起连休三天),这天是个适合户外活动的艳阳天,也是一年一度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它是欧洲最大的加勒比海式嘉年华会,也是世界上夏日最大的节庆活动之一(2006年,不论是参加化装游行的表演者或是观众,至少有一百万人参加这场盛会)。 这场活动于1965年发源自,诺丁山丘所在的西伦敦邻近地区,主要是以各式的加勒比海嘉年华会传统为主(特别是特立尼达(Trinidad)的嘉年华会);而从世界各地来到伦敦定居的外国人,他们在追寻自己传统的音乐和节庆时,也为影响了这个嘉年华。传统节庆妆扮的舞者沿着3英哩长的游行路线,在音响和乐团现场演奏音乐的节奏下舞动,成千上百的观众享受着嘉年华会的场面,吃着街道旁小贩所贩卖的食物(像是可以喝到冰凉的椰子水)。这场嘉年华会甚至已延长到2天,在星期一的银行假日、以及大人的周日假期之前,还有孩童乐团的游行。 同时,数以千计的职业及业余摄影爱好者捕捉了这场盛宴的多采多姿和能量。他们也把照片上传到网路,让大家都能欣赏。这里是从Flickr上所选出来今年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的照片。 开始这场众多加勒比海嘉年华会的是黎明前的J'Ouvert(东加勒比海地区,法文“一天的开始”之意)活动。节庆妆扮的游行者以泥巴涂抹自己。此照片为Robert P. Byrne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可以看到更多嘉年华会的照片)。 身着传统服饰的儿童-在左边女孩吹着哨子以抓准音乐的节奏。照片由virgoram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可以看到全部嘉年华会的照片)。 从Ladbroke Grove往下看游行路线。照片由london emigre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是他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相片组) 倘徉在阳光中,或是因为她的传统服饰而发光发热?照片由sallylondon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是他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照片组) 在诺丁山丘嘉年华会中,特立尼达的影响力应该是最大的,但这个节庆已为来自其它加勒比海区域国家的伦敦人所庆贺。这位女舞者身着圣基茨和尼维斯(St. Kitts and Nevis)国旗。照片由virgoram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传统节庆妆扮的舞者身着其它国家的国旗:圭亚那(Guyanese)照片,由Tim Fearn所拍摄;一位特立尼达女性,照片由Cristiano Betta所拍摄;格林纳达人的照片(Grenadian),由P*E*T*A所拍摄 Dame Lorraine是特立尼达嘉年华会中一个传统的讽刺性角色(译注)。这个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的版本穿着经过装饰的流行糖果鞋(Crocs)看起来很舒服。照片由Cristiano Betta于8月27日星期一拍摄。(更多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照片请看(这里)。 释注:根据原文所提供的英文说明,Dame Lorraine是19世纪千里达上流社会的女仕,身着夸张的帽子,载着精致的珠宝,在化妆舞会通宵优雅的跳舞。奴隶们透过窗户观察她们。时至今日,被解...